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游戏进入玄幻 > 第六百六十二章 客栈(32)
    钱溪五说的是,人多上去,人少有些不安全。他手把胸前包裹拴系处,道:“那我先不上去,跟你一块坐,待人都来的,人都来的,咱一同上去?”

    遥算话毕,便去柜台边拽凳子。

    “一起上去,人都来的。”钱溪五说。

    遥算拽了凳子,挨着柜台坐了。柜台里是柜台收钱的,那小二见己不上楼上客房,便来柜台前靠了。

    那小二来到柜台前靠了,一只胳膊弯着放于柜台上,看新进来的管家工人,工人背个包裹,工人说过他回家拿换洗的衣服去了,那包裹里定是换洗的衣服。又一个管家工人坐了。一楼小二看这两个管家工人,脸上泛笑。

    那遥算看客栈餐厅里的人喝酒吃饭,他看到了一旁的小二,小二看他与钱溪五脸上泛笑。小二脸上泛笑,他也笑笑,也只是笑笑并没说话。

    遥算看餐厅,有俩人挺吸引他,那俩人桌上皆有个特大号的碗,看他俩样,像似在喝酒,拿那大碗又不像。只见他俩皆喊喝酒,两手端大碗,碰了碗,皆喝了一大口,看他俩喝完的样子,很像喝酒。遥算问一旁的钱溪五,说:“哎,那俩人是在喝酒吗?”

    钱溪五一条小腿放于大腿上两手正把着小腿脚脖子,看餐厅看客栈门外。遥算问他,“啊?”他说:“是,那俩人是在喝酒。”

    “是在喝酒?”遥算说句看那俩人,他说:“咋拿那大碗喝酒?”

    “能喝。”钱溪五回。

    “能喝?”遥算看那俩人说句。他说:“能喝地都拿超大碗那?”

    “可不咋地”钱溪五看那俩人,脾气都挺相投,一个脾气不好黑脸络腮胡子,一个一脸横肉带着狠劲就是一脑门褶子,他说:“能喝地都拿那大地碗,咱喝酒,都拿小酒杯。”钱溪五伸手作掐酒杯状示意。

    “你能喝多些?”遥算问道。

    “这大杯三五杯吧?”钱溪五用手比小杯形状。“你呢?”钱溪五问。

    “我,我也差不多吧。”遥算见钱溪五比画那小杯说。

    “你也三五杯?”钱溪五手上仍比画着小酒杯状问遥算。

    “是呀?”遥算说。

    “咱俩酒量差不多呀?”钱溪五不再比画,两手放回小腿脚脖子上,看那俩人喝酒,一个脾气不好黑脸络腮胡子,一个一脸横肉带着狠劲就是一脑门褶子。

    “差不多”遥算说,他说看那俩人,一个看着脾气不大好,黑脸络腮胡子。一个一脑门褶子,带着狠劲,看后一脸的横肉。

    遥算看那俩人,他说:“这俩人脾气都不好。”钱溪五说:“不好,你瞅那长胡子的,一瞅就脾气不好,长的这黑脸络腮胡子,不是张翼德便是黑旋风。你再看那,那个一脸横肉的,你瞅,他不仅一脸横肉,还带着狠劲,唯一缺点就是一脑门褶子。”

    遥算听钱溪五说,说那黑脸长胡子的,不是张翼德便是黑旋风,他说:“那黑脸长胡子的,不是张翼德便是黑旋风,那那个呢,那个一脸横肉带着狠劲,就是一脑门褶子的?他是谁?”遥算问。

    “他是?”钱溪五手把小腿脚脖子往后靠来想。他说:“脾气不好黑脸络腮胡子,不是张翼德便是黑旋风。那一脸横肉的,带着狠劲的,就是一脑门褶子的,他是刘备再么及时雨?”

    “刘备及时雨?”遥算说句,看那人,看那一脸横肉带着狠劲就是一脑门褶子的,他说:“刘备及时雨长他这样?一脸横肉,带着狠劲,就是一脑门褶子?”

    钱溪五说:“那脾气不好黑脸络腮胡子不是张翼德便是黑旋风,那他只能是,刘备或是及时雨。”

    “刘备及时雨,长那人那样?刘备是个很有德地人,能是一脸横肉带着狠劲?”遥算说,遥算又说:“那人像及时雨?及时雨一脸横肉带着狠劲就是一脑门褶子?”

    “嗯,那可能就是及时雨。”钱溪五说。

    “及时雨?我看不像。”遥算瞅那人,觉得那人不像,他说:“不说他那一脑门褶子,只说他一脸横肉带着狠劲,这像谁?”

    “这人不好想。”钱溪五说,他说:“历史上不好找这人。谁是呢,一脸横肉,带着狠劲,就是一脑门褶子?”

    “谁是不知道?”遥算摇摇头。

    “没看过头像,也没听哪部小说描述过。”遥算说,他说:“历史上没听说过像那人那样的。不好找。”

    不光他没听说过,钱溪五也没听说过,钱溪五一条小腿放另一条大腿上两手把着小腿脚脖子,看那汉,那一脸横肉带着狠劲就是一脑门褶子的汉,也往与他喝酒的,脾气不好黑脸络腮胡子瞄眼,他说:“那人像谁呢?”

    “像谁不知道,可能就像他自己吧?”遥算说。

    “像他自己那说的是。”钱溪五两手把小腿脚脖子看那一脸横肉带着狠劲就是一脑门褶子的说。

    两人不知那人像谁,只看那俩人脾气挺投合,脾气都不咋好,喝酒皆拿大碗喝,喝酒也皆往大口了喝。

    遥算说:“这俩人脾气挺投。”钱溪五说:“挺投。”

    “来喝!”那脾气不好黑脸络腮胡子端起大酒碗,“喝!”他刚认识的兄弟端起大酒碗与他碰了碗,碰碗,他便大口来喝,咕嘟咕嘟便是几口。

    那一楼小二见他俩喝酒,他知那酒劲大,他俩喝,比喝水还多。还真是有能喝地,不得不服。那酒要是他喝,他可不能喝,一小杯他也不想喝,劲太大。不过那酒虽说劲大,但闻着香,酒香味诱人,纯正的酒香味。

    小二看那俩人喝酒,桌上只剩两个大酒碗,那脾气不好黑脸络腮胡子客人叫的菜,已只剩空盘子,他估计菜都快好了,凉菜,炒菜,一个肉的一个素的。

    那俩人现在干喝酒,这干喝酒没有菜,与喝闷酒差不多少,那脾气不好黑脸络腮胡子问小二:“菜好没,干喝酒淡得慌?”

    “客官马上就给您拿去。”小二话毕转身便去。

    那小二去了,脾气不好黑脸络腮胡子端起大酒碗:“来喝!”“喝!”他兄弟端起大酒碗与他碰碗便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