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妙手心医 > 第173章 林杰的收入
    林杰这个气啊,胡言喊叫的人,他是认识的,正是罗珊珊的弟弟罗朋义!面对周围人异样的目光,林杰愤怒的道:“罗朋义,你再胡说……”

    有人的行动比林杰更干脆,林淼上前一步,突起来了一记断子绝孙脚。

    这一脚突如其来,罗朋义再想躲闪时,已经是来不及,勉强转了一下身体,让大腿根部迎向林淼的脚底。

    林淼虽然穿着是凉鞋,但鞋跟还是挺高的,约有四五公分!

    她这一脚,噗的一声结结实实的,就踹在了罗朋义的大腿根部,附近的关键部位,也捎带着撩了一下。

    罗朋义当即跪坐在地上,捂住受袭的部位,疼的光吸凉气,说不出话来了。

    脚上传来的反作用力有些大,林淼也有些站立不稳,后退了两步,就要后仰倒下,被反应过来的林杰给及时抱住了。

    林淼直起身体,气的小脸通红,道:“哥哥,对付这样满嘴喷粪的人,就直接打他一个生活不能自理。”

    林淼身上的彪悍一面,林杰是知道的。

    虽然他们两兄妹的身世和境况令人同情,但总有一些熊孩子以欺负他们为乐,林淼就是两人的武力值担当!

    过去的那几年,随身携带的导盲杖,都被她打坏了好几根。

    林杰拉住还想上去补上几脚的林淼,对缓过了一口气的罗朋义道:“感觉怎么样啊?”

    满头冷汗的罗朋义,扶着地站起来,不敢直起身体,弓着腰道:“臭丫头,你可真够心狠的啊。我要是被踢坏了,就让你负责一辈子。”

    林淼哼了一声,不屑的道:“想得美。我哥哥的医术很厉害的,坏了也能给你修好!”

    罗朋义看向林杰,有些恼的说:“你还愣着干什么,看在我姐姐的份上,先把我扶回酒店房间啊。”

    “他是罗珊珊医生的弟弟,不能太过了!”

    林杰小声的给林淼解释了一句,上前搀扶起罗朋义。

    就在这时,电梯门再次打开,出来一个林杰认识的人,滨海同仁医院的陈秋华医生。

    他看到林杰,林淼,还有罗朋义就是一愣,然后上前搀扶起罗朋义的另一边,关切的问:“朋义,你这是什么了?”

    “你们认识?”林杰很是奇怪。

    陈秋华点点头,说:“我在美国读医学院的时候,罗朋义在那里上的中学,我做过他的家教老师!”

    林杰有些了然,三言两句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陈秋华笑道:“罗朋义嘴有些损,说话没有轻重,但心肠不坏。走吧,我们先把他扶回房间检查一下!”

    “嗯,还要祝贺你妹妹的视觉,顺利恢复!”

    罗朋义在滨海假日大酒店定了一个长期豪华套间!

    进了房间,林杰吩咐林淼去楼层的制冰机那里取一些冰块,他给罗朋义做了一番检查。

    罗朋义的大腿根部,有一处明显的鞋跟印记,已经是青紫了,比周围的肌肤高出了几毫米,被撩到的关键部位,也有一些青肿。

    眼前的景象,让林杰对林淼的战斗力,有了更直观的了解,知道这个小丫头以前真的没少让着自己。

    他笑眯眯的说:“用冰块敷一敷,一天之后就没事了。如果你想恢复的快一些,我可以帮你把青紫处的淤血给放掉。”

    罗朋义用力摇摇脑袋,说:“你还是免了,我可信不过你,如果你趁机给我划一刀狠的,我就下不了床了。”

    他看向陈秋实,说:“陈大哥,你给我治疗一下吧。”

    陈秋实好笑的点点头!

    这时,林淼用冰桶装了一些碎冰回来!

    林杰用毛巾包了一些碎冰丢给罗朋义,冰敷在了受伤部位。

    陈秋实找来酒店里针线包的针,简单消毒之后,扎了几下青紫部位,把淤血挤了出来。

    此时,林杰已经知道,罗朋义是约了陈秋实一起在法国餐厅吃晚餐的。

    在陈秋实的调解下,林氏兄妹与罗朋义算是消除了恩怨。

    罗朋义为表示歉意,取消了法国餐厅预定的两人座位,点了客房贵宾服务,让他们送四人份的食物到房间里来。

    这个免费大吃一顿正宗法式西餐的机会,林杰和林淼自然不会拒绝,也没有客气。

    在沈兰若的指点下,开胃菜,汤,主菜,甜点,林杰给自己,还有林淼一个不少的点了一遍!诸如烟三文鱼、马赛鱼汤,法式芝士焗蜗牛、炭烤西冷牛扒配黑菌鹅肝,法式红酒烩鸡,冰激凌等,都是法式餐中很有特色的几个菜品。

    本想看笑话的罗朋义,见林杰很是专业的点完餐,撇撇嘴,揶揄道:“没想到你这土包子懂的挺多的啊,不会是经常看美食节目,望梅止渴吧?”

    林杰刚想出言反驳,陈秋实却脸色一板,开口道:“罗朋义,你已经不是小孩了,怎么还不会一点为人处世之道?如果没有你父亲的钱和关系,你可有比别人值得炫耀的地方?”

    这话说的比较重,出乎林杰意料的是,罗朋义却没有出现羞恼的迹象,不仅接受了这一句批评,还特地向林杰道了歉。

    林杰思忖着,这陈秋实和罗朋义的关系,有些不一般啊!

    陈秋实忽然问:“林杰,你的药应该吃完了吧?这个月怎么没去我那里取药啊?”

    这句话,让林杰想起了抗排斥药这事,急忙道:“以前还有买的一些,所以还没有吃完。过一些时间会去取的。”

    现在他服用的药量,已经降到了标准药量的二分之一,在沈兰若的监控下,还没有发现什么不良的反应。

    林杰满心期待着,这服药量能继续降下去,直到为零。

    这一顿法式大餐,吃了近三个小时才结束!

    期间,几人主要聊一些医院、诊所和朱家港的事情,林杰还发现,陈秋实对朱家港的事情也知道的非常详细,还主动提起了朱子文和温琴夫妻吞灯泡的趣事。

    林杰还接受了陈秋实的一个请托,帮他翻译一本新出来的德语医学专着。

    他原本挂在相关翻译网站或论坛的帖子,早已经石沉大海了。

    不过现在的他,也不在乎那一千几千的,还是十分不稳定的收入了。

    本月,林杰就从胡元青那里领取了四万的报酬,从罗珊珊那里也领取了三万,这算是他的每月固定收入。

    每月的固定支出,排在首位的就是他和林淼喝的补身中药,每月在一万六七左右,再加上车的油费和保养费用,伙食费用等等,一个月的支出大概在两三万左右。

    他们现在还有一幢属于自己的豪华公寓,再加上银行账户上那七百多万的现金,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他们已经度过了为钱发愁的阶段了。

    林杰和林淼回到家,再说说话,就过来了十一点了,就准备洗刷休息时,忽然响起了急促的门铃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