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29章 当众受辱,沦为妾室的下场
    屋内,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芳香之气。

    地上丢着好几件衣物,全都被撕碎,就算是再穿在身上也难以遮掩什么。

    战况激烈啊。

    余玖扬起鼻子嗅了嗅,“阿嚏!”一声。

    怪怪的香味闻着不舒服,不过其他人好像并没有注意到这种味道。

    “把窗户打开。”慕朝雨命令道。

    四喜忙把窗户推开。

    冷风灌进屋里,身体纠缠在榻上的两人渐渐清醒过来。

    东盈袖身子被二皇子压在下面,她恢复了意识后第一眼就看到了慕朝雨的脸,吓的她尖叫出声。

    想要躲,但是她根本推不开二皇子的身体,只能徒劳的抓着身下的布单,试图遮掩自己的身体。

    慕朝雨对东盈袖满是青痕的身子恍若未见,他让四喜取来纸笔,写了个药方。

    “按照方子,抓药,然后让他们服下就没事了。”

    四喜拿着药方为了难,“世子,这里是云海寺,小的去哪抓药啊。”

    慕朝雨淡淡道,“把药方给将军府的丫鬟就行。”

    四喜把药方塞进东盈袖丫鬟的手里。

    丫鬟拿着药方急哭了,“世子,奴婢去哪才能把药抓回来,我家小姐还在这里,奴婢怎能离开……”

    “如现在这般,你在不在也没什么要紧。”慕朝雨凤眸斜扫过去,瞥了眼正处于狼狈状态的东盈袖。

    东盈袖面如滴血,羞的恨不得地上有道缝能钻进去。

    林易天这些人进来根本就没有想着帮她遮掩,他们只关心二皇子的安危。

    慕朝雨丢了纸笔,从四喜手里接过帕子擦着手指。

    “那就请寺里的僧人去吧,不过要快,二皇子身体里的火气还没泻干净,再拖下去只怕会有损元气。”

    慕朝雨话音刚落,榻上的二皇子睁开眼睛,鼻子里不断的涌出血来。

    “二殿下!”众人大惊。

    二皇子傅余元捂着鼻子支起身子,茫然四顾,好像他还没意识到自己身在何处。

    “这里是……”在他看到慕朝雨时,眼底透出一抹精光,转瞬即逝。

    “二殿下,您快些起来。”

    在他身下,东盈袖羞愤欲死,拼命抓着榻上的单子,想要盖住自己的身体。

    二皇子缓缓坐起身,单手一扯,就把布单从东盈袖身下抽出来,缠在了自己腰间。

    东盈袖大惊失色。

    就这么一块遮羞布,二皇子竟然一点也不顾忌她,宁可让她这么露着。

    东盈袖瑟缩在榻上,嘤嘤哭起来。

    “二殿下现在火气有点大,若是觉得难过可以泡泡冷水,等丫鬟把药煎好了喝下去也就无事了。”慕朝雨说着转动轮椅向门外而去。

    林易天等人见状也纷纷告退。

    二皇子的鼻子里不断往下滴着血,他觉得胸口像是有一团无形的火焰,不断的灼烧着他的身体,像是要把他燃烧殆尽。

    “慕朝雨,你做了什么?”二皇子冷冷道。

    慕朝雨轮椅在门口停了下来,“二殿下此言何意?”

    二皇子强行压制着体内的不适,眼里快要冒出火来了。

    “本殿什么意思你心里清楚。”

    他本来跟东盈袖在屋里说话,也不知怎么,两人就全都失去了理智,竟滚到一起去了。

    他是打算要娶东盈袖的,虽说只是个侧妃,可看在将军府的面子上,也要从正门抬进去。

    现在可好,他在云海寺里睡了东盈袖,还被这么多人亲眼看见。

    就算是皇上允许他娶东盈袖,最多也只是个妾室而已。

    他还指着东将军手里的军权呢。

    自己的嫡女成了别人的妾室,东将军会高兴才怪。

    军权怕是不好到手了。

    二皇子恨的咬牙切齿,明知自己是着了道,却找不到正主。

    慕朝雨微微摊开手掌,“二殿下,您该不会是在怀疑我这个废人吧。”

    没有轮椅就寸步难行,再加上他身边总会有人跟随着,他要想玩什么花样很容易就能查出来。

    二皇子身边也不是没有人跟随,可是现在出了事,他的人竟然连一个出现的也没有。

    也就是说,他的人要么是被人引走了,要么就是被对方干掉了。

    慕朝雨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罢了,更不会什么武功。

    二皇子心中一阵焦躁,鼻子一热,鲜血又接连不断的淌下来。

    “二殿下切不可乱了心思。”慕朝雨语气薄凉,“内火充盈持久不去终会损伤到元气,日后在子嗣方面怕也会有些影响……”

    二皇子嘴角抽搐两下。

    慕朝雨说的隐晦,不过这种情况下,就连余玖都能听出这话外之音。

    日后的影响……怕是要下不出崽儿来了吧。

    余玖笑的露出一排小白牙。

    看着慕朝雨怀里表情诡异的“狗崽”,二皇子只觉眼前阵阵发黑。

    就连只畜生都敢嘲笑他。

    “对了,二殿下要是来不及服药只能以别的法子泻去火气了。”慕朝雨幽幽道,同时瞥向东盈袖。

    缩在榻内侧的东盈袖禁不住打了个寒噤。

    她万万没有想到慕朝雨会当众说出这种话来,这分明就是对她的羞辱。

    慕朝雨说完了话,慢悠悠转动轮椅出了门,并让四喜反手将门关上了。

    屋里没了人,东盈袖这才壮着胆子对二皇子哭道,“二殿下,现在我们怎么办?”

    二皇子傅余元眼底一片血红,猛地扯住东盈袖的胳膊,复又将她压在身下。

    “二殿下,求您住手。”东盈袖拼命挣扎。

    然而她的那点力气在二皇子傅余元的前面毫无用处,没几下就被他攻破城池,侵、占了个彻底。

    听着屋里时不时传来压抑着的女声,余玖眨巴着兽眼,满脸的兴奋。

    明骚易躲,暗贱难防,再让你们合起伙来欺负慕朝雨,这次就成全了你们这对贱人。

    余玖正竖着耳朵听着屋内的激烈战况,忽觉风中吹过来一股野兽的气味。

    动物的本能令她一下子警觉起来,“嗖”地钻进了慕朝雨的狐裘底下。

    “吼……”院门外,一只黑色的豹子不知何时出现在那里,公主傅燕玉一手攥着牵绳,目光掠过众人的脸,最后停在了慕朝雨的身上。

    “福郡王世子?”

    “见过公主殿下。”慕朝雨在轮椅上拱手施礼。

    公主走过来,上下打量着慕朝雨。

    就在这时,她手里牵着的黑豹好像闻到了什么,猛地向慕朝雨身上扑过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