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民国佳媛 > 第071章【又得兽助】
    王思岩心中忐忑,虽说天色已黑,已经辨不清四周的景物,但耳畔除了湍急的黄河流水声,旁的啥动静没有,连后方追兵好像都没了,他们真的有必要跳下黄河吗?

    王思岩不知道宋雨花是怎么判断的?判断出他们被人包围!可是万一她判断失误呢?万一没被包围,反而因跳了黄河有啥损伤,岂不是冤枉?

    “好了没?”宋雨花看了眼王家娘仨,视线落在王思岩绑在自家娘仨身上的绳子上时,面上一僵,脸色立马沉了下去,她大步流星的走过来,伸出手指轻轻一勾,绑在王思岩身上的绳子一松,王雪竹从王思岩的背上掉了下来。

    “哼,黄河的水流那么湍急,你是想一下水就被冲散吗?”宋雨花说着话,麻利的帮王家几人重新绑绳子,一环一绕再一拉,那力道勒的王思岩皮肉发疼,但宋雨花的气势有点大,不仅他,就连苏雅玲和王雪竹也难得的十分配合。

    宋雨花的速度很快,也很娴熟,打的结扣看的王思岩眼花缭乱,不过几个呼吸的工夫,就将王家三人,绑在了一起。

    准备好了,四周依然除了水流声,再无旁的动静,眼瞅着接下来要跳黄河,苏雅玲心中又惧又恼,皱起眉头要说话,却听宋雨花略显慎重的声音响起:“来了!”

    几乎就在宋雨花话音落下的一瞬,枪声响起,打破了夜的宁静。

    “快,将枯木顶到水里去。”宋雨花低喝一声,众人均是身形一震,合力推向枯木。

    枯木很大,因为大,又要避免不能被湍急的水流冲散,所以质地也非常实在,加上几人束手束脚的绑着,使不了全力,结果一推之下,竟没有推动。

    宋雨花暗骂一声,刚吃了粗心大意的亏,不相信自己对危险的感知,让几人陷入包围圈,结果现在又粗心了。

    战斗已经打响,枪子儿擦着身体飞过,他们要是不将枯木推入黄河,乱战之中又何来生机?

    思及此,宋雨花深呼一口气,沉声道:“集中精力,一起使劲!”

    枪子儿乱飞,就算在迟钝也知道情势危机,宋雨花的话给几人拧在了一起,集中使力,一顶,动了,再顶,往前滑了一点,几人看到希望,使出吃奶的劲儿,枯木滑进水中,在河水的冲击下,瞬间便被卷入了水中。

    入水那一瞬,天地倒转,惊的众人纷纷大喊出声。

    不过,他们的声音在黄河湍急的水流中,在夜幕下暴起的枪声中,被淹没了……

    宋雨花的意识一直是清醒的,他们借助黄河水流,冲出了枪战圈,却因人力不可抗的水流,在黄河中起起落落。

    不知飘了多久,也不知颠簸了多少路程,等枯木撞在岩石上,被挡下来时,天都亮了。

    在水里泡了一夜,皮肤有些发木,几乎没有什么知觉。

    宋雨花喊了娘和弟弟,才发现,六人当中除了她,其他几人都已经陷入了昏迷。

    必须上岸!

    宋雨花也浑身乏力,但她的意识却十分清晰,她很清楚,如今已经快要入冬,水温很低,继续待下去,几人都会有性命之忧。

    宋雨花有信心,就算生病了,她也有法子让几人康复,可身处乱世,处处危险,要是不赶紧想法子上岸,他们可能连恢复的时间都没有。

    思及此,宋雨花使劲的摇着巧秀的手臂,试图将她唤醒。

    可是她的声音在湍急的水流中,是那么的渺小,巧秀好像晕死了过去,根本叫不醒。

    宋雨花心里急了,又叫弟弟宋雨石,叫王思岩,连苏雅玲和王雪竹她都叫了。

    可惜,除了背上的石头弱弱的叫了声姐姐,旁人均是毫无反应。

    宋雨花欲哭无泪,枯木虽被水中的岩石挡下,却挡的并不稳当,正随着水流的冲击,一荡一荡的撞击着岩石,很可能下一秒,她们就会再次陷入水中。

    怎么办?怎么办?

    宋雨花沉入意识中,想找神笔帮忙,却发现神笔从昨夜画了枯木后,一直处于休眠状态,至今没有反应。

    突然,在水中晃荡的枯木定了下来,有快尖角的干树皮顶着一双眼睛从枯木上探出了头,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几个呼吸的工夫,枯木周围竟然围满了鳄鱼。

    猛然见到这么多凶恶的水中猛兽,宋雨花的脸都僵了。

    尤其是看到有鳄鱼冲距她最远的苏雅玲张开满是尖牙的大嘴时,宋雨花本能的出声喝止:“住嘴!”

    然后,她愣了,鳄鱼闭了嘴,所有鳄鱼都看了过来。

    宋雨花只觉得心脏骤疾,她极力的安抚着自己狂跳的心脏,脑中突然想起初见银狼时的情形,还有前阵子在贺府见到的那头豹子。

    突然,宋雨花心中一动,两眼泛出霍霍的精光。

    鳄鱼出现前,她并没有任何对危险的预兆。

    难道说,鳄鱼也可以交朋友?

    思及此宋雨花立马采取了行动,她心里明白,这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咳咳,能不能帮个忙,把枯木推到岸上去?”宋雨花比划着说道,话毕那些鳄鱼竟然真的顶着枯木,往岸边顶去。

    宋雨花心中大喜,配合着尽量稳住枯木,避免多余的碰撞负伤。

    就在刚刚,她看到,几人或多或少都受了伤,暴漏在外面的伤口,在水里泡了一夜,翻着伤口里的肉白,看着十分恐怖。

    鳄鱼们很听话,当真将吊着宋雨花六人性命的枯木推上了岸。

    宋雨花还待说什么,却见鳄鱼们纷纷退回了水里,扎眼工夫就不见了踪影。她正觉得奇怪,却听得远处传来一声惊呼。

    “师兄,那边有人!”

    一个时辰后,宋雨花一行六人,被几个外出化缘的和尚,带进了卧龙寺,而这里,已经聚集了大量流民。

    宋雨花一行人中,除了宋雨花和宋雨石只受了些擦碰的小伤外,其余四人,都跟经历了一场战争似的,巧秀一只后肩膀上被划破了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王家兄妹一个腿上受伤,一个胳膊上受伤,苏雅玲最惨,背心处竟然中了一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