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100章 狐狸世子上线,大哥纳妾?
    余玖躲在回廊的柱子后面,看着慕昭良怒冲冲进了屋。

    她悄悄凑到窗户外,兜帽里的狼耳朵竖起来,仔细的听着里面的动静。

    四喜进屋通禀后退出来,正好看到这一幕。

    他故意咳了声。

    余玖头也不抬,仍然凑在窗户外听着。

    四喜气的不行。

    屋内,慕昭良的声音忽高忽低,听上去真的是火气很大的样子。

    “四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竟看不得我好……你说,银票的事是不是你做的?”

    余玖有些心虚。

    这事是魔物羊做的,虽然看着慕昭良倒霉被骂她很痛快,然而出了事,这帮人最先要找的就是慕朝雨的麻烦。

    “大哥觉得是我做的?”

    “不是你还有谁!”

    “既然大哥觉得是我,那便是吧。”

    “你……”慕昭良气的直哆嗦,“父亲今天差点把家法搬出来,要不是母亲说情,父亲真就要打得我起不来床,慕朝雨,我们兄弟一场,我自认没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我替府上打理生意,药铺只要进了好药我都会先选出一份来给你送过来……我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这么坑我!”

    慕昭良越说越激动,慕朝雨却始终面无表情,湖水般深邃的眸子泛不起半点涟漪。

    “大哥说完了?”

    “完了……”

    “门在后面,大哥请自便。”

    “你!”慕昭良捏着拳头,“慕朝雨,你还有没有良心?”

    听到这话,慕朝雨轻笑一声。

    “原来大哥也知道人有良心。”

    “你,你什么意思?”

    “大哥觉得我需要在背后设计害你吗?”慕朝雨直视着他,质问道:“大哥被父亲责罚,对我有什么好处?”

    “这……”慕昭良愣在那里。

    慕朝雨说的不错,就算他被父亲责罚,慕朝雨也从中得不到任何好处。

    “可你今天向父亲提出,要让我的长子慕善元到你这里学制药,你是何居心?”

    “那不正是大哥你想要的吗,难道我猜的不对?”慕朝雨支起手肘,修长的手指撑着额角,“还是说大哥原本就对福郡王世子的位子不屑一顾?”

    慕昭良沉默了。

    但凡福郡王府的人,哪有不对世子之位生有奢望,但是这个必死的诅咒却让人们望而却步。

    “我是让慕善元来跟我学制药不假,但最终谁会接替世子之位还要另说,难道大哥不知道皇上最看重的是什么,还是你以为福郡王府没了制药之术,皇上还会留着福郡王的位子?

    慕昭良呼吸急促。

    “世子,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不会制药,皇上就……”

    “福郡王府便没有存在的必要。”

    慕昭良头上冷汗当时就下来了。

    原来他和父亲全都想差了,他们本以为没了慕朝雨皇上便会册封新的郡王世子。

    可是慕朝雨却彻底给他浇了一瓢凉水。

    “我们福郡王府说到底也不过是皇上手下的一枚棋子罢了。”慕朝雨冷笑,“大哥还不如让你的嫡子学会制药,到时让庶子来继承世子之位。”

    慕昭良表情僵硬,“我……我没有庶子。”

    “大哥总会有法子,不是吗?”

    窗外,余玖在心里默默替慕昭良点了柱香。

    狐狸师父上线,谁与争锋?

    房门被人猛地推开,慕昭良跌跌撞撞的冲出门来,推开准备搀扶他的四喜,头也不回的离开小院。

    “小咩咩!”余玖趁四周无人,低声轻唤。

    卷毛羊不知从哪里跑了过来。

    “小鸠叫我咩?”

    “你去盯着慕昭良,看他回去准备做什么?”

    魔物羊身体抖了抖,化成一道绿色的光点,嗖地飞走了。

    慕昭良一口气奔回自己的院子。

    柳氏守在门口巴巴的等着。

    “你可算是回来了,你跟四弟吵起来了?”

    慕昭良闷头不吭声,进了屋,把所有丫鬟全都打发出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跟四弟真的吵起来了?是不是他又发病了?”柳氏急急催问。

    慕昭良摇头:“明天就让善元去四弟院子学习制药。”

    柳氏眼睛先是一亮,而后又担忧道,“善元是你的嫡子,咱们就这么一个儿子,诅咒怎么办……”

    慕昭良表情异常坚定,“我只说让善元去学习制药,没说一定要让他继承世子之位。”

    柳氏蒙了,“你的意思是……”

    慕昭良幽幽道:“我们可以让庶子继承世子之位。”

    柳氏当时就白了脸,“你哪来的庶子!”

    “可以生嘛。”慕昭良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心里不会痛快,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我想了很多,只有这个办法最适合,四弟也是庶出,我想当初父亲一定也是处于这个考虑才选中了他吧。”

    柳氏只觉得心里像是浸着块冰。

    慕昭良想要庶出的子嗣,势必就要纳妾。

    虽说福郡王府高门大户,纳几房妾室不成问题,可是慕昭良从娶她进门就一直本本分分的。

    她还有些庆幸,自己找了个好男人。

    “真的没有别的办法吗?”柳氏期期艾艾的问。

    慕昭良摇头。

    “容我想一想。”柳氏结结巴巴道。

    “你要是觉得难过,此事就交给我吧。”慕昭良站起身。

    “你要去哪?”柳氏想要捉住他的袖子。

    “事不宜迟,我去想想办法,你放心,我会寻些身份家世干净的。”

    慕昭良离了院子。

    柳氏心里就像开了锅,一晚上都没合眼。

    她心心念着的世子之位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要到手了,然而她却发现,自己居然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余玖听魔物羊说了慕昭良连夜出府不归的消息,止不住的撇嘴。

    费什么劲出府啊,他们院里就有个现成的。

    余玖一个劲的鼓着腮帮子。

    慕朝雨伏案抄写药方,余光却把她脸上的表情看了个清清楚楚。

    “医书都看完了?”慕朝雨提了几个问题。

    余玖一个也答不上来。

    “就你这样的以后给人开药方还不得把人治死了?”慕朝雨训斥道。

    “我是外科大夫,又不是中医。”余玖嘟囔着。

    慕朝雨皱了皱眉:“什么中医?”

    “没什么,没什么。”余玖捂住嘴。

    在这个世界可没什么西医之说。

    “我是在想,师父的大哥为什么不把晨雨娶回去。”

    慕朝雨拿着笔的手微微一滞。

    “你看到什么了?”

    “该看的不该看的全看到啦!”余玖想起当日看到的慕昭良和丫鬟晨雨在野外火辣“直播”,兴奋的小脸通红。

    慕朝雨却黑了脸。

    因为他想起了某只小狼曾骑在他的枕头上,做出“猥琐”动作的一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