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游戏进入玄幻 > 第七百零八章 客栈(78)
    与光头说了话,福掌柜看村民们道:“诸位到客栈吃点不,有免费菜汤?”

    那光头布衫瞧瞧村民们,没见到有谁想到客栈去吃,他说:“这拨人你就算了吧,敲下一拨吧?”

    “就没有一位吗?”福掌柜问村民们。

    这些人确实没有要吃的,只是来瞧瞧热闹,皆有走心,有村民说:“改天吧?”

    “改天。”又有村民说。

    村民挪步,往南北街去看。

    村民是要走了,福掌柜,说:“那各位,我就不留各位了?”福掌柜要送他们,他们走了,他再敲锣。

    村民欲散,脚步却慢,晃晃荡荡的也没走两步。村民散的慢,福掌柜没有说啥,他说:“慢走。”

    村民散的慢,但终究还是散开了,散开个房子大的空当。福掌柜看了,只有一个人留下,这人光头布衫,是说话的光头菜农。村民都走了,唯独此人不动,而且还面向着他。

    福掌柜不知这人为何不走,问:“你怎不走呢?”

    这人一开始也想走来着,只因无啥事,家中无活儿。他道:“哎呀,家中没有啥活,饭也吃完了,没啥事了。怎地,你这客栈生意挺不错啊?”他往客栈走了两步,看客栈的客人。

    “还行吧。”福掌柜回头瞅眼。

    客栈里有客人,不是很多。这村民看了又想走了。他道:“你敲锣,我到那边看看去。”话毕这村民去跟其他村民,随他们闲走。福掌柜送道:“慢走呀?”这村民听了摸摸光头没有说啥。

    村民都散了,福掌柜站那寻了寻思,‘当当当!’又敲起锣来。

    客栈之中,小二端了托盘来,他见抱猫客人与那要饺子客人分开而坐,他道:“二位分开了?”

    那托盘上只有二斤生鱼片与一斤活鲫瓜子,观大夫回道:“我是人,不与猫同桌而食。”

    小二走至抱猫客人桌前,说:“原来如此。”托盘中有一个大盘子一个大碗,大盘子中摆了二斤生鱼片,大碗中有水里头装了一斤活鲫瓜子。托盘放于桌上,小二将大盘子与大碗往抱猫主人身前放,那猫已饿忍不住美味,早蹿将上来,小二把猫才将二斤生鱼片一斤活鲫瓜子放好。抱猫客人道:“给我干啥,给猫。”抱猫客人将二斤生鱼片与一斤活鲫瓜子给猫推。那猫嗅嗅大碗里的活鱼,往生鱼片看眼。它欲用嘴咬个活鲫瓜子,伸爪一拍,将鱼一吓,一口咬了条鱼,接着‘嘎吱!嘎吱!’咬将肚里。

    猫将鱼咬将入肚,其主人问小二道:“菜汤呢?”

    菜汤还在锅中,小二回道:“还没好呢。”

    观大夫见小二只给猫端了饭,问:“我地呢,我地还没好吗?”

    小二端起托盘回道:“你地饺子马上就好。”

    “没事,我还能等。”观大夫道。

    “来猫,吃。”抱猫的人将生鱼片推给猫,他朝小二道:“菜汤快点。”

    小二回道:“菜汤马上就好。”话毕拿了托盘去柜台了,至柜台,将托盘放于柜台上,拿笔墨记本,将给猫吃饭的与要饺子的,重新来记。

    那钱溪五与石惊天遥算仍在嗑瓜子,小二给猫端饭,他三个皆瞅。那个喝酒的客人自斟自饮,半俯于桌上,酒杯在桌,他一手持着,一双醉眼盯那酒杯。或许是他喝多了,这时他‘扑通!’一声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

    这人‘扑通!’一声,客栈里人皆瞅他,连咬生鱼片的猫也瞅他。客栈里人谁瞅,但皆没在意,都道他喝多了。

    “喝醉了。”钱溪五说句。

    “那叫喝多了。”遥算说道。

    “醉生梦死。”石惊天说道。

    “人生难免有失意之时。”这时那柜台收钱的说句。

    观大夫看向那人,道:“那人有没有事?”观大夫是大夫,人趴下了,他比较担心。“喝醉而已。”钱溪五说。

    “那叫喝多了。”遥算说。

    “叫叫,看可不可叫醒。”石惊天说。

    那小二左右瞧瞧,没人动弹。他蹑着脚朝那客人走去。小二至于客人桌旁,弯腰看这客人,伸手把其脑袋,问:“客官?客官?”

    这客官不动,小二轻晃其头脑,道:“客官,您没事吧?”小二将头探下来看。

    “嗯!”这客人被晃脑袋哼了哼,如在睡觉一般。“客官您没事吧?”小二立刻转向客官脸前看。

    这客观如睡觉一般,动动嘴动动眼,没有理会小二的话。小二看在眼里,看来客观似没事,不是喝多便是困了。

    小二道:“这客官应无大事,不是喝高了,就是困了。”

    “还是把他叫醒吧。”那在柜台里收钱的说。他说:“趴在客栈不好。”

    小二往外瞅眼,掌柜敲锣,又敲来些人,算来这是第三拨人了,不多,三四五个。小二道:“用告诉声掌柜不?”

    柜台收钱的道:“你先叫,叫不醒再叫掌柜。”

    “好嘞。”听了柜台收钱的话,小二回应一声,便伸手晃客人脑袋,招他醒来。

    “客官!客官!”小二招的声大,晃的动作也大。

    晃了晃,这客官醉眼惺忪的抬起头来,问:“你有啥事?”

    见客官醒了,小二立马将手从其头上收回来,他道:“没事,我看你睡没睡着?”

    这客官醉眼惺忪的,瞅了瞅,将酒杯倒了酒,未理小二,醉‘哼’一声,喝了口酒。小二见客官无事,说:“客官,您慢喝,有事叫我。”话毕小二向柜台退去。

    小二退回去了,观大夫见那客人喝的很多,他说:“酒要少喝,照你这么喝,早晚喝出事来。”

    有人关心,这客人手持着酒杯,道:“多谢关心。”

    观大夫道:“我是大夫,知道这个。”

    这客人听观大夫说是大夫,问:“您是大夫?”

    “大夫,就在学家医馆。”观大夫回。

    “哦,幸会。”这客人将酒杯放下,背对着观大夫朝其抱了下拳。

    “哦!客气!”观大夫见了亦朝其抱拳。

    放下拳,观大夫看那客人桌上,桌上只有酒壶酒杯,并无菜饭,他道:“兄弟,别光喝酒,吃点菜啥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