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53章 慕朝雨居然是个混血
    半月后,杨瀚庭再次造访。

    这次他除了送来了大量的药材外,还带来了给余玖定制的成衣。

    衣裳送到屋里来时余玖看到那件雪白的狐裘时,惊的半晌说不出话来。

    白色的狐裘兜帽上带着一对尖尖的耳朵,就跟她的耳朵一样。

    “穿上看看合不合身。”慕朝雨吩咐道。

    穿上雪白的狐裘,余玖感觉自己就像个蓬松的毛球球,特别是她戴上帽子后,完美的将耳朵遮了起来。

    慕朝雨满意的端详着她,并亲手检查了一番她的帽子。

    “等以后其他人习惯了这种式样,你再露出这对耳朵来她们就不会觉得奇怪了。”

    听了这话余玖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没想到慕朝雨居然会为她打算的这么远,不过如此“前卫”的衣裳真的是要有相当的头脑和胆识才能想的到。

    不得不承认,慕朝雨真的是有过人之处。

    慕朝雨又让她试了其他几件衣裳,最后选定了两套稍薄的大氅,也是带着兜帽,可以将她的头罩起来,藏起她的狼耳朵。

    杨瀚庭进来时,余玖刚刚换上新衣裳,正在帮慕朝雨凉药。

    “衣裳做的不错,再按这个式样多送几套来。”慕朝雨对着刚刚进门的杨瀚庭道。

    杨瀚庭愣了愣,看向余玖的目光中不由得多带了些探究之色。

    “福郡王府最近可有什么新消息?”慕朝雨问。

    杨瀚庭坐下来,从余玖的手里接过茶盏,“皇上急着催你父亲把皇室定的那批药交上去。”

    慕朝雨唇边扬起不屑。

    那些药全都是他经手的,除了他,没有任何人能配得出皇上需要的药物。

    “我父亲怕是到处在寻那些药方子吧?正好有借口搜查我的院子。”

    杨瀚庭笑起来,“真让你猜对了,不过你父亲没敢直接让人搜,对外只说你失踪,怕会耽误了皇室的这批药,所以想先请皇上册封了新的福郡王世子,待把你寻回,直接让你继承福郡王的位子。”

    余玖端着药碗过来,听到这话不由得撇了撇嘴。

    那帮人明摆着就是当慕朝雨死了,拿这话来搪塞外人的嘴罢了。

    “他们最想要的,只是我制药的配方,不过就算他们把我的小院翻个底朝天,也是找不到他们想要的东西的。”慕朝雨接过余玖递过去的药碗,一饮而尽。

    余玖见他喝光了药,连忙递过去装着糖果蜜饯的果盘。

    慕朝雨没接,以目示意。

    余玖只好从果盘里捡了颗李子蜜饯喂过去。

    杨瀚庭见慕朝雨张口坦然的接了,惊的目瞪口呆。

    慕朝雨什么时候这么会享受了,所有人都知道福郡王世子是个难伺候的主儿,平时别说是替他端茶倒水了,就连他在屋里时都不让人贴身服侍。

    可是他这次来却是听小厮说,慕朝雨一直都跟这个小丫头住在一起,同吃同睡。

    杨瀚庭忍不住朝余玖的两腿间看过去。

    余玖正忙活着把慕朝雨需要的药油取过来,并没有注意到有人在盯着她看。

    “砰”的一声,慕朝雨手里的茶盏重重放到了桌子上。

    杨瀚庭和余玖全都吓了一跳。

    余玖茫然的看过来,不明所以。

    杨瀚庭却是红了脸,清咳了声,以掩饰他心中的尴尬。

    刚才他在想什么啊,盯着个黄毛丫头看不说,居然还会以为她跟慕朝雨之间有什么……

    “杨瀚庭,你是不是觉得眼珠子没地方放了?”慕朝雨一字一顿,语气冷漠的有些瘆人。

    杨瀚庭背后一凉,讪笑道,“你别开玩笑了,我刚才不过是走了个神。”

    慕朝雨冷着张脸,整个人就像块冰雕。

    杨瀚庭连忙岔开话题:“你准备在这里住多久?你要是再不回去,只怕你父亲真要给你准备牌位了。”

    “不急。”慕朝雨悠悠道,“皇上不会马上就同意册封新的郡王世子,所以我还要在外面住些时日,有些事以前我不说并不代表我不知道,既是想要好好的活下去,我总要准备的充分一些才是。”

    杨瀚庭露出惊讶的表情:“我的耳朵不会是出了问题吧?你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好好的活下去?

    这话可不像是慕朝雨的风格。

    慕朝雨横了他一眼,却没有反驳杨瀚庭的话。

    余玖这时拿了药油过来,乖巧的蹲下来挽起慕朝雨的裤角。

    “这是……做什么?”杨瀚庭不解道。

    他越发觉得这个小丫头不同寻常了,以前别说那些下人过来触碰慕朝雨,就连伸手搀扶,慕朝雨也是不许的。

    可是现在这个小丫头片子居然当着他的面,挽起慕朝雨的裤腿,慕朝雨竟连一点反应也没有。

    “按摩呀。”余玖头也不抬道,她把药油倒在掌心,然后擦在慕朝雨的腿上。

    杨瀚庭惊讶于慕朝雨当着他的面,连避讳的意思都没有。

    “你,你……”杨瀚庭结结巴巴的,“慕朝雨,你真的没事吗,还是让人掉了包,换成了个假的!”

    慕朝雨和余玖同时抬头看向他,虽然嘴上没说什么,那眼神却是不约而同的露出了他们此刻的心声:你是个傻子吗?

    杨瀚庭以掌扶额。

    等一下,一定是他最近太累了,出现了幻觉。

    慕朝雨坐在那里任由小鸠帮他用药油按摩腿部,一边跟杨瀚庭把剩下的事情全都交代清楚。

    他注意到小鸠一直低着头,就算她头上罩着兜帽,可还是不怎么敢抬头,动作显得有些生硬。

    不过在他们说话的时候,他看到她的兜帽时不时晃动着。

    他知道那是她在注意听他们说话,耳朵立起来时造成的晃动。

    “小鸠,你想知道我的事情吗?”在杨瀚庭走后,慕朝雨拉住她的手,让她坐到了自己的腿上。

    余玖生怕会坐坏了他的腿,虚浮着不敢坐实。

    “你的什么事?”

    “所有的一切。”慕朝雨的凤眸亮闪闪的,卷翘的睫毛就像浓密的小扇子,余玖不禁看的呆了眼。

    她下意识的伸手去触碰那睫毛。

    这家伙的样貌生的真是好,就算因病白了头,可这丝毫没有折损他的容貌,反而令他多了几分仙气。

    哎,对了,慕朝雨与他的几个哥哥生的并不相像,看来他的生母应该是个绝色美人了。

    “我的生母,只是父亲的一个妾室。”慕朝雨仿佛猜到她心中所想,悠悠道,“她是由皇帝赏赐给父亲的。”

    余玖惊讶不已,“你的母亲难道是宫里的宫女?”

    “不,她是南越国从一批敌国的俘虏中选出来的,因为她姿色过人,所以由皇上分赏给下面的臣子。”

    余玖听了直了眼。

    没想到慕朝雨居然还是个混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