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民国佳媛 > 第470章 【前往死地】
    许久等不来宋雨花,吴峰、刘宝佳都已经失去了耐心,吴峰更是又气又恼,也管不了眼前人是什么来头,直接出言怼了回去。

    吴峰气啊!危险来临的时候,这些人踏马的就是豆腐渣,包括眼前这位所谓的得道高僧,压根一点忙都帮不上,压力全让宋雨花一个人去扛,现在宋雨花陷入险地、生死不知,等待的过程,吴峰感觉自己就如热锅上的蚂蚁,焦躁、惶恐、不安、自责,他能坚持等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

    再什么也不坐,干等下去,吴峰觉得他会疯掉,彻底疯掉。

    悟明大师不知道,叶庭程与刀汉、钱满仓都不知道,那个因为山中邪祟消失了的女子,是抗争英雄奇兵王啊!要是奇兵王就这么死掉,吴峰觉得自己会成为罪人。

    刘宝佳抓住了吴峰指向悟明大师的手,将其拽下来,他同样绷着身子,目光充血,可是他的心中还怀着希望,他不断的告诉自己,宋雨花是奇兵王,奇兵王不会这么轻易死掉,一定不会。

    而属于奇兵王的荣耀,她自己不愿于外人道,他们便只会誓死保守着。

    还没有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们不能放弃希望,不能。

    吴峰感觉到来自手腕上的力道,狂暴的心稍稍回稳了一点点,他咬着嘴唇,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坚定的双眸中充满了愧疚与不甘。

    “两位施主,宋施主暂时没有性命之忧!”悟明大师并没有在意吴峰的无理,垂着眼帘,低声说道。

    就连大大咧咧的刀汉,也没有质疑吴峰的反应,毕竟,回想起来,吴峰说的不错,宋雨花之前确实将自己放在了目标的位置上,吸引走了黑豹的攻击。

    刀汉自认刀法精湛,无人能及,他也鲜少服气谁。

    可是就在此刻,他服宋雨花,无关武力值的高低,只是单纯的佩服宋雨花的胆识、心性、反应,以及自我牺牲的精神,一个女子做到如此地步,让他这个大老爷们,情可以堪?

    多的话不说了,现在想法子将宋雨花救回来才是正理。

    “什么?老和尚,你刚说什么?”吴峰听到悟明大师的话,神情一怔,随即吞了口空气,紧迫的问道。

    刘宝佳紧着问道:“大师,你怎么判断小姐没事的?”说话时,刘宝佳微微捏起了拳头,确认一个消息是否准确,他的额头上竟然紧张的出了汗。

    “是啊大师,宋小姐没有生命之忧,那她在哪里?我们这样等下去也不是个事儿,你快说说,他在哪里,我们去接应她。”刀汉自之前拔下大刀后,大刀就一直握在手里,这会儿说起去救宋雨花,握刀柄的手,也微微收紧了些。

    悟明大师见在场所有人都看向自己,无奈的叹了口气,微微摇头道:“宋施主所在,老衲并不知道。不过,老衲送给各位的佛珠,跟随老衲多年,老衲能通过佛珠感应到各位的些许气息。所以……”

    ……啊?还能这样?

    身处乱世,见识过太多的血腥与杀戮,但在场众人,没人见识过邪祟妖魔。

    正因为从未见识过,突然见到,有些乱了方寸,而悟明大师所说的,可以通过佛珠来感受彼此的联系,也让众人更加清晰的意识到了一个事实,那些往前在人们意识当中,不曾存在的东西,是真的存在着的。

    “如果所料不差,宋施主现在的情况很好。”悟明大师说道:“宋施主与那邪祟之物同时消失后,一度非常虚弱,不过就在刚刚,老衲清晰的感觉到,宋施主正在快速的恢复。”

    看着悟明和尚一脸正色,听着悟明和尚言之凿凿,吴峰又吞了口空气,下意识的看向刘宝佳,刘宝佳也在看他,两人都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探究、不确定与或许可信的神色。

    “大师,您能感知到,小姐在什么位置吗?”刘宝佳神色凝重的问道。

    悟明大师闻言苦笑着摇摇头,说道:“说来惭愧,老衲自幼出家,修习了一辈子的佛法传承,到现在才明白,真正的佛法博大精深,老衲所识,恐怕不足千万之一。”

    旁的不说,只一条,真正的得道高僧,那是能驱邪诛妖的,可是悟明大师不懂,刚才情急之下照搬过来的东西,所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不行,我们必须进去看看。”吴峰想来想去,还是放心不下,现在没事不代表一直没事,要知道宋雨花是和那个邪祟黑豹一起消失的,而在吴峰看来,宋雨花肯定是被邪祟带去了死地。

    去了死地,那地儿还不知道有多少像黑豹一样的怪物呢!

    而那个阿呆一号,恐怕也在那个地方。

    一头黑豹已经将所有人迫的无计可施,要是让宋雨花一个人对上那么多怪物,她安全逃出来的几率就会变的非常渺茫了。

    “对,不能坐以待毙,我同意进山。”刀汉附和着说道。

    刘宝佳点点头,神色十分坚定,帮助奇兵王,哪怕是以性命相换,他也在所不辞。

    钱满仓心下叹了口气,他算是看出来了,想先研究下克敌的法子再来,是没有指望了,此刻在场六人,已经有半数同意进山,他想要避开此行,就只能拉下脸面认怂一条路了。

    跟在叶庭程身边的阿呆九号,被自动忽略掉了。

    可惜,钱满仓有头脑,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知道什么事怎么做更为合理,却也同样有着男人的骨气,他是不会临阵退却的。

    想到此,钱满仓也站了出来,他说:“算我一个。”话毕,他匆匆撩开衣袍下摆,从里面扯下一块布,然后从怀里摸出一支钢笔,摊开了布,快速的在上面书写起来。

    他说:“虽说叶长官派属下下山送信,但想来这里的情况,只有我们几人知道的更为详细,我将我看到、想到的都写下来,待会儿各位看看,有什么需要补充的,都添上,将这封信留下,希望后来者能看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