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游戏进入玄幻 > 第四百一十九章 老德回去
    老德与白脸瘦子又说了几句话,白脸瘦子要走,白脸瘦子对老德说:“老德你还有啥话要跟我说?没有我得走了?”

    老德闻言一愣,记得是这人先跟自己说话来着?他回:“哦,没了,你有事先走吧?”

    白脸瘦子见老德头上贴着膏药,腿也有点毛病,他问:“你头和腿是怎么回事,跟人打架了?”

    老德见白脸瘦子又问自己话,他反问:“你怎还不走?”

    白脸瘦子本来想问完再走,他听老德说,寻了寻思反而不想走了。他道:“我听你说话好像撵我似的?”

    老德笑了下,说:“你想走就走,想留就留,随意。”

    白脸瘦子看眼老德,说:“那是,腿长在我身上,我想去就去,想来就来。”

    老德道:“嘴长在我身上,我想说就说,不说就不说。”

    白脸瘦子回:“那是,嘴是你的又不是我的,就如我的腿是我的,而不是你的。”

    老德朝白脸瘦子抱抱拳:“先生所言极是。”

    白脸瘦子朝老德抱拳回礼:“随便说说、随便说说。”

    老德朝白脸瘦子笑了笑,朝他动了动抱着的拳,心想:“不知这人是走还是不走?”

    白脸瘦子见老德朝自己笑,这回他想走了,他动了动抱着的拳:“告辞。”

    老德回:“那我就不送了。”

    白脸瘦子朝老德点了下头,转身离去。

    见白脸瘦子去了,老德看其后背将手分开放下,看向那靠着自家车最高最胖之人,那人眼神对着别处,不知心里在想啥?

    其他人皆走了,唯独此人留下,老德见这人从自家车下来,不好再撵他。他想回医馆门口与村主等人等那做筐做桶的出来,他看向媳妇,问:“媳妇?”

    老德媳妇正瞅着街上围观之人,与被围的老头,听老德叫自己,她问:“叫我何事?”

    老德回:“是否回村主那里,等对面那做筐做桶的出来?”

    老德媳妇也未寻思,道:“走吧。”

    老德媳妇搀着老德回到村主与学掌柜之间。老德问村主:“村主,何不出来等着?”

    街上有人群围着,村主担心遇到事,遇到事就得想办法把事解决。村主嫌遇到事麻烦,因而手把门框靠在门后不出来。

    村主回老德:“门后凉爽,我避避热。”

    老德觉得村主似乎有事,问:“我看村主似在躲什么人?”

    村主躲在门后朝街上指了指:“我在躲街上所有人。”

    老德纳闷,村主为何躲那么多人?他未想通,问:“村主为何要躲着他们,那么多人?”

    村主回:“人那多,定是有事了?”

    老德瞅眼,说:“只一老头立于人群之中,一群人围着他,估计是那老头把一群人怎么了?”

    村主闻言,说:“会不会是一群人把那老头怎么了?”

    老德闻言,觉得两种可能皆有,他说:“不管哪种可能,都是那老头与一群人,或是一群人与那老头,他们之间有事,又无村主什事,村主不必躲着他们。”

    村主见老德不知自己躲的是何,他说:“刚刚处理学掌柜与对面那卖筐卖桶的,他二人打架之事。这街上又要有事,我担心他们找我处理,因而在门后躲着。”

    老德心想,想毕他道:“村主,学掌柜与对面那掌柜打架之事,还未到村衙处理,村主如何说刚刚处理了他二人打架之事?还有,那一群街上之人,是否会找村主处理还未可知,村主何必担心?”

    村主闻言,觉得老德说的不无道理,他道:“这,学掌柜与对面那掌柜打架之事还未处理,这街上一群之人是否找我办事还未可知,既未可知,我何必躲着他们,担心他们找我处理事情?”

    话毕,村主把着门框,从门后露了出来。他看着街上人群一步跨出医馆。老德说:“村主,你不必把着门框,往前再走两步。”

    村主甩了甩左臂袖子,右手离开门框往前走了两步,整了整衣襟道:“老德我身为村主,怎么听上你的话了?”

    老德摸了摸头上的膏药,说:“村主是心胸宽广,可听进人言,乃肚量大也。”

    村主闻言又整了整衣襟,道:“我心胸何时如此之大也?”

    老德低身摸了摸膝盖说:“村主无论何时何地,心胸皆如此宽大也。”

    村主闻言喜道:“老德何时如此会说话也?”

    老德回:“老德我无论何时何地,皆如此会说话也。”

    村主闻言,不知为何停了笑容,他看向老德,不知老德是好人还是坏人?

    老德见村主瞅他,他问:“村主为何如此瞅我?”

    村主问:“老德是何种人也?”

    老德回:“我老德乃有学问之人也。”

    村主说:“无论在何时何地皆会说话之人,这种人乃能言善辩之人,不像是有学问之人。”

    老德回:“村主此言差矣,能说会道之人不一定是有学问之人,有学问之人定会能说会道。我乃有学问之人,非能说会道之人。”

    村主听了,未想到老德竟如此会说?他道:“老德果真是有学问之人?”

    老德回:“算是吧?”

    话毕老德又问:“你呢?”

    村主回:“我什么?”

    老德问:“你是否也是有学问之人?”

    村主回:“我乃村主,我是有权力之人。”

    老德听了,道:“我乃私塾先生,我是有学问之人。”

    村主两嘴唇紧紧闭着瞅着老德,说:“待一会你我比诗,我定要赢你。有权力之人不一定没有学问,待我赢了你之后,我会证明这一点。”

    老德往后退了一脚,抱拳道:“老德奉陪到底。”

    村主往前一脚,抱拳说:“好,我也奉陪到底。”

    二人抱拳互相直直的看着,谁也不让谁。

    那卖筐卖桶的还未出来,学掌柜等着挨棍子,虽说他希望晚些挨,但他却越等心越跳。先时他想晚些挨棍子,越晚越好;此时他却想早些挨棍子,越早越好。早些把棍子挨了,让事快些了了,这样他就不会一直担忧而紧张。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