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游戏进入玄幻 > 第六百三十三章 烧烤喝酒(14)
    听砖窑的人说话,要借他两人手套。二宝子看眼龙少,他说:“咱们互相用呀?”二宝子看老夏摘掉一多半的手套。

    窑主瞅眼,道:“咋不多带点,给人家用用。方头,你的手套摘下来。你和老夏地,给这两个高矮朋友用用。”

    那方头手里搬砖,他听窑主说话,不愿将手套摘下来,想着窑主的话,搬他的砖。老夏将手套摘了下来,他将手套递给帮忙的矮个朋友。

    窑主见方头不摘手套,他道:“方头,手套。”

    窑主又叫,方头搬砖停下,他说:“窑主,没手套?”

    “咋地了,给人家用用?”窑主说。

    “磨手?”方头手抱砖。话毕,他将砖摞了,不情愿的摘了手套。他不情愿的摘了手套,摆弄手套,不情愿的将手套去递。窑主接了手套,说:“给人用用吧,你看人家手磨的?”

    方头不愿去瞅,瞅了眼,转过头去。他转过身,不情愿的去卸砖。

    方头去卸砖了,窑主转过身,将手套伸给那高个的朋友,说:“给你,你用着。待他磨手时候再说。”

    “哦。”龙少接了手套。

    二宝子戴了手套,之后龙少戴了手套。二宝子拍拍手套,朝龙少说:“这手套挺好,专防磨手的。手套上有铁。”

    “挺好。”龙少看了手套说。

    “卸砖。”有了手套,二宝子卸砖也敢拿了。

    砖窑的工人,帮忙的龙少二宝子,在往道边铺子前卸砖卸瓦。那管家与钱溪五,又倒了一杯新酒。管家摇摇酒壶,酒壶里还有些酒,不是太多。

    他摇过,将酒壶放了。端起酒杯,说:“喝,来。”管家伸酒杯,与钱溪五碰杯。

    钱溪五持酒杯,与管家撞下杯,酒刚倒,撞杯洒下去一些酒,“管家,喝。”撞杯的同时,钱溪五说。

    二人各喝了一口,将酒杯放下。这二人喝两杯,已醉了,满脸通红,喘着粗气。酒杯放了,喘着粗气,持起烤肉啃吃。

    院里人皆在吃烧烤的马肉,他们没喝酒,只是那么啃。马肉烤的很香,他们吃的也便香。那掌柜坐在椅子上吃,腿上放着盘子,他说:“马肉烤地挺好,可比厨师了。”

    掌柜的话是在夸自己,俩家丁听了,皆朝掌柜露出笑脸。掌柜啃烤肉,他说:“待吃完了,你俩帮他们忙活忙活,人多干活快。”

    “啊,知道了掌柜。”俩家丁啃烤肉,往那卸砖之处看眼。一想起干活,俩家丁露出的笑脸,登时渐渐散了。

    院里一家人吃烤肉,塌毁房前人卸砖,两人对坐喝酒吃肉。街上人又变少了些。

    那二楼的小二,在楼梯处,见那一高一矮的两人跟管家走了,两个人跟管家走了,掌柜的吩咐过,让盯着那俩人。那两人与管家消失在客栈门前。他想下,跑了过去,趴在客栈门旁瞅,瞅那两人。

    那两人跟管家到了塌毁房那,那边来了砖车。那两人过去后,便卸砖,管家与人喝酒。道旁有马车,小二抬脚伸脖子,躲躲瞅瞅的手把门框看了会,躲进来心说:“掌柜让我盯着那俩人,那俩人都走那远了,给人干活,管家也在那,不用盯了吧?”

    小二觉得不用再盯了,人都不在客栈了,他还去盯个啥?人走哪盯哪,那是查案子的捕头捕快干的事,他又不是捕头捕快,操那心干啥?

    小二回了来,见到柜台里收钱的打了个招呼,见到忙活的一楼小二,也打了个招呼,一楼小二忙活,回了他个笑脸。

    二楼小二上了楼,回到柜台坐了。见那三号房的房门未关,小二过去将房门关了。关了,复回柜台里坐。

    小二在柜台里坐着,左右瞅无事,便趴在了柜台上。小二趴在柜台上,闭上眼,休息。

    那三号隔壁客房,那穿的挺好的,四十岁上下的男的,关着房门在里吃饭。这房客三盘好菜吃进一半,一壶好酒喝了三成有一。他要的十个小笼包仍未到,他拿筷子敲盘子喊:“小二!我地包子呢?”

    小二昏昏入睡,在昏昏之中,听到有人喊,但没太在意,没有起来。

    见无人应,房客敲盘子使劲喊道:“小二!我那十个包子呢!”

    “小二!我那十个包子呢!”房客扯脖子喊。

    房客扯脖子喊,小二趴柜台登时惊醒,他慌道:“谁!谁喊!”半起身来手按柜台。

    “小二!···”房客扯脖子喊了个长声。

    “来啦!”是那四十岁上下穿的挺好的房客,小二慌忙出了柜台去那房客屋去。小二跑去,推开门进了屋,点头哈腰问:“客官,您有什么吩咐?”

    房客将筷子使劲敲下盘子,将盘子敲的清脆响亮,筷子是竹的,盘子是陶瓷的,那陶瓷盘子险些被他敲坏。房客使劲敲下盘子,道:“你咋才应?”

    房客听声,小二应声之处,正是那二楼柜台那,如此之近,为何才应?小二惭笑道:“客官,不好意思,俺睡着了。趴在柜台上,趴着趴着,就睡了?”

    “你怎跟我似的,白天睡觉?”房客拍下桌子往窗外瞧眼,外头天仍亮着。

    “客官,我这习惯了,没事我就趴柜台上,趴着趴着就两眼闭上了?”小二惭笑回房客,接着小二问道:“客官,您白天睡觉呀,是不也像我似的,没事躺着躺着就两眼闭上了?”

    “你这什么话,什么叫两眼闭上了,我那叫犯困?”房客拿筷子敲下盘子回道。

    “啊是,犯困,犯困。口误,口误。”小二朝客官满脸堆笑,用手挡嘴。

    房客拿筷轻敲下盘子,‘切’了一声,将头去看窗外。他转回头来问道:“我那十个小笼包呢?我菜都快吃完了?”房客筷敲盘子,拿筷子指着盘中之菜。

    “哦!小笼包,对,我这就去给您看去,看厨子,将包子蒸好没?”小二往外指欲出,眼瞧房客。

    “快去呀?”房客拿筷子敲下盘子。

    “哎是!”小二瞧眼房客盘中之菜,便出,走两步看那菜,转身去了。房客见小二走两步看他菜,欲要再敲盘子,小二转身立刻去了,他看了未将筷子敲下去。

    小二去了,房客低下头来吃他的菜,筷子夹将菜往嘴里扔。吃了两口菜,便端起酒杯饮了口。饮了酒咽了肚,哈了一声,将酒杯撂在桌上。

    小二跑入厨房,笑脸问道:“那十个小笼包好没?”小二往楼上方向指。

    “好了。”那叫胖二的厨师,去将扣着的大碗打开,下面盘子里摞着十个小笼包。

    “好了?”小二向前,瞧瞧,便去端盘子。胖二厨师一手将盘子端了,交给小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