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妙手心医 > 第197章 医疗事故
    早上,林杰在厨房里忙碌,做早餐。

    也早早起床的林淼,站在客厅里,对着挂在墙壁上的一面镜子,不时的发出“啊啊”、“咿咿”、“哒哒”等声音。

    她这是在练习发声,主要锻炼面部肌肉和舌头!

    本来主卧的观景阳台是一个绝佳的练习地点,还能看着外面如画的滨海公园,但林淼却想让林杰陪着,顺便让他监督一下自己的练习。

    林杰把早餐做好,把餐桌布置好,林淼也结束了练习,双手捂着腮帮子走了过来。

    “疼了?”林杰笑着问!

    “只是有些发酸!”

    林淼盛了一碗粥,递给林杰,“老师让我每天早上都要练习一个小时的发音,她说,刚才开始练习会有一些不适应,面部和喉部会出现酸痛,习惯了就好了。”

    她给自己盛了一碗粥,夹了一个煎鸡蛋咬了一口放进粥碗里,问:“哥哥,昨晚那个砍手指的人怎么样了?”

    林杰随意的道:“给留守诊所的人打过电话,询问过了,没发现异常的情况。再观察三四天,没什么发炎等症状,他就可以回家,只需要定期到诊所换药就可以了!”

    林淼点点头,给林杰夹了几块切的薄薄的酱牛肉,“哥哥,你多吃点。昨天做手术给病人接手指,肯定消耗了不少。”

    她又感叹道:“上次他们一块吞灯泡,还是一对傻的可爱,令人羡慕的小夫妻,这才过去多少时间啊,竟然吵架吵到剁手指了。”

    “这爱情和婚姻,真可怕,还是亲情好,哥哥一直都很疼我!”

    林杰就是嘿嘿一笑,说:“你忘了以前被我气的哭鼻子的时候了?某人还经常发狠,说要狠狠揍我一顿呢。”

    林淼鼓起腮帮子瞪了林杰一眼,挥了挥小拳头,不满的说:“我那只是说说,又没有真的揍你!”

    林杰给她夹了一筷子菜,笑道:“我当然知道的,你舍不得打我。”

    “我想说的是,我们是双胞兄妹,都会吵架,更何况是两个生活习惯和认知习惯不同的人,通过婚姻长久的生活在一起了。”

    “这任何事情呢,都需要磨合。比如你练歌,乍然练习不是也会出现喉咙酸疼的情况!”

    林淼撇撇嘴,说:“我发现哥哥你越来越爱说教了,好像你比我大二三十岁似的,其实,你也只就比我大几分钟。”

    说到这,她忽然想起了一点往事,喊道:“我本来是有机会做姐姐的。爷爷说过的,奶奶想让我做姐姐,爷爷没同意,所以你才是哥哥。”

    “我隐约还记得,曾经有个客人跟我说过,在国外的几个国家,好像有意大利,在那里先出生的是小的,后出生的才是大的。”

    “林杰弟弟,你喊声姐姐让我听听……”

    林杰看着一脸戏谑调皮笑容的林淼,心道她说的倒是没有错!

    从医学上讲,双胞胎顺产生下来,确实是先出来的那个,是小的。因为在母体子宫中,先结合的胚胎在上方,后结合的在下方!

    相对而言,后结合的出生后,在身体或者心理方面都要小些,更适合做弟弟或妹妹。只是国内的习俗是,以先出生者为大!

    林杰配合着林淼,笑着喊道:“淼淼姐姐,快点吃饭吧,你还要早点出发去挤地铁呢!”

    林淼乐的都呛了一下,喝了一口水之后,嘻嘻笑着说:“姐姐?妹妹?”

    “嗯,我还是更喜欢当妹妹,反正有什么事情,都有你这个哥哥顶着,我只要跟在你后面享受就可以了。”

    “哎,哥哥,昨天晚上,笑笑姐给我发消息说,罗朋义中午又去店里了。知道我不在店里工作了,他也没有表现出失望或者愤怒什么。笑笑姐,这个反应有些不对。”

    林淼询问道:“我要不要把那个家伙的真实目的,告诉笑笑姐啊?”

    她的询问,也让林杰想起了昨晚罗珊珊打来的电话,沉吟了一下,说:“我得到的准确消息,罗朋义之所以看上笑笑姐,是因为笑笑姐与小时候照顾他的一个保姆很像。”

    “啊……原来是这样啊……”

    林淼小声的问:“哥哥,这是不是属于一种另类的恋母情节啊?”

    林杰点点头,说:“差不多吧!我知道的是,罗朋义一出生,他的亲生母亲就去世了,一直由保姆照顾着长大。”

    “罗朋义把照顾自己的一个保姆,当作母亲来看待,也是很正常的。”

    林淼哦了一下,有些紧张的问:“哥哥,我们要不要警告笑笑姐,让她离那个家伙远一点?”

    林杰就是一笑,说:“这个不需要紧张的,这又不是病。其实,每一个人都或多或少的有恋母或恋父情节的。只要把握好度,做事有分寸,就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我就没有恋父恋母情节,只有恨父恨母情节!”林淼愤愤的道!

    林杰叹息一声,没有劝说林淼,只是道:“笑笑姐那里,什么也不用说,顺其自然就行。”

    早饭过后,林杰开车先把林淼送到附近的地铁站滨海公园站,然后再掉头朝滨海东郊的方向驶去。

    车在半途,林杰接到了安可馨的电话。

    “胡元青昨晚主刀的一例手术失败,病人死亡,据说胡元青受到了很大的打击,直接就晕倒在地了。林杰,这事你知道了吗?”

    林杰稍微一想,就知道这是胡元青冒险给那一位早年的恋人做手术了。

    胡元青这是想创造奇迹啊!

    林杰不禁摇头,现实又不是和电影,奇迹哪有那么容易创造的,胡元青也没有创造这个奇迹的医术基础,这个奇迹换成他自己来创造还差不多!

    而且,以那天晚上胡元青表现出来的情绪来看,他已经不适合给那位曾经的恋人主刀做手术了!

    这么密切的关系,手术过程中一旦出现一些异常情况,极其容易情绪不稳,继而造成判断失误,这可是颅脑手术中的大忌。

    那一晚,林杰给林淼做手术,也差一点栽倒在这个问题上,现在回想一下,林杰还后怕的要命,心有余悸!

    只是这一点,他谁也没有告诉,埋藏在了心里最深处。

    “这个消息,我还是首次从你这里听到!”

    林杰淡淡的回道:“我和胡元青的合作关系,在半个多月之前就结束了,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了。”

    安可馨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事。

    聪明的她没有追问,毕竟林杰与胡家的关系越差,对她来说越是好消息。

    “这么说,想必这接下来的一条消息,你也不会在意了。那位死者的丈夫,扬言要告胡元青。因为胡元青用虚假的承诺,诱骗他和妻子同意进行手术!”

    “那位丈夫宣称,他手中有录音证据,可以证明这一点!”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这将是一场不小的医疗事故。主管部门可能会介入,胡元青的从医资格都有可能会被剥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