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妙手心医 > 第195章 脸色蜡黄
    “嗯,我知道了,这件事情,我会告诉父亲的!”

    安可馨挂断了林杰的电话,出了办公室,来到了隔壁的董事长办公室,就见安伟泽正躺在一张毯子上,做类似瑜伽健身的动作。

    这是理疗师根据安伟泽的实际情况,设计的一套健身动作,可以防止感知有些麻木的左半边身体机能退化。

    安可馨走到近前,轻声道:“爸,刚才林杰打来电话,说对凤凰山医院有意的那个海外财团的掌舵人,就是从朱家港走出去的那个罗万通。”

    “哦,原来是他!”

    安伟泽停止了动作,起身接过安可馨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脸上的细汗,又接过拐杖慢步走到会客区的沙发坐下。

    “这个罗万通曾经是滨海市的风头人物呢,早年走私做的挺大,后来风声紧,就去了东南亚发展,闯下了不小的基业。”

    安伟泽沉吟了一下,道:“这么说来,他应该是获得了官方私下的许可,这是要回来了!”

    安可馨给安伟泽倒了一杯茶,接着说:“爸,林杰还询问,我们有没有可能与这位罗万通合作。朱家港诊所的罗珊珊,就是罗万通的女儿,可以负责牵线搭桥。”

    安伟泽叹了一口气,说:“试着联系一下吧!我们的实力还是太过弱小,可以动用的现金太少,和这些财团合作,一不小心就会成为没有话语权的附庸,被吞的连渣渣都不剩了。”

    “你与韩氏集团联系的如何?”

    安可馨摇摇头,说:“还没有什么进展!韩氏集团旗下有地产公司,还是滨海同仁医院的实际所有者,他们与我们合作的兴趣寥寥!”

    “至于利民医院,很是干脆的拒绝了我们的合作请求。”

    见安可馨脸上露出沮丧之色,安伟泽呵呵一笑,道:“这么多财团对凤凰山医院有兴趣,你应该高兴才是啊,为什么苦着脸呢?”

    安可馨忽闪了一下眼睛,上前抓住安伟泽的胳膊,难得撒娇的道:“爸爸,我是不是疏忽了什么啊?你快点指出来啊,快急死我了!”

    安伟泽拍了拍安可馨的手背,轻声说:“凤凰山那一片的待开发区域,面积不小,足有几十平方千米,这可不是一家两家财团就可以吃下的。”

    “你再想一想,我们一定要拿下凤凰山医院吗?”

    安可馨皱着眉头道:“有医院,我么才可以依托林杰,搭建一个……”

    她忽然恍然大悟一般,喊道:“我明白了,爸,我们真正的核心是林杰,而不是医院。我们完全可以在凤凰山那片区域单独购置一块地,自己建一家医院。”

    仿佛柳暗花明般,安可馨站了起来,兴奋的握着小拳头,自语道:“这几家财团大力发展凤凰山片区,吸引的大量人员入住,都是我们医院的潜在的病人啊。”

    她目光转向安伟泽,小脸发红的问:“爸,那我们还争取凤凰山医院吗?”

    安伟泽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说:“争取还是要争取的,毕竟凤凰山医院位置绝佳,依山傍水!而且改建一所医院,比修建一所新医院,无论时间成本,还是建设成本等都会节省许多。”

    “但是,如果对方狮子大开口,超过了我们的底线,我们就退出,让他们几家去争吧……”

    下午,张大丫采购来林杰所需要的一整套整容所需的手术器械,还有皮下组织扩张器。

    林杰随即给徐玲做了扩张器的植入手术,在烫伤疤痕的四周,依次植入了八个扩张器。

    这个手术相当的简单,身体损伤也非常小!

    做完之后,徐玲牢记下林杰叮嘱的注意事项,就直接回家了。

    张大丫一边收拾办公室的手术器械,一边试探的问:“林医生,您可不可以帮我整一下鼻子啊,让我的鼻梁挺翘一些!”

    林杰瞪了她一眼,训道:“别凑趣,你脸上没有明显的缺陷,又不是嫁不出去,没有必要做整容手术!记住,自然的就是最好的!”

    “哦,我知道了!”

    张大丫小舌头一吐,脸色一垮,继续干活。

    不过没过十秒钟,她又忍不住开口道:“林医生,我今天见到朱珍珍了。她的鼻子,我敢肯定说隆过了。之前她的鼻梁比我的还塌呢,现在可是又高又挺!”

    提到朱珍珍,林杰就想起她扑入秃顶杨景龙怀中的那一幕,感觉有些恶寒。

    朱珍珍是一个成年人,又是大学生,有明辨是非的能力,也有选择的自由,林杰把这事藏在了心中,假装从没有见过。

    张大丫又悄悄的说:“朱大夫把自己的女儿夸成了一朵花,我可是知道,她在家里,在外面可是完完全全的两个人。”

    “我曾经在市区碰到过她,穿的那是一个暴露洋气,我看了好一会儿才认出是她。”

    “上次安总送我的那个LV包包,她见到后还很不屑的说,这样的包包她也有,还不止一个……”

    林杰不由的翻了一个白眼。

    这个张大丫跟他熟悉了之后,充分暴露了小八婆的本质,朱家港的事情,就没有她不知道的。

    林杰清咳了一下,问:“你跟我讲一下关于肺炎的主要表征……”

    “啊……我想起今天的药房补充的药品,还没有入库呢!林医生,我先下去忙了!”说完这话,张大丫也不等林杰回应,端起收拾好的手术器械就跑了!

    下班的时候,林杰还未走出诊所,接到了李浩翔的电话,邀请他和林淼吃晚餐。

    林杰笑道:“淼淼还不待见你,吃饭的事情就免了吧,有什么事情你就在电话中说吧!”

    “林淼可真能记仇啊,改天我上门负荆请罪,让她出出气!”

    李浩翔说笑了一句,接着道:“何雪梅的事情,搞定了。昨晚我把李东海约了出来,把事情这么一说,不知是吓的,还是担忧的,李东海的脸色当即就变得蜡黄蜡黄……”

    林杰心中一动,打断了他的话,追问道:“你说李东海的脸色蜡黄?”

    “脸色蜡黄?”

    李浩翔显然没有想到,林杰会询问这个细节问题,回忆了一会儿,才道:“你这么一问,我反而有些不确定了,他的脸色好像有些偏黄,这也可能和晚上的灯光有些关系吧。”

    “林杰,你怎么关心起他的脸色了?”

    “习惯性的询问,不说他的脸色了,你继续说何雪梅的事情!”林杰打着哈哈,心中却道,快一个月过去了,诱发药剂的作用,也差不多该显现了!

    “昨晚听完我的讲述,李东海是一言不发,直接就走了。不过今天上午,我去与何雪梅谈事情时,她的态度明显和缓了许多。我提了一个数字,她同意了!”

    “如今钱给了,和解协议签了,算是了结了此事!”

    “多少钱?”林杰好奇的问!

    李浩翔在电话中为难的道:“这个客户要求保密,我不能告诉你的!嗯,这么说吧,不够买你那辆车的。”

    这么一说,林杰就心中有数了。

    李浩翔的声音又从手机中传出:“这事能这么快解决,你提供的信息甚为重要。我想着宴请一下你和你妹妹,感谢一番的!”

    “这次是算了吧,以后有的是机会!”

    挂断李浩翔的电话,林杰刚拉开大众辉腾的车门,就听到了发动机的轰鸣声由远及近的传来,很快一辆宝马赛车咆哮着冲进了诊所小院。

    宝马车猛然一个急刹横甩,随着嘎吱一声刺耳的摩擦声音,车子猛然停住。

    副驾驶的门忽然打开,一个身上沾染了不少鲜血的人,直接从车里栽倒在了地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