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14章 替人求情,慕朝雨暗示何意?
    三个丫鬟一直在院子里跪着,眼看到了中午,四喜端了饭食送到屋里。

    余玖早上就没吃东西,肚子早就饿了,正狼吞虎咽的吃着她的那份食儿,忽见慕朝雨放下了筷子。

    伸着脖子往他的碗里望了望:还剩下大半碗呢。

    慕朝雨注意到小白狼的目光,“怎么,这些还不够你吃的?”

    余玖的碗里只剩下了一点点稀粥,她向他软软的叫了两声:你怎么吃的这么少?

    慕朝雨误会了她的心意,把他的碗向小白狼跟前推了推,“不够的话就吃我的吧。”

    四喜看的惊住了。

    世子居然用自己的碗喂狗。

    以往府里人在一块用饭时,慕朝雨自己的碗筷要是被人动了,他宁肯一口也不吃,也绝不会再碰他的碗筷一下。

    再看那只小白狗,竟一点也不客气,把小脑袋凑到慕朝雨的碗里,吃的“呱唧呱唧”响。

    四喜瞪着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

    慕朝雨神色柔和,好像对于自己的碗被人动了,完全不介意。

    “世,世子……您,您没事吧……”四喜忍不住询问道。

    这太不可思议了,世子该不会是假的吧。

    慕朝雨抬头瞥了他一眼,凤眸里夹带着清光,显得分外薄凉。

    四喜暗暗松了口气:这才是真正的世子,刚才一定是他的幻觉,对,是幻觉!

    四喜正想着,忽见慕朝雨从袖子里掏出帕子来,给那只畜生擦嘴。

    这……这不可能!

    世子最讲究干净了,帕子从不借人,可是现在他竟用自己的帕子给他养的狗崽擦嘴!

    余玖扭着头,想要避开慕朝雨的帕子。

    “别乱动,饭粒粘到毛上了。”慕朝雨淡声斥责道。

    余玖这才想起她的身上涂抹着药膏,最近几天怕是都不能洗澡了,要是把毛弄脏了会很麻烦。

    于是她老实的蹲坐在那里,任由眼前的银发少年帮她打理着皮毛。

    慕朝雨动作很轻,没有碰到她身上的伤处,将掉在她身上的饭粒擦了去,还帮她清理了嘴巴。

    余玖舒服的眯起眼睛。

    有这么个贴心的主人伺候着,真好。

    慕朝雨,谢啦。

    她心里想着,动物的本能便做出反应。

    粉嫩的小舌头伸了出来,在慕朝雨的手背上……“吸溜!”一舔。

    慕朝雨拿着帕子的手停在了半空。

    四喜第一个反应过来,“小的这就取水来。”他们世子可是有洁癖的。

    慕朝雨微蹙着眉,低头看着刚才被小白狼舔过的手背。

    余玖自己也愣住了。

    啊啊啊!她刚才做了什么羞羞的事!

    简直丢脸丢到家了,舔了人家的手不说,还被人家嫌弃了。

    四喜端来了水盆,慕朝雨净了手。

    余玖悄悄挪了挪身子,与慕朝雨拉开些距离。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他看不见我……她在心中默念。

    慕朝雨擦净了手后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招呼她到罗汉床上休息。

    每日午后他都有小睡的习惯,余玖还是只幼小的狼崽,每天的睡眠时间也相当多。

    可是今天慕朝雨居然没有休息的意思,他让四喜取来了外袍,从容不迫的穿戴起来。

    余玖偷眼看他。

    怎么回事,看慕朝雨这身衣裳,好像是准备要外出?

    慕朝雨穿好衣裳后又仔细整理了一番,余玖注意到他将一只卷轴放进了袖子里。

    翠玉轴,雕刻精美,上面还缠着金黄色的绸布。

    哇,值钱的物件!

    余玖眼珠子一下子就亮了。

    什么好东东,快让我看看!

    她忘记了刚才的失态,扑过来抓着慕朝雨的袖子不放。

    慕朝雨本来可以甩开它,但是顾忌着它身上有伤,所以没有动。

    余玖顺利的把小脑袋钻到了他的袖子里。

    古董啊!

    余玖嗅了嗅玉轴,有股淡淡的墨汁的气味。

    “阿嚏!”她被这味道刺激的打了个喷嚏。

    等她想再次把脑袋伸进慕朝雨袖子里看个明白时,慕朝雨已然坐进了轮椅里。

    “不要淘气,当心碰到伤口。”他把余玖抱起来,放在了腿上。

    哎,你要带我去哪?余玖不解的望着他。

    慕朝雨似乎觉察出小白狼心中的疑惑,悠然道,“一会带你去见母亲。”

    不提这个还好,一听说要带她去见荆氏,她差点吓尿了。

    虽然她只见过荆氏一面,但是对这个三八婆她可是一点好感也没有。

    先是怂恿慕朝雨把她丢掉,又让她的孙子孙女来折腾她……反正在她的心里,已经将荆氏与“坏银”画上了等号。

    我才不要去!

    小白狼扭动着身子,想从慕朝雨的腿上跳下去。

    慕朝雨将她捉住。

    “你不想跟我去的话就只能自己留在屋里了。”他低头望着她,正色道:“四喜会跟我一起到前院去,你能保证绝不会乱跑闯祸吗?”

    余玖愣住了。

    真的不是她想闯祸,而是事态逼迫,谁让她现在只是一只幼小的白狼呢。

    很多事都不是以她的意志为转移的。

    想想院里还跪着的三个丫鬟……如果慕朝雨走了,她们会不会因此而迁怒她?以她现在的娇弱身子,想要弄死她很容易。

    想到这里,余玖紧紧抓住了慕朝雨的衣襟,坚定的表示:老大,我跟你走!

    四喜刚把桌上的碗筷撤下,院里就来了个传话的小厮:“世子,东将军带着他的女儿到府里来了,大夫人请您过去。”

    余玖毛茸茸的耳朵动了动:谁来了?东将军跟他的女儿?

    上次东盈袖私下来见慕朝雨提出要退婚,今天是怎么个意思,父女俩齐上阵,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回头去看慕朝雨,却见他神色从容,也没用四喜帮忙,自己转动轮椅从屋里出来。

    院子里,小月、晨雨和杏林三人跪在雪地里,身子摇摇欲坠。

    想起她们跪在这里时间也不短了,余玖心里有点动摇。

    罚了这么久,也该收手了吧。

    “呜呜。”她用嘴拱了拱慕朝雨的手,看向小月她们。

    慕朝雨冷冷瞥了她一眼,“做什么?”

    “呜呜。”天这么冷,她们跪久了要是全都病了,以后就没人照顾你了。

    余玖乖巧的向他歪着头。

    “你觉得我离了这几个丫鬟就不行了?”慕朝雨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你想给她们求情?”

    余玖被少年冰冷的目光吓的缩了缩脖子,不过她仍是点了点头。

    得饶人处且饶人,这次就算了吧。

    慕朝雨眼底掠过一丝复杂。

    “既是小鸠替你们求情,这次便算了,在我这里,没有下次,你们好自为之。”冷冷丢下一句,慕朝雨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四喜向小月她们悄悄摆手,示意她们快些起来。

    三个丫鬟这才战战兢兢的站起来,一个个跪的膝盖生疼,但是却没人敢吱声抱怨。

    一路上,余玖趴在慕朝雨的腿上,享受着他的抚摸。

    “小鸠,希望你以后不会后悔。”头顶传来慕朝雨幽幽低语。

    余玖诧异的抬头。

    少年神色凝重,凤眸微凛,其中的复杂神色她难以读懂。

    什么后悔,她为什么要后悔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