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游戏进入玄幻 > 第六百八十九章 客栈(59)
    卖皮影的将车往前溪五那推,不知那人买不买皮影。他将车推至钱溪五前放了,道:“买几个皮影?”

    钱溪五磕两口瓜子,这人将车推来,他想看看皮影。他将手上几个瓜子塞进钱袋。伸手去拿皮影。他拿了几个来看,皮影有老太太戴个黑帽,他说:“这是刘姥姥吧?”

    钱溪五只是瞎说,并不知这皮影是谁,那卖皮影的说:“呦您好眼力,那正是刘姥姥,后面那个是贾母。”

    自己说对了,“贾母?”钱溪五看后面的贾母,贾母显胖,穿戴的好,帽子前镶着个祖母绿。

    钱溪五往后看,后面的年青的他都不认识。看了后面几个不认识,钱溪五说:“这都红楼里的?”

    “都是红楼的。”那卖皮影的说。

    “哎呀,这几个姑娘好看那?”钱溪五说。

    卖皮影的说:“那几个都是夫人,邢夫人王夫人薛姨妈赵姨娘。”

    “啥,夫人?”钱溪五说。

    “夫人。”那卖皮影的说。

    “你这剪地,夫人剪这年青?”钱溪五说,看那手上皮影。

    那卖皮影的说:“大家庭,有钱,吃地好穿地好,保养地好,虽是夫人,他长的都年青。”

    “哎呀,这保养这么好呢?”钱想五看那几个夫人说。钱溪五又去拿个几个,看个男的,这男的个头像似青春期的。“这是贾宝玉?”钱溪五说。

    卖皮影的说:“呀您又猜对了,那正是贾宝玉。”

    “这是宝玉。哎呀,个头像青春期,长地像中年呢?”钱溪五说。“像吗?”那卖皮影的说。

    “咋不像呢,这宝玉显得有点老。”钱溪五说。

    “老吗?”那卖皮影的问,看他那皮影。

    “老了。”钱溪五说。

    “哎呀这宝玉。”钱溪五端看贾宝玉。那卖皮影的看钱溪五手持的宝玉,这回没有说话。钱溪五看了宝玉,看后面一张。后面一张是个女的,带着愁容,似生了病。钱溪五说:“这是林黛玉?”

    这钱溪五说的不错,这后面一张正是林黛玉。卖皮影的瞅了说:“这位正是林黛玉,您又猜对了。”钱溪五道:“这林黛玉看着显老呀?”

    卖皮影的说:“林黛玉命苦,父母双亡,其实就是在人家生活,贾母不是他亲妈,外加自己爱犯愁,因而看着显老些。不过,可谓是红楼里的第一美女。”

    钱溪五听了,将林黛玉与那几位夫人比,感觉林黛玉比她们老些似的。可能是听卖皮影的说的,钱溪五说:“这林黛玉是第一美女?”

    “是第一美女。”那卖皮影的说,看这人手上的黛玉。

    钱溪五看林黛玉叹口气,说:“这林黛玉带着愁容,还似得了病,红楼里是不数她命苦?”

    卖皮影的说:“应该是她了吧。”

    “听说是死了,她是怎么死的?”钱溪五问。

    卖皮影的说:“是贾宝玉与薛宝钗在结婚当夜死的。咋死的,哎呀这个我也说不清,反正是哭死的。”

    “哭死的?”钱溪五看手中带着愁容似着病容的林黛玉。他叹口气,说:“这人也能哭死?”

    那卖皮影的听了没有说话。“哎呀你说这。”钱溪五叹口气。

    钱溪五将林黛玉放在了其他皮影后头,第一张是贾母。钱溪五看到贾母,贾母有岁数了,他说:“哎呀,这贾母活的岁数挺大?”

    那卖皮影的说:“贾母岁数大。”

    钱溪五想起,他说:“林黛玉死时多大?”

    那卖皮影的说:“十六七岁死的吧?”

    “十六七岁?哎呀这死地也太早了?”钱溪五感叹说。

    “那贾母多大岁数死地?”钱溪五问。

    那卖皮影的说:“八十二三四岁吧。”

    “八十二三四岁。”钱溪五说。他说:“这贾母比黛玉活地长呀。”那卖皮影的说:“这自然,贾母一出场就有岁数了。林黛玉还是个小孩呢。”

    “是啊?”钱溪五一想说。

    “哎呀这都红楼里人。”钱溪五看手中的皮影。卖皮影的说:“这有武松打虎,桃园结义,西厢记,孔雀东南飞,还有昭君出塞,你看。”卖皮影的给钱溪五拿了些。

    钱溪五将那些接来,将手中的红楼人物给了卖皮影的。钱溪五看手中皮影,他看一人拿个哨棒,头上裹个头巾,穿身长衣,身材显得消瘦,他问:“这是武松?”

    卖皮影的看眼,道:“那是武松,这个是虎。”卖皮影的指给钱溪五看。钱溪五看眼后头那只虎,虎弄得倒挺像,虎虎生风,有深林之王气概。他道:“这老虎弄的挺不错。”他看那武松,说:“你这武松弄得有点瘦,瘦还不是那种有劲的瘦,而是一种吃不饱饭的瘦,显得没力气。”

    那卖皮影的说:“他没劲吗,你不懂。他看着没劲,其实有劲。武松是干啥的?练武的。你别看他瘦,那墙塌了他都能抬起来。有的人有力气他不显胖,等你跟他掰腕子,你才知道他有多大劲,很轻松的就把你赢了。”

    钱溪五听了,仔细看这人的武松,咋看咋不像有劲,他道:“你说地倒是,可我看你这武松,咋看咋不像有劲似的呢?”

    “有劲,别看瘦。”那卖皮影的,瞅他的皮影武松说。钱溪五看看武松,看看老虎,说:“老虎像有劲,武松不像有劲。”钱溪五摇摇头。

    那柜台前喝茶水的遥算石惊天,看那外头的钱溪五,来了个卖皮影的,钱溪五拿了皮影看,与那卖皮影的看皮影。他俩端茶碗看外头,喝那么一口茶。他俩也想到外面看看去。那石惊天说:“哎哎看看去呀?”

    “看,看看去。”那遥算端着茶碗便去。遥算先走,石惊天跟着抬步端着茶碗,他看眼茶壶,停下,拎茶壶将茶壶里剩的点茶水倒了碗里,倒碗里放了茶壶端碗便去。

    两人出了客栈一前一后,那钱溪五看了武松看了老虎说话摇头,摇罢头,遥算端碗来到,他看钱溪五手中皮影,道:“这是啥呀,老虎?这个是?”遥算指那消瘦的武松,“这个是武松吗?”

    “卖皮影,我这有各种人物,各种动物。”那卖皮影的见来人,介绍他的皮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