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妙手心医 > 第257章 鞠躬道歉
    十五分钟的时间,也就是九百秒,可谓是稍纵即逝!

    六位专家都放下了笔,他们或蹙眉,或一脸凝重,或面含不屑,或眼中愠怒,各种表情不一而足!

    但无一例外的是,此时此刻,这几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了林杰身上。

    林杰也没有让人催促,直接把那张纸展示给了众人!

    待几位专家,还有小礼堂的观众看清楚上面的几个大字时,大厅瞬间一静,随即爆发出满堂的哄笑声!

    “答不出”

    很简单,很直白的三个字,就这样正大光明的展示在了所有人面前!

    问题是,林杰的脸上,还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的表情。

    他把纸上的字展示了一圈后,就把纸丢在了讲台上,用手指敲敲自己的无线话筒,示意自己要讲话。

    众人看到他的动作,纷纷停止了讥笑或议论,小礼堂又渐渐的归于平静!

    “我不得不承认,胡院长出的这个病例题,确实有水平,可以说是超过了我的能力极限!”

    林杰看着面色阴沉似水的胡以同,朝他拱了拱手,讥笑道:“我是百分百的佩服,佩服的犹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胡院长出的这份病例题,病人的表症和检查数据,看似给出了不少。但就我看来,都是一些似是而非,没有绝对辨识作用的病状和数据,可以说是没有半点关键的信息!”

    “我的能力着实有限,只能想出十六种疾病,与病例的描述表症相符合。”

    “让我在十六种疾病中,再挑选出三种?”

    林杰缓缓摇头,说:“这真的是难住了我,我不愿碰运气!我更不想我将来的病人,用连猜带蒙,外加运气的方式,来确定病情!”

    “所以……”

    他铿锵有力的道:“所以……这道病例题,我放弃!”

    “在此,我也想请教一下,几位知名的专家,你们是如何确定这道病例题的答案的。”

    林杰的目光缓缓扫过孙雨泽、田志远、任茂实、方良工、陶泰清和谷宏旷几人!

    他已经决定,如果他们展示出的答案,与病例题的答案全部一样,他当即退出这场考核。

    那种情况下,就表明这七位专家全都同流合污,林杰是没有可能通过这次考核的。

    况且,果真如此的话,连这几位知名专家的操守都如此不堪,这个研究生不上也罢!

    就在这时,利民医院的院长,骨科专家方良工站了起来!

    他先是向林杰展示了手中的那张纸,然后又转身向身后的所有人展示了那张纸!

    “呀,白纸一张!”

    “这是什么意思?”

    “他也没有想出答案?”

    嗡嗡的议论声音四起,声音变得越来越响!

    “安静!安静!请保持小礼堂的安静!”任茂实压抑不住怒气的严厉声音,响了起来。

    待议论声稍减之后,方良工拿起话筒,说:“惭愧,对于胡院长的这道病例题,我也答不出!更惭愧的是,我只想出了十四种相符合的疾病,与林杰相比,还少了两种!”

    “老方,你都惭愧,我更是惨愧不如了!”

    东华医院副院长,五官科专家陶泰清也站了起来,也向所有人展示了一张空白无字的白纸,拿着话筒继续道:“我只想出了十二种疾病,比老方你还少了两种呢!”

    相继有两位专家站了起来,自承答不出这道病例题,也承认不如林杰。

    这一下,所有人都意识到,这道病例题有问题!

    小礼堂骤然变得异常安静,静的似乎一根针掉下来,都能听的出来。

    所有人都盯着还没有表态的另外四名专家,还有出题的胡以同。

    在令人窒息的安静中,孙雨泽和谷宏旷两位教授相继站了起来,向众人展示了写着三个疾病名称的纸张。

    不过,他们也共同表示,这三种疾病是在十几个选择中,单靠感觉挑选出来的,心中根本没有底气。

    刺拉一声!

    小礼堂里忽的响起撕纸的声音,只见田志远,还有任茂实,把各自的那张纸给撕了。

    把纸撕成碎片之后,任茂实解释道:“各位,我的答案和孙教授,谷教授的一样,也都是在十几个确定的选择中,凭借着感觉挑选出的!”

    “我的答案,也是如此!”

    田志远也紧随着任茂实之后,说了这么一句话。

    吱的一声,传来桌椅的推动声,只见胡以同缓缓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他拿着话筒,走到林杰的身边,转身面对着小礼堂的所有人,直接就给众人鞠了一个九十度的大躬!

    这个动作,有些出乎不少人的意料,小礼堂又响起嗡嗡的议论声。

    持续了十几秒,胡以同才缓缓起身,举起了话筒,说:“首先,我需要向林杰,还有几位专家,学校和学院的领导,以及在座的各位道歉。”

    “这道病例题,我是让一名助手做的。”

    “大概他想着,这是要考核一名被吹捧上天的医学天才,有些不服不忿,起了刁难之心,才故意出了这么一道特别难的题目。”

    “也是我疏忽大意,没有怎么检查,直接就把这道题目给出了,因为这名助手平时做事挺稳重的,就没有出过什么错处。”

    “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我的错,再次向所有人道歉!”

    说完这话,胡以同再一次弯下了腰,鞠躬不起!

    站在两三米外的林杰,好像神游天外似的,静静的站在那里,没有半点其他的动作!

    当下,任茂实急忙起身小跑着过来,把胡以同扶了起来,取过他手中的话筒,道:“各位,胡院长以院长之尊,仅仅因为疏忽大意,就自承其错,两次向所有人鞠躬道歉!”

    “这有错就改,鞭策自身的勇气,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学习!”

    说完这话,他带头鼓起了掌!

    在他的带动下,小礼堂里慢慢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久久不息!

    这让林杰像吃了苍蝇一样的恶心!

    叉叉他老母的,明明是这个老不死的,不怀好心,被揭穿了算计,靠着甩锅和两次鞠躬,竟然把局面给反转了!

    这真是没有半点天理了。

    林杰这时注意到,陈石拼命的向自己使眼色,打手势,明白他这是让自己忍耐,不要追着不放!

    坐在陈石另一侧的安可梦,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问:“大舅,为什么不让林杰哥哥乘胜追击,痛打落水狗啊?”

    陈石见林杰收到了自己的示意,轻声笑道:“可梦,胡以同这个老家伙的心思算计,该明白的人都明白了!”

    “他的鞠躬道歉,除了获得一些吃瓜观众的同情和认可外,不会起到多大的作用。”

    “有些事情,你就是下跪磕头,都没有用。”

    他趁机显摆的说:“对混到像我,还有你父亲这样层次和地位的人来说,都有其坚持的原则和底线!靠推卸责任,道歉卖可怜,就能获得谅解,我们肯定也混不到现今的样子了。”

    “再说,林杰现在也没法做更多的事情,无非就是在言语上讥讽几句罢了。胡以同敢这样做,他还会在乎几句讥讽吗?”

    “林杰过了嘴瘾,只会让很多人认为他心胸狭窄,得理不饶人,这就得不偿失了。”

    坐在另一侧安可馨,抿嘴一笑,看着讲台上的林杰,道:“大舅,林杰可不像是会在乎别人评价的人呢!”

    还是安可馨了解的林杰更多一些!

    就听林杰开口道:“对医生来说,最忌讳的就是疏忽大意。你的疏忽大意,代表的很可能就是病人的一条性命。”

    “到时,你就是鞠躬一百次,一千次,能让死去的病人重新恢复呼吸吗?”

    “就今天这事,如果我不拉着几位专家一同下水,很可能的结果,就是我这次的考核不会通过。也就是说,你的所谓‘疏忽大意’有可能会葬送我一辈子的前途。”

    “是真的疏忽大意,还是存心的,这个,只有你自己心中有数了!”

    林杰又冷哼一声,不屑的道:“人老了精力不济,就早点退休养花逗鸟吧,不要再逞能出来丢了自己的脸面,又害了别人!”

    他这几句话,说的极其不客气,让任茂实脸皮直抽,就欲开口呵斥,胡以同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林杰,我知道你心中有气,换了我,也会与你一样,甚至比你更有过之而不及!我再次向你道歉。”

    “不过……”

    胡以同悠悠的道:“你说的我这一次疏忽大意,会葬送你的前途,就有些危言耸听了。”

    “我可以肯定的是,不用你拉几位专家下水,方院长,陶院长,任教授,田教授,孙教授,谷教授肯定都会及时发现这道病例题的不对,而适时的提出异议的。”

    “是不是几位,我说的对不对?”

    陈石这个气啊,恨不得早一点冲上去,把林杰的那一张嘴给缝上!

    短暂的平复了一会儿,自由提问继续!

    由于出了病例题这事,接下来的提问,就变得有些虎头蛇尾,也没有人再出病例题,几位专家各自询问了一两个不大不小的问题,就结束了这一阶段的考核。

    任茂实宣布:“上午的理论考核到此结束,下午两点开始实践技能的考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