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妙手心医 > 第236章 幻想症
    金鼎大厦的安家公寓,下午近五点!

    客厅内,陈石,安伟泽,安可馨,林杰四人围坐在茶桌旁,谁也不说话,盯着自己的茶杯发呆。

    实际上,茶水早就凉成了常温,他们却毫无察觉,都支棱着耳朵细听楼上的声音。

    吱……嘭!

    楼上传来房门轻轻推开,又关上的声音,四人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齐齐望向二楼的木质楼梯。

    十几秒之后,一位把头发拢在脑后,带着黑框眼镜,左嘴角有颗美人痣,穿着紧身浅色毛衣,黑色直筒裤,气质出众,看外貌年方三十许的女子出现在楼梯口。

    待她走到众人近前,安伟泽紧张不安的问:“谭博士,可梦她怎么样?属于什么情况?”

    谭博士轻声道:“可梦她现在睡着了!”

    “根据我与她的交谈,还有催眠得到的情况来分析,可梦的症状属于幻想症,这一点应该是确定无疑的!”

    此话一出,安伟泽,安可馨两人就是脸色一变。安伟泽甚至有些站立不稳,被一旁的林杰急忙伸手扶住!

    陈石也是眉头一皱,轻声道:“伟泽,可馨,不要过于担心,幻想症也分多种情况。可梦之前一直表现的很正常,应该问题不大。”

    “约有百分之六十的小孩子,都会幻想出一个虚拟人物,充当自己的朋友。他们长大后,还不是一样无事,正常。可梦就是一个大一些的孩子罢了!“

    “我们具体听一听谭博士怎么说!”

    在张家餐馆,听到安可梦吐露的秘密之后,林杰立刻意识到,她有些不对。

    只是对精神分析这一块,着实不是林杰的所长。在确定安可梦所言不是玩笑和欺骗后,林杰没有再继续询问她,有关见到妈妈,还有听到妈妈说话的情形。

    饭后,林杰乘坐送安可梦来朱家港的车,一起返回了安家!

    期间,他分别给陈石,安伟泽和安可馨发了一条短信,说是有紧急且重要的事情,约在安家面谈。

    以林杰如今的份量,而且他在短信中也说的相当严重,这三人自不会等闲视之,立刻放下手上的工作,聚集在了安家公寓。

    一并到了安家,安可馨在林杰的眼神示意下,带着安可梦去了卧室说话,林杰则在书房,把自己的发现告诉了安伟泽和陈石。

    两人都是久经风雨之人,听到这事,也是有些慌乱,毕竟安可梦是他们的亲人。

    当下,陈石就把自己的学生,如今滨海市最有名气的心理专家谭问兰,心急火燎的请了过来。

    谭问兰扶了一下眼镜,说:“陈老师说的很对,可梦的幻想症还属于轻微的状况!她幻想出的人物,也就是她已经去世的妈妈,实际上是充当了一个开解者,倾听者的角色!”

    “正是这一个幻想妈妈的存在,让可梦实现了自我开解,发泄了她积累在心中的压力和恐惧!在一定程度上,我可以说,这是一种良性的幻想!”

    “不过……”

    谭问兰语气变得严肃了一些,说:“可梦的症状有加重的趋势!”

    “可梦告诉我,她第一次听到妈妈的声音是在七年前,从那之后,她偶尔能听到妈妈的说话!”

    “三年前,她第一次在镜子中看到了妈妈的影像。”

    “一年前,妈妈就会偶然出现在她的身边,陪着她说话,玩耍了。”

    “这两三个月,妈妈是经常性的和她在一起。”

    “最近这两三个周,妈妈与她发生了争吵,这让她非常的苦恼。”

    “从这个趋势来看,可梦幻想出的这个妈妈,性格越来越独立,渐渐的有了自己的独立人格,再发展下去的话,可梦就会有精神分裂,人格分裂的危险。”

    她目光扫过安伟泽和安可馨两人,道:“幻想症产生的原因很是复杂,可梦幻想出妈妈这一人物,很可能是她过于思念去世的妈妈所致。”

    “但是她的症状越来越严重,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日常生活中缺乏足够的关心和沟通所导致的。而且,我还发现,可梦还有很大的不安全感。”

    谭问兰见安家父女,还有陈石的脸色沉重,语气舒缓了一些,说:“综合来说,可梦的症状总体轻微,发现的算是非常及时!”

    “因为她之前明确的知道,这个妈妈是她自己想象出来的,只是最近这段时间,她忽然产生了怀疑,怀疑想象中的妈妈是确实存在的。”

    “根据我的经验,我每星期疏导一下,半年时间就会有明显的成效。当然,这也需要你们的积极配合,平时多与她沟通,让她感受到你们对她的关爱!”

    因为谭问兰还有预约好的病人,她与安家父女和陈石简单交流了几个问题,预约好了下次详细面谈的时间,就告辞离开了。

    只不过,她离开时,特意的与林杰握了握手,还留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让林杰一时想的有些多,不会是被催眠的安可梦把她所知道的有关自己的事情,全告诉了这位谭博士了吧?

    林杰倒是不虞泄密,有医患保密协议,作为心理医生的谭问兰,是不会泄漏她从病人那里得到的任何信息的。

    陈石见安伟泽,安可馨一副自责深重的表情,安慰道:“谭博士不是说了,可梦情况轻微,只需要一些时间的治疗就能恢复。”

    “不要自责了,说起来我和妻子也有很大责任,可梦至少有一半时间是住在我那里的!”

    “伟泽,可馨,今晚的酒会还需要你们主持,给我打起精神来。我打电话,让老伴过来陪着可梦!”

    他又看了林杰一眼,说:“你也回家去换一套正式一点的衣服,今晚对你也很重要。”

    安可馨急忙道:“附近有一家迪奥专卖店,有男装卖的,我带林杰去买一套,跑来跑去的既辛苦又浪费时间。”

    安伟泽点点头,看着林杰,感慨道:“林杰,感谢的话,我也就不说了,这个词,太轻了,表达不出我的感激!”

    “我只能说,能够认识你,是我安家百年修来的福分!”

    这时候,林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傻傻的一点头,然后跟着安可馨出了公寓。

    公寓门刚在身后关上,安可馨忽的扑在林杰怀中,身体一抽一抽的嘤嘤的哭了起来。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妈妈去世之后,我躲在了大学里!毕业之后,我又忙于工作。明知道妈妈的去世,爸爸的脑瘤,对可梦的影响非常大,我却一直没能真正的陪着她,照顾她!”

    “都是我的错……我的错……”

    此时,再多的劝说都是无用,林杰只有用力抱着安可馨,倾听她的自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