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37章 御药房假药案,躺着也中枪
    慕昭良面对着慕朝雨冰冷的目光,心中阵阵发虚。

    “大哥若是不想说便算了,再说生意上的事我也不懂,我只会制药,就算回去了也帮不上忙……”

    “不,不是这样的。”没等慕朝雨把话说完,慕昭良急急打断了他的话,“其实……”

    慕朝雨抚摸着小白狼的手微微一顿,面上却让人看不出分毫破绽。

    慕昭良把心一横。

    “其实是御药房那边出了事。”

    御药房是什么地方?

    余玖好奇的眨着眼睛,听名字好像是宫里才有的东东。

    慕朝雨眉梢微扬,“既是御药房出了事,为何母亲信上却说是府上药铺出了事。”

    “因为是咱们府上送去御药房的药材出了问题,也不知怎么,有人查出来我们送去的那批药材里有假,就连皇上都知道了,父亲被召进宫到现在仍然没有消息……”

    哦!原来是赚了黑心钱被人发现了啊。

    余玖鄙视的打量着慕昭良。

    真没想到,王府的人也会干出这种事,难道王府就这么缺钱吗?

    余玖思忖着,之前她跟在慕朝雨身边时并没有发觉福郡王府家境困难。

    竟然都把假货卖到宫里头了,也真的是没谁了。

    慕朝雨脸色冷了三分,“药铺的事以往都是由谁经手?”

    “是……父亲和我……还有二弟都有经手。”慕昭良底气明显不足。

    余玖忍不住斜眼。

    有胆子卖假货赚钱没有胆子承认,真是个孙子。

    慕朝雨沉默了片刻,“既然药材中掺了假,不管皇上如何发落都要先把御药房需要的货补上。”

    “可是,府中几处药铺的药材就算是全凑在一起也补不上这个数。”慕昭良神色沮丧。

    “为何?”慕朝雨问。

    “那些货都是父亲和二弟进的,我不知……”

    慕朝雨唇边勾起一丝冰冷的弧度:“既是父亲与二哥进的货,大哥便去寻他们拿主意。”

    “父亲进宫至今未归,母亲急的不行,四弟你时常进宫,皇上又最是看中你,你只要去跟皇上说说情,皇上一定肯给你这个面子!”慕昭良期待道。

    “大哥还真是看得起我。”慕朝雨冷冷道,“御药房里制出的药全都是要给宫里的贵人们用的,出了差错所有御药房的人都要跟着掉脑袋,你觉得皇上会单单饶了咱们福郡王府的人?朝中大臣们可都是长着眼睛的,就算皇上同意了他们都不会同意。”

    慕昭良急的站起来,“我这也是没法子,母亲说只有你才能劝说得了皇上……”

    慕朝雨身子突然晃了晃,好像支撑不住要倒下来似的。

    “四弟,你怎么了?”慕昭良吓了一跳。

    四喜忙过去扶住慕朝雨。

    慕朝雨脸色惨白的躺了下去,一边弱弱道,“大哥你也看到了,我现在这般……实在是没有力气进宫……”说着他竟捂着胸口喘息起来。

    四喜急道,“我这就去煎药,世子您先忍一忍。”

    四喜冲出门去,慕昭良站在那里手足无措。

    慕朝雨凤眸微合,像是晕过去了。

    慕昭良向着床边走了两步,像是想要查看一下慕朝雨的病情。

    “唬……”一只雪白的毛团挡在慕朝雨面前,龇着小白牙向着慕昭良发出带有威胁的咆哮。

    你再过来我就不客气了!

    余玖努力维持着她的“威风”。

    慕昭良并不怕眼前这只幼兽,他知道它是皇上赐给慕朝雨的,再加上以前慕朝雨曾暗示过他这只小兽的重要,所以他不想招惹这个小家伙。

    “四弟,你能听见我说话吗?”慕昭良低低道。

    慕朝雨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纤长的睫毛投下扇形的阴影,让人猜不透他此刻是否清醒。

    慕昭良继续道,“如果你不能进宫……其实还有个法子,我昨天进宫去打听消息时见到了通议大夫夜清欢,他说可以帮我疏通此事。”

    床上的慕朝雨仍是没有什么反应,守在他身边的余玖却是惊出一身的白毛汗。

    夜清欢!就是那个几次三番追着慕朝雨索要她的男人!

    果然,慕昭良接下去的话印证了她的猜测。

    “夜清欢说接手调查御药房案子的人有一个是二皇子一手提拔起来的,他可以去求二皇子帮忙,他也不需我们答谢于他,只是希望四弟你能割爱,把这只小白狗送给他就行。”

    说着慕昭良向余玖伸出了手,好像是准备把她捉住。

    余玖吓的毛都立了起来。

    妈呀,怎么什么事都能扯到我身上来啊,躺也中枪。

    我只是一只无辜的动物,不要把我卷到阴谋的世界来好么,宝宝还是个孩纸。

    就在慕昭良的手将要碰到她的时候,一只手从她身后伸过来,提住了她后颈。

    下一秒,她的身体落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中。

    慕朝雨凤眸微张,似乎刚清醒过来。

    “大哥还是请回吧。”完全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语气疏离而薄情。

    慕昭良尴尬极了,站在那里磨蹭半天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出去了。

    “慕朝雨,你不会真把我送给夜清欢吧?”余玖心里急的要死,小爪子搭在慕朝雨的肩上,奶声奶气地叫。

    这一次她心里真的没底。

    因为这关系到慕朝雨父亲的安危。

    一边是他的父亲,一边是皇上赏赐的宠物……

    不管是谁,相信都会选择用宠物去换父亲和家人的平安吧。

    余玖眼巴巴的瞅着慕朝雨,叫声又细又软,带着说不出的绝望。

    慕朝雨,你要真把我送人了,以后谁来护着你啊,像我这么天真“可耐”又懂事无双的宠物,世上已经不多啦!

    “想什么呢?”慕朝雨张开手掌,一下子就把她的小脑袋拢在了掌心,“你觉得我会把你送给夜清欢?”

    “嗷嗷。”余玖叫了两声,表达着她心中的不确定。

    “真是只白眼狼,我养了你这么久,你居然不相信为师。”

    为师……是什么鬼?

    余玖呆住了。

    “你既然跟着我学了辨药,以后便是我的徒弟,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身为父亲会把自己的孩子送人吗?”

    余玖茫然的睁着两眼。

    等,等一下,这是什么逻辑,为什么听上去怪怪的?

    虽然搞不懂这里面的复杂关系,不过这话听上去貌似挺有道理的。

    慕朝雨安抚下小白狼,满意的看着它依赖着自己,撒娇的用脑袋蹭着他的手。

    二皇子会帮福郡王府平案子?笑话!

    就算夜清欢真的得到了小鸠,二皇子也不会帮助福郡王府一丝一毫。

    只怕就连这次御药房假药一案,都是由二皇子幕后经手。

    慕朝雨抱着怀里的小雪球,思绪渐渐蔓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