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游戏进入玄幻 > 第四百四十章 请找村主
    四个衙前兵听了老德媳妇说话,一衙前兵道:“你们退后等着,再等一会,村主或许有事。”话毕这衙前兵喊道:“往后退!”

    其他三个眼前兵亦喊道:“往后退!”

    “往后退!往后退!”衙前兵们上前一步撵着老德他们。

    老德媳妇扶着老德往后退,卖筐卖桶的亦往后退。卖筐卖桶的问道:“那村主什时出来?”

    那说话的衙前兵喊道:“没告你再等会吗?”

    卖筐卖桶的见了,往后退了步,说:“那兵爷,那我们得等多长时间?”

    说话的衙前喊道:“没告你再等会吗?”

    卖筐卖桶的,回:“那兵爷,那等会是多长时间?”

    说话的衙前兵道:“叫你再等会,你哪来那多废话?”

    卖筐卖桶的见了,有点生气,他道:“我问问,村主啥时出来,这都等多长时间了,弄个桌椅笔墨纸砚?”

    说话的衙前兵道:“叫你再等会,村主啥出来,你问他就能出来呀?我告诉你,村主他不出来,你有啥办法?”

    卖筐卖桶的听了,道:“那村主······”接着他又说:“那村主,他······?”然后他又说:“那村主,他还出不出来了?”

    说话的衙前兵回:“村主要出来他自会出来,他说拿桌椅笔墨纸砚,应该不会忘。都等着,别靠近村衙。”

    老德被媳妇把着往后退了步,老德问:“这我们也不能干等着,要不你去帮我们通报一声,就说我们都在外面等着他呢?”

    说话的衙前兵道:“再等会,万一村主出来呢?”

    老德说:“那就再等会,若再等会村主仍是不出来,麻烦这位兵哥帮我们通报一声,就说老德等着与他比诗。”

    这时卖筐卖桶的道:“还有我与姓学的,打架的事等着村主处理。”

    说话的衙前兵道:“行了!你们别往前走,一会再说。”

    衙前兵们又回到原来的位置。

    往衙堂里瞅了瞅,老德对他媳妇说:“这村主咋还不出来呢?”

    老德媳妇回:“我上哪知道去?”

    衙门里迟迟没有动静,聚来的人等的已有些着急,如买票等着看戏,戏子迟迟不出。不止聚来的人等的有些着急,老德他们等的也有些着急。

    过得一会,衙堂里仍是没有动静,聚来的人开始躁动不安,好几人在说:“这怎还不出来?”

    一人说:“我正等着看事呢,这是干啥呢?”

    又一人说:“都站冒汗了。”

    这时后头有人喊:“哎!衙门咋还没动静呢?”

    这人喊后,又有几人跟着喊了几句。

    衙前兵听了,往人群后看,因他们未过来,衙前兵们不好说他们。

    聚来的人躁动不安,等的都想走了。

    老德还不见村主出来,回头问卖筐卖桶的,说:“要不咱俩再问问衙前兵?”

    卖筐卖桶的回:“行,再问问。”话毕卖筐卖桶的欲动身,他道:“咱俩一同走过去。”

    老德回:“走。”

    老德被媳妇扶着,与卖筐卖桶的朝衙前兵走了几步,那说话的衙前兵见了,伸手阻道:“哎哎!退后!退后!”

    其他衙前兵抬手撵道:“退后!退后!”

    老德被媳妇扶着与卖筐卖桶的往后退了步,老德说:“兵哥,村主咋还不出来呢?麻烦兵哥为我们去通报一声吧?”

    说话的衙前兵道:“再等会。”

    卖筐卖桶的道:“还等!”

    说话的衙前兵大声道:“再等会!”

    卖筐卖桶的、老德见了看着这说话的衙前兵,心皆问:“这咋还等呢?”

    卖筐卖桶的有点忍不住了,他道:“你刚才咋说地?你刚才是不说,再等会,这村主咋还不出来?”

    说话的衙前兵道:“村主不出来我有啥办法?”

    卖筐卖桶的道:“那你倒去通报一声,我们这都等多长时间了?我脸上汗都出来了?”

    说话的衙前兵道:“你们又不是官府中人,我给你们通报值得吗?”

    卖筐卖桶的听了,问:“不是你就不愿给通报啊?”

    说话的衙前兵道:“不是我不愿给你通报,你想想,你们都是村民,我进去通报,说有几个村民想找村主。你觉得这样合适吗?”

    老德说:“村主说与吾比诗,与吾比诗是村主的意思,这个你去通报,应该合适吧?”

    说话的衙前兵说:“村主的意思?”他说:“村主的意思倒是可以考虑。”

    老德说:“那麻烦兵哥考虑一下。”

    说话的衙前兵想了想,回头瞅眼其他三个衙前兵,想听下他们的意思。

    三个衙前兵互瞄一眼,看向他,谁都不知是考虑向村主通报,还是不向村主通报?

    说话的衙前兵见其它衙前兵不说话,也不知是给他们通报还是不给他们通报?

    这时老德道:“麻烦兵哥给通报一声。”

    说话的衙前兵道:“你叫什么名字,让我考虑考虑。”

    老德回:“我是老德,老德私塾的老德。村主他说要与我比诗,说去村衙弄桌椅笔墨纸砚。”

    说话的衙前兵听了,问:“你与村主比诗是村主的意思?”

    老德回:“是村主的意思。”

    说话的衙前兵问:“那我去给你通报一声?”

    老德朝其抱拳道:“有劳兵哥。”

    说话的衙前兵往村衙转身朝老德扬了下手,说:“在这等着。”

    话毕衙前兵便去。

    老德点头示意,看着衙前兵进了衙堂。

    那说话的衙前兵进了衙堂,对两旁拄着棍子的衙役打招呼道:“几位辛苦。”

    两旁衙役皆拄着棍子应了一声。

    这衙前兵从衙堂后门出了衙堂,来至院子当中,只见前方村主所住之处跪着一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村主。这衙前兵纳闷:“村主咋跪着呢?”

    这衙前兵朝前走了两步,不知村主为何跪着?他怕打扰村主,一步步的朝村主走去。待走近,他小声说:“村主?”“村主?”

    村主半转着头,也未看这衙前兵,他问:“什么事?”

    这衙前兵问:“村主,你怎跪着呢?”

    村主叹了口气,回:“一言难尽。”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