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妙手心医 > 第230章 林杰的处理
    苏醒起床的林淼,还有些迷迷糊糊的!

    她没有在客厅和厨房找到林杰,就直接来到他的卧室!

    发现林杰半躺在床上,脸色还有些苍白,林淼就急切的爬上床,伸手摸他的额头,疑惑的问:“哥哥,也没发烧啊!那你怎么还躺在床上啊?身体不舒服吗?”

    林杰轻声道:“肚子有些不舒服,晚上去了两三次厕所!现在已经好了,只是还有些虚!”

    林淼哦了一声,放下了些许担心,说:“可能是昨晚受凉了吧!”

    她又接着问:“哥哥,昨天晚上我怎么忽然就晕倒了啊?然后一觉醒来,就躺在自己的床上,嘿嘿……嘿嘿!”

    床的震动,让林杰眉头一紧,却只能咬牙忍着,沉声问:“还敢嘿嘿装傻?淼淼,我问你,你昨晚上喝酒了没?”

    林淼又腆着脸皮嘻嘻一笑,不过见林杰脸色阴沉,止住了笑,缓缓的伸出了一根手指后,又慢慢的再伸出了一根!

    她怯怯的道:“哥哥,我错了。”

    “我违背了不喝酒的承诺!我只是,只是喝了两杯酸酸甜甜的一种鸡尾酒!”

    “老师说这酒是不醉人的,就跟喝饮料一样,我就喝了!喝过之后,我在酒吧里也一直很清醒啊,也没感觉到醉意。”

    林淼歪着脑袋,很不解的自语:“怎么到了外面,就一下子醉倒了呢?”

    林杰哼一声,道:“酒吧那种环境,你精神亢奋,当然是无事了。出了酒吧,冷风这么一吹,自然就是酒意上头了啊!”

    “自己多大的酒量,自己心中没有数啊?”

    林淼伸手推着林杰的肩膀,告饶:“哥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以后乖乖的,真的不会在外面喝酒了,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吧?”

    被林淼这么推着,林杰可受不了,急忙按住她的手,道:“下不为例,罚你去做早餐,赶紧的去做!”

    “哦,我现在就去做,我给你做几样好消化的!”

    林淼急忙下了床,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等她出了卧室,林杰才张开嘴,无声的嘶吼了几声,借此缓解身体的一些疼痛。

    林杰在宾馆搞清楚了自身情况后,发现时间是早上四点多,住的是距离夜魅酒吧不远的一家普通商务宾馆的标准房。

    他还在房间的椅子上,发现了一个牛皮袋,里面装着二十万块现金!

    好好的思虑一下后,林杰打了一个电话,把还在睡觉的前邻居孔明清喊了过来。

    听说是紧急且重要的事情,孔明清二话没说,在半个小时之内,就赶到了宾馆房间。

    林杰没有瞒他,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还有自己的推测,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

    孔明清先是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继而脸上满是愤怒,气的他猛地一锤床铺,低声喝道:“竟然还有这样的人!真是愧为人父人母……”

    他忽的住了嘴,沉默了一会儿,说:“林杰,我与你母亲是同龄,算是比较熟悉的!根据我的了解,虽然你母亲有些爱玩,爱闹,爱慕虚荣,但心地还是……”

    孔明清小心的看了林杰一眼,斟酌了一下,说:“她的心地还算是可以的!这件事,很可能就是我们从未知道的,你的那个混蛋父亲干的!”

    “林杰,你说,你是想趁这个机会,挖出这个不负责任的父亲?还是要报案,让他付出相应的代价?”

    林杰缓缓的摇摇头,说:“我不想报案!”

    “如果我的猜测属实的话,他现在也是身患重病,我算是救了他一命,还了生恩了。”

    “孔哥,我请你过来,是想请你把此事的证据留个底,再私下查一查。如果真查出来他是谁,你也不要告诉我,你自己知道就好。”

    “这样的一个父亲,他不想认我们……”

    林杰冷哼一声,说:“我和淼淼现在过的很好,更不会认他。”

    “我反而担心将来,他有一日,会虚伪的通过各种方式赖上我们。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这一件事,就是我反击他的虚伪的关键证据了。”

    孔明清点点头,说:“好,你也是大人了,有了自己的主见!这件事,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他给林杰的伤口,还有二十万块钱拍照取证之后,又把昏迷不醒的林淼,抱上停在商务宾馆外面的辉腾,开车把林家兄妹送回了祥泰公寓的家。

    离开公寓时,孔明清道:“林杰,这件事我会私下请几个哥们帮忙的,你不用担心会泄漏传扬出去。那牛皮纸袋,还有里面的钱,我也会请鉴证科的同事提取一下可能的指纹!”

    提到钱,林杰也意识到了一件事,说:“孔哥,那钱你就留下当作活动经费吧,不够了再跟我说一声。”

    “你也看到了,那辆车,还有这套公寓,都是我和淼淼的,所以,我们不缺钱了。”

    先前看到价值上百万的辉腾车,还有这套豪华大公寓,孔明清已经是震惊的无可复加,不过常年做刑警的工作经验,让他很好掩饰住了惊讶,没有表现在脸上。

    如今,林杰提到车和房子,他再也忍不住,说:“林杰,你算是我看着长大的,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只是这车,这房……”

    他一脸担忧的告诫:“林杰,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们可不能做啊!”

    林杰呵呵一笑,说:“孔哥,你多虑了。我就算是抢银行,也抢不来买这套房子的钱啊!车和公寓,都是伟泽集团的拥有者安家相送的。”

    “在机缘巧合之下,我帮了他们家一个大忙,这是安家的谢礼。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去调查,我没有意见的。”

    孔明清就是一笑,说:“我信,你说的,我都相信。”

    “确实,短短两三个月,那些最赚钱的犯罪门路,别说你很难入门,就算是入了门,也赚不到这么多!对于这一点,我还是很清楚的。”

    “你既然这么说了,那二十万块,我会好好利用的,尽快这件事情查清楚!”

    等孔明清走后,林杰用家里之前储备的药品和医疗工具,处理了一下后腰的那个穿刺针口,刚上床半躺着养伤,苏醒起床的林淼,就跑进了房间。

    林杰之所以没有告诉她实情,一是担忧她会害怕。

    一直以来,林淼就没有什么安全感,现在才稍微好了一些,林杰可不想加剧她的担忧,继续过着如惊弓之鸟般的日子。

    二是不想打破她的幻想。

    林淼虽然嘴上对遗弃自己的父母很是不屑,甚至怨恨,但是林杰知道,她心中对他们还是有所期待的。

    林杰不想戳破林淼这个迷幻自己的肥皂泡!

    他认为,林淼心中有份幻想,有份永远不会到来的期待,至少比心如死灰,彻底绝望更好一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