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妙手心医 > 第326章 嫉妒吃味
    早饭过后,凌梦娇要去一趟大学附属医院。

    安林慈善基金年前接来的两名病人,昨天一人做了手术,今天另一人也将接受手术。

    作为慈善基金负责具体事务的凌梦娇,这种时候,总是要到场的。

    林杰想起了自己被朱家港村民责怪之事,说:“有所谓大恩成仇的说法,慈善基金不要大包大揽的把所有的事情都接过来,预防有些人不知足,得寸进尺。”

    凌梦娇颌首道:“这一点,安总早就想到了。”

    “我们只负责病人的手术和相关医疗费用,病人和一名病人家属来回滨海的路费,还有每天补贴一百的生活费用。”

    “病人在医院期间的照顾事宜,由病人家属负责。”

    “病人出院回家之后的所有后续,慈善基金也一概不管。这些事情,我们都会跟病人及其家属说清楚,还会和他们签署相应的协议,预防万一。”

    林杰知道,在掌控人心方面,安伟泽,安可馨比自己强上一百倍,也就不多嘴了。

    他看了一下外面,发现雪越大越大了,道:“现在这种情况,路不好走,出租车也不好拦,你开着我的车去医院吧。”

    凌梦娇感激的道:“谢谢!不过,我可不敢开你的车。”

    “我虽然有驾照,但平时很少开车。外面又是这种湿滑的天气,擦碰一下,我的一月工资,可都不够赔的。如果撞了人,那就更不好了。”

    林杰呵呵一笑,说:“看来你是属于女杀手级别的啊!这样的话,我送你去医院!”

    “不行/不行!”

    林淼和凌梦娇异口同声的出言阻止。

    林淼眼睛一瞪,说:“外面这种天气,又冷又潮的,你这是想感冒啊?你就老老实实的在家里给我待的,真是一点都不让人省心。”

    凌梦娇也开口道:“真拦不到出租车,我就多走一会儿,去坐地铁,也挺方便的!”

    林杰知道她们这是关心自己,忍不住道:“我的身体,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弱……”

    “即便不弱,也不能冒险!”林淼气呼呼的说。

    “这样吧,不如我开车送梦娇去医院?”杨乐怡开了口,建议道,“我的驾驶技术还算是可以的。”

    这种情况下,林杰同意了杨乐怡的建议,让她开车送凌梦娇去医院。

    待两人出了门,林家兄妹再一次窝在暖和的沙发里,乐乐也凑热闹的挤在了两人之间,一边吃着零食干果,一边看着电视,很是舒服惬意。

    近十一点的时候,安可馨,安可梦,还有陈凡之出乎意料的过来拜年。

    “杰哥哥,淼淼姐,祝你们新年快乐,身体康健,多多发财,万事如意!”安可梦很溜的说完这话,然后白白的小手一伸,喊道:“红包拿来!”

    林杰在她的手心挠了一下,笑咪咪的说:“红包可是长辈发给晚辈的,我才比你大几岁啊。你姐姐给你红包了没?”

    安可梦一本正经的道:“给了啊,还给了我一个很厚的红包呢!”

    “确实给了!”安可馨点头笑道!

    林杰有些讪讪的道:“我可没有准备红包。一会儿,我在微信上给你发几个红包吧!”

    “嘻嘻,要多发几个哦!”

    安可梦讨要红包,只是想显示关系密切而已,见目的达到,直接上前几步,把乐乐抱在怀中,一人一狗在房间里玩耍了起来。

    几人坐下,林淼端来热茶。

    林杰见安可馨双手抱着茶杯取暖,才注意到,她的衣着有些单薄,关心的道:“外面的天气这么糟糕,打个电话就可以了,你们没有必要亲自过来的!”

    “而且,你穿的也有点少了吧!”

    安可馨喝了一口热茶,笑道:“我穿的也不算少了,只是没想到,今天会突然大降温呢,暖和一下就好了!”

    一旁逗着乐乐的安可梦,却哼了一声,揭穿道:“杰哥哥,别信我姐的话,她这是典型的要风度,不要温度,臭美!”

    安可馨用力瞪了安可梦一眼,看着林杰就是灿然一笑,道:“说到拜年,别人那里可以打个电话就可以,但是你这里,却是一定要亲自过来的。”

    陈凡之嘴角就是微微一撇,淡淡的说:“越是这样的天气上门拜年,才越是显的有诚意啊。不像某人,连个拜年电话都舍不得打!”

    这话意有所指呢!

    林杰想了想,似乎在昨夜过了十二点的时候,只是群发了一条拜年短信,自己好像真的没有给陈石打过拜年电话。

    这个老头不会是一直惦记着这事吧?

    想到他帮了自己不少,还是长辈,名义上的老师,林杰决定,等下就主动给他打个电话。

    林杰把沙发上的毛毯,递给安可馨,说:“在我这里,你不用顾及自身形象问题!披上吧,省的感冒了!”

    安可馨嘿嘿一笑,却是顺从的接过毛毯,把自己裹住了。

    看到这一幕,陈凡之脸色就有些黑。

    他平复了一些心情,脸上挤出了一些笑意,道:“这几日,我与不少往日的老同学,还有老朋友聚了聚,叙了叙旧。”

    “我一个要好同学的叔叔,很不幸的得了脑瘤。”

    “给他叔叔做检查的医生说,需要手术切除肿瘤,但是手术风险比较大。林杰,这种情况对你来说,肯定是手到擒来之事了,你就出手帮一下吧!”

    安可馨就是眉头一皱。

    她没料到陈凡之会说出这样的一件事,立时开口道:“表哥,林杰现在还没有行医的资格,这一点,你是知道的。”

    “没有行医资格,不也是给姑父做了手术?”

    陈凡之白了安可馨一眼,说:“这可是救人一命的事情,林杰你不会见死不救吧?”

    林杰不置可否,而是缓缓的道:“当初给安叔叔做手术,为了防止事情泄漏,安叔和可馨姐耗费巨资,建了一个脑外科手术室。”

    “还给了参与手术的麻醉师和手术助手不菲的酬劳,作为辛苦费和封口费。”

    林杰看着陈凡之,轻笑道:“你那位同学的叔叔一家,能做到此事吗?能够拿出这样的代价吗?”

    陈凡之就有些恼意,不悦的说:“陈杰,你前天晚上的手术,可是借用的东华医院的手术室!”

    林杰点点头,道:“确实是借用的手术室,但这可不是我借到的,是病人家属借到的,其中肯定付出了可观的代价和人情。”

    “而且,还有陈教授和陶院长两个业界大佬保驾护航,才让我没有了后顾之忧。”

    他冲着陈凡之就是一乐,说:“所以说,让我出手救人的成本,不是一般的高呢!这还只是前提,最重要的是,我愿意出手。”

    林杰停了一下,一脸诚恳的说:“陈凡之,看在我与陈教授,还有可馨姐的关系上,我同意出手帮你一次!”

    “不过……”

    他随之提出了条件,“前提是,你需要提供一间标准的颅脑手术室,并确保我做手术的消息不会泄漏出去。还要为我的手术团队,提供不错的酬劳。”

    越听,陈凡之的脸色就越黑,却也不好指责林杰什么。

    他也明白,林杰现在的情况,属于非法行医,这是冒着失去自身前途的风险做手术,这些要求都是必要,而且是必须的。

    陈凡之有些夸张的长呼出一口气,叹息道:“请你出手的成本,真不是一般的高。”

    “我那同学的叔叔一家,家境普通,人脉关系也寻常,看来只能是听天由命了哦。”

    安可馨脸色一板,严肃的说:“表哥,林杰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盯着他,行事肯定要慎之又慎。说不定胡家人还在暗中等着打击他的机会,你在外面要慎重一点!”

    陈凡之就有些恼了,说:“我又不是刚从大学毕业,也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好多年了,过的桥,吃了盐,不比你少,什么话该说,什么事情该做,我清楚的很。”

    他站了起来,说:“向林杰拜过年了,可馨,可梦,我们也该回去吧!”

    安可梦还在逗着乐乐玩,头也不回的说:“我还要在杰哥哥家里玩呢!”

    安可馨也往沙发上一靠,道:“外面下着雪,今天也不需要四处拜年,你回去跟我爸说一声,我和可梦留在林杰家吃晚饭!”

    陈凡之急促的呼吸了几声,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林杰,对不起!”

    安可馨流露了些许苦笑,说:“因为表哥是我们两家唯一的男孩子,从小到达受到的关注最多。他这次回来,发现我们谈论的都是你,对于你的关注,也超过了他,他这是嫉妒了!”

    林杰就是一怔,问:“不会吧?你表哥都这么大的一个人了,还会因为这事吃味?”

    “怎么不会?”

    安可梦抱着乐乐,挤到林杰身边坐下,信誓旦旦的说:“昨晚的年夜饭上,我们一提到你,他就出言打岔,还不停的显摆自己在外面取得的工作成绩。”

    “爸爸私下告诉我们,这是表哥在吃醋,在嫉妒!”

    这让林杰只能呵呵以对了。

    安可馨脸上闪过决断之色,道:“说起来,表哥位居我之下,熟悉公司和医院事务,我感觉的出,他是不情愿,不舒服的。”

    “我会再和父亲商议一下,争取让表哥自个儿独立创业,或许这对双方都是一件好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