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74章 病娇世子恼了,诅咒无解
    余玖不知不觉间沉浸在以前的记忆当中,手里握着筷子,半天停在空中。

    就在她走神的功夫,忽见眼前多了一双筷子,夹着一块肉放进了她的碗里。

    余玖抬头,只见慕朝雨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在想什么?”

    余玖勉强的笑了笑,“没有。”低头,一个劲的塞饭进嘴里。

    在那个世界,她的身边早就没有什么家人了,唯一支撑她的就是当初的那个做医生的梦想,虽然她在医科大学里的成绩并不出色……

    又一块肉夹进了她的碗里。

    余玖愣了愣。

    慕朝雨还在看她,凤眸低垂,看不清他眼底的神色。

    “师父你也吃啊。”余玖略有心虚的给慕朝雨也夹了块肉。

    慕朝雨看了看小鸠夹过来的肉,抿了抿嘴。

    这丫头没有用公筷,她是用自己的筷子给他夹的。

    漠尘幸灾乐祸的挑眉看着慕朝雨。

    让他意外的是慕朝雨只迟疑了片刻就把肉吃进了嘴里。

    “哟?”漠尘睁大了眼睛。

    “吃不吃,不吃滚出去。”慕朝雨冷冷警告某人。

    漠尘既也不恼,“我以为你不吃肉的。”

    听了这话余玖却是愣住了。

    回想起来,她跟着慕朝雨一起用饭的时候,确实从来没见他吃过什么荤的菜,配菜里就是有肉一般也不见他夹。

    他最常用的都是些清淡的粥饭或是青菜之类。

    “师父,你不吃肉吗?”余玖故意摆出孩子般的天真。

    “没有。”慕朝雨否认。

    “小鸠你真的不懂?他是怕吃肉多了……”漠尘话音未落,忽见慕朝雨变了脸色,筷子往桌上重重一拍。

    余玖吓了一跳。

    慕朝雨鲜有发火的时候,就是他生气了,也不过是冷冰冰的,或是保持沉默。

    余玖一对眼珠子瞪的老大,一会看向慕朝雨,一会看向漠尘。

    气氛不对劲啊,貌似有内情。

    漠尘并不惧怕慕朝雨,仍在嗤嗤的笑。

    慕朝雨放下碗,艰难的站起来。

    余玖见慕朝雨要走的样子,也没法子再吃下去了,只好跟着起来去扶他。

    慕朝雨胳膊轻甩,似乎是不想让她搀扶,不过身边小家伙的动作很坚定,而且从开始用饭时起,她根本没吃多少,这时候却连一句抱怨都没有,就要陪他走。

    慕朝雨脚步迟疑了一下。

    “师父,你要回马车上吗?”童音脆生生的,语气里的关心完全是发自内心。

    她明明没有吃饱,而且刚才见她似有心事。

    “你喜欢吃什么,一会让漠尘去打包带走。”慕朝雨丢下一句,出了门。

    余玖陪着慕朝雨下了楼,漠尘虽然看上去不着调却也跟了上来,真的带着打包的饭食。

    余玖先把慕朝雨送上马车,返身悄悄向漠尘招手,“师父刚才为什么生气,你把没说完的话说完啊。”

    话说一半最让人闹心了,不上不下的,余玖心里就像猫抓似的。

    “你想知道?”漠尘咧嘴笑。

    点头点头。

    漠尘像是忍着笑,向她招了招手。

    余玖凑过去……

    “因为慕朝雨这家伙最爱干净,嫌弃净桶之类的物件,吃肉太多的话解手困难……”

    余玖呆住了。

    居然是因为这么……尴尬的原困,难怪慕朝雨刚才会发火。

    余玖想笑又不敢笑。

    这时候她要是笑了,只怕被慕朝雨听见了会误以为她在笑话他。

    不行不行,死也不能笑出来!

    余玖死死咬着牙根。

    漠尘那货却没有丝毫自觉,哈哈哈大笑出声。

    遇到猪队友是什么样的感觉,此刻余玖体会到了。

    你妹啊,不能等我进马车以后你在笑吗,你笑的这么大声是怕慕朝雨听不见吗。

    不行,必须要快点离开。

    余玖飞快转身,掀起车帘。

    呃……为何感觉车厢里好冷。

    咻!冷风吹过的感脚,真是爽透了!

    余玖哆嗦着,看着坐在车厢里,冷着脸的某个少年。

    车外是严寒隆冬,车内,是隆冬严寒。

    余玖觉得这一路上,自己都快被冻透了。

    “狮虎……”她觉得嘴巴僵了。

    慕朝雨垂着凤眸,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

    余玖看着他这样子又是觉得好笑,又有些心疼。

    慕朝雨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行动不便,他又不想麻烦别人伺候。

    “狮虎,等回去了,每天晚上我帮你揉肚子,好不好?”余玖小声询问。

    她知道如果现在不能想办法攻破慕朝雨坚硬的“外壁”,等回去后,他就会把自己“冰封”起来,到时想再套近乎就更难了。

    “好不好嘛?”乌溜溜的杏眼亮闪闪的,童音又软又酥,就像打翻了蜜罐子。

    艾玛,果然是萝莉有三宝,声娇、体柔、易推倒。

    就连她自己都觉得快要爱上自己了,她就不信慕朝雨会不心动。

    在他眼里,她还是个孩子,却像个小大人一般的向他承诺着,要照顾他。

    慕朝雨脸上没什么表情,却是悄悄的吸了口气。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在迁怒,明明错的不她,是他自己的心先乱了,觉得自尊受到了打击。

    他不想让自己的狼狈被别人看到,没想到她却说出这么一句。

    慕朝雨别过头看向窗外。

    小鸠的脑袋凑了过来,紧贴着他。

    他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不动,然而从小鸠身上传递过来的温暖却越来越多,多到足以化开车厢里沉闷的气氛,冰封的温度。

    福郡王府。

    慕昭良去了后宅,见了荆氏,把卖铺子的事情说了一遍。

    荆氏听说收购铺子的是个不明人家的小少爷,有些不安。

    “他们定金都付了,就算反悔了我们也不怕。”慕昭良安慰母亲道。

    一千两银子可不是个小数目。

    慕昭良又把对方想要铺子里伙计跟掌柜的事说了。

    生意上的事荆氏做不了主,只好让慕昭良去找他父亲商议。

    慕昭良临出门前荆氏又叫住他,“你父亲明日就要向宫里递折子,请封新的世子,你虽然天分不及朝雨,但却是最老实的,我也最放心你,为何你却总是推脱,难不成你真不在乎让你二弟当世子吗?”

    慕昭良笑了笑,“母亲,我自己有多少本事自己心里清楚,就算是册封了世子也学不会制药,二弟比我有能耐,不如让他试试。”

    荆氏皱着眉头,“你是不是还是在担心诅咒之事?”

    慕昭良摆了摆手,“既然父亲都说了有法子,我相信父亲,不过我真的不适合做世子,还是让二弟来做吧,以后府里的生意全由我打理就是了。”

    说罢他出门去寻父亲去了。

    刚出门慕昭良就撞上了自己的夫人柳氏。

    柳氏急急拉住他:“听说父亲要让二弟当世子,你难道就不为以后咱们的孩子想想,二弟当了世子还能有咱们的好?”

    慕昭良一把捂住柳氏的嘴。

    柳氏还想说下去,慕昭良向她使了个眼色。

    两人来到无人处,慕昭良这才松了手,“你真以为父亲说诅咒之事不用担心,就真的不用担心了?”

    柳氏愣在那里,“可是父亲不是说……”

    “他若是真有解决的法子为何不给自己请封?”慕昭良目光阴郁,“咱们府历代的郡王与世子夭折了多少,你又不是不知道……这诅咒……无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