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52章 师父真乖,他的腿真的还能走路?
    慕朝雨在床上睡了一个时辰,醒来的时候精神好了不少。

    小厮送来汤药跟饭食,慕朝雨让人在床上放了矮桌,与余玖在床上用饭。

    余玖看着面前的小碗,总觉得此情此景似曾相识。

    在她还是只狼崽子的时候,每天吃饭时也是这般,她坐在慕朝雨的身边,桌上有她的碗……

    在他身边时,他真的从没把她单纯的当成一只动物来对待。

    慕朝雨只吃了半碗清淡的米粥便放了筷子。

    余玖诧异的看过去。

    慕朝雨的食量真的是少的可怕。

    “你的饭不够了?”慕朝雨却误会了她的意思。

    “你只吃了半碗。”余玖提醒他。

    “已经不觉得饿了。”慕朝雨淡淡道。

    听了这话余玖竟有些无语,原来这人吃饭的标准是“不饿”就行。

    “不行,这碗都要吃掉!”余玖强行把筷子塞到慕朝雨的手里,“只有多吃些身上的伤才能好的快。”

    慕朝雨蹙着眉,一副为难的表情。

    余玖佯装看不见,给他往碗里夹菜,“多吃点,还有这个……这个也要吃……”

    不一会功夫,慕朝雨的碗里就堆起一座小山。

    慕朝雨苦着脸,眼里却带了丝笑意。

    “多吃些,好好休息,身体才能棒棒的。”余玖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望着他。

    满怀着期待的目光就像带着温度,烫得慕朝雨心头一跳。

    拿起筷子,慕朝雨慢条斯理的重新开始吃饭,虽然吃的速度堪比乌龟爬,余玖在边上看着都快睡着了,不过那一碗饭,真的全都被他吃下去了。

    “这样才对嘛,师父真乖。”余玖看着空碗心花怒放,笑的眼睛都弯成了月牙。

    慕朝雨放下筷子,转头似乎不屑于她的幼稚。

    好在屋里没什么人伺候,所以没人注意到他一侧耳朵后面泛起可疑的微红。

    饭后喝完了药,慕朝雨侧卧在床上,由余玖帮他换药。

    背后的伤口一直也没有好好处理过,在村里时,余玖只能帮他简单的包扎,连刀伤药都没有。

    现在手上有了好药,余玖重新帮他处置伤口,将伤口附近坏死的部分去除。

    “疼吗?”余玖每隔一会就要问他一次。

    慕朝雨摇头,不过从他肌肉的紧绷程度上猜测,应该是疼的吧。

    没有麻药,余玖也没有法子。

    不过她处理外伤的手艺还是不错的,她熟练的动作几次都引得慕朝雨转回头来,望向她的目光里除了惊讶外还带着赞赏。

    余玖却有些紧张。

    她很怕慕朝雨会问她这些是在哪学的。

    他只教过她辨药,没可能一只狼崽天生就懂得医术的。

    众多借口在她的脑海中一一划过,还没等她决定要用哪一个,慕朝雨吐出一句,“手法不错。”

    便再也不去注意她了。

    余玖暗暗松了口气。

    这时外面进来了一个小厮,送来了余玖的衣裳。

    六、七岁女孩子的衣裙全都是艳丽的色彩,上面绣着宝花纹的图案,刻丝夹袄也都是用的上等的料子。

    一看便知杨瀚庭这家伙是用了心思的。

    慕朝雨看着那些衣裙,目光忽闪。

    “以后送来的成衣颜色素净些,再让杨瀚庭帮她定制一身狐裘……拿笔来。”说着他坐起来,示意小厮取来纸笔。

    余玖看着慕朝雨伏案在纸上画了一阵,然后把纸交给小厮。

    小厮在看到纸上画着的图样时禁不住笑了起来,“世子画的真好,这样的款式日后怕是要在京城里流行了。”

    慕朝雨毫不在意,由着小厮把图样拿走了。

    余玖非常好奇慕朝雨刚才画了什么图样,想要问他,慕朝雨却闭目养神,不再理她了。

    余玖这副样子又是个见不得人的,只好老实的陪在他身边。

    一连数日,余玖都是在慕朝雨的屋里度过的,憋闷的她想要挠墙。

    慕朝雨倒是很安份,没有再逞强的到处走,除了饭后会坐着轮椅在屋里转几圈外,其余的时间都窝在床上。

    渐渐的,余玖有些摸清了慕朝雨的脾气。

    他并不是因为食量小才吃的少,而是他不想因为自己而去麻烦别人。

    包括去净房也是,他能自己去就绝不会要余玖帮忙。

    就连晚上也不会用夜壶,宁可折腾小半个时辰,重新穿了衣裳,拄着拐杖下床,也不会喊小厮进来服侍。

    余玖嘟着嘴巴,拉长了脸。

    慕朝雨回到床上时见到的就是这么一番光景。

    小鸠趴在他的枕头上,雪白的胳膊支着,托着小下巴,嘟着嘴巴,一副不满的样子。

    “吵醒你了?”慕朝雨放下拐杖,重新脱去外面的袍子。

    余玖决定,还是跟他把话挑明的好。

    “师父,你不喜欢被人照顾吗?”

    慕朝雨解腰带的手一滞,“你想说什么?”

    “你的腿为什么不能走路了?”余玖看向他的腿。

    因为长年不走路,他的腿看上去非常瘦弱,不过却不像是没有知觉的样子。

    慕朝雨脱去外衣裳,紧贴着她躺了下去。

    热呼呼的感觉立即将他包围了,舒服的他长舒了口气。

    以前半夜起夜,等他回来时被窝里早就凉透了,他就是再躺一个时辰也不会捂暖自己。

    现在有了这么个小东西,真是他的幸运。

    “说了你也不懂。”慕朝雨单手伸过去,将她拉到身边,一手顺着她头顶的耳朵。

    毛茸茸的耳朵立时顺着他抚摸的力道耷拉下去,俯贴着,乖顺极了。

    “你说了我才能懂啊。”余玖不服气道,“我虽然不知道你们福郡王府是怎么回事,不过我却知道,要是你连自己的身体都不能左右,更别说左右你自己的命运了。”

    慕朝雨抚摸着她的手停在了半空。

    余玖觉得这话对他有些触动,于是接着道,“你平时吃的那么少,怎么可能会养好身体,就算是治不好病,至少你的身体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差,身体好了再多些练习,说不定你的腿还能走呢。”

    还能走……

    慕朝雨只觉呼吸凝滞,心口闷的发疼。

    不过他知道这不是发病的征兆,而是因为那隐藏在心中的期盼。

    他还未及冠,便日日与死亡的影子相伴。

    外人只看到他冷漠淡然的一面,无人知晓他心中的绝望与不甘。

    他想起小鸠还是小白狼的时候,曾赶走的白色“鬼影”,也许正是从那时起,他就认定了这个小家伙是他的福星。

    也许……有她陪在身边,他真的能够重新恢复行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