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109章 呛了洗澡水,师父你为什么这么溜?
    余玖离开鬼王回到正屋时发现屋里黑漆漆的。

    怎么没有点灯?

    这个时候……慕朝雨应该不会睡觉,看时间还早。

    余玖心里咯噔一下。

    莫不是他又发病了?

    推门进屋,她一眼就看到慕朝雨躺在床上。

    屋里再黑,她那双小白狼的眼睛却看的很清楚。

    慕朝雨脸朝里侧躺着,身上只搭着条毯子。

    “慕朝雨,你不舒服吗?”她伸手想要去推他的身子。

    慕朝雨胳膊一扬,正好把她的手挡开了。

    “你没事吧?”余玖紧张的盯着他的脸。

    看他气色没什么变化,呼吸也正常。

    侧过头她想要贴在他胸口听他的心跳。

    慕朝雨却往床里挪了挪,避开了她。

    余玖一头雾水。

    他这样子……好像在生气?

    “慕朝雨,谁惹你生气了,你说出来,我帮你教训他们去。”余玖挽起袖子,“你说,我帮你出气!”

    “要是真的有人气我……等你回来为师早就被人气死了。”慕朝雨缓缓坐起来,眉头蹙着,嫌弃的皱了皱鼻子。

    “随便叫为师的名讳,还弄的一身酒味回来。”

    酒味?

    余玖像狗似闻着自己的衣裳。

    没有吧,她又没有喝酒,鬼王倒是喝了不少,可能是沾上了些气味。

    暗暗撇嘴。

    慕朝雨这鼻子也太娇气了,连她这正宗的“犬类”都没有嫌弃这味道,他却挑起了毛病。

    “去洗干净了再上床。”慕朝雨正色道。

    余玖“哦”的一声,她并没觉得这味道有多难闻,慢悠悠往净房走,忽听身后传来一句:“洗不干净你就不用回来了,门外有备好的狗窝。”

    余玖苦着小脸。

    他究竟是有多嫌弃她啊,连狗窝都搬出来了。

    以前她是小白狼的时候还勉强能在里面将就一晚,可是她现在是个大活人啊!虽说还长着尾巴和狼耳朵。

    让这样可爱又懂事的她在狗窝里蹲着,慕朝雨,你的心不会疼吗?

    余玖生无可恋的耷拉着一对毛茸茸的狼耳朵,无精打采的进了净房。

    她喜欢用大池子泡澡,跳进去后水能全部把她淹没,泡的极舒服。

    她一边泡着一边思量着晚上跟鬼王他们说的那些话。

    冥府的事她打听到不少,没想到好不容易收了两个魔物,却都是失去法力的。

    而且要想恢复他们的法力也很困难,虽然鬼王没有告诉她要如何做,不过听他话里的意思非常之难,弄不好还有丢掉性命的危险。

    所以她也没敢再问下去。

    她还想平平安安的回到原来的世界呢,要是死在这里就什么都没有了。

    回去的话也不知道慕朝雨教给她的那些配药的方子能不能用……

    她胡思乱想着,一边抬脚撩着水花。

    虽说在这个世界她遇到了种种危险,但也结识了很多有意思的人,回去后就再也看不到他们了。

    她会重新做回那个心怀梦想,努力读书的学生。

    再也看不到慕朝雨的话……还真的是有些遗憾呢。

    雪白的脚丫停在了半空。

    像他那么帅的男子,就是在现代也很少见,现代如果真有那样的人存在,遇到的话对方也绝对不会理会她的吧。

    啧啧,她只是个普通人,根本配不上他啊。

    “在想什么,洗了这么久也不出来。”慕朝雨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余玖吓了一跳。

    慕朝雨什么时候进来了!

    脚丫子一扬,余玖脑袋一下子沉到了水里。

    咕噜……咕噜……

    慕朝雨也没想到小家伙会整个沉下去,几步来到池子跟前,俯身就把小家伙捞了起来。

    “咳咳咳!”余玖被呛了好几口洗澡水,憋的脸都紫了。

    慕朝雨用手指在她胸口某处穴位按了下去。

    余玖觉得嗓子眼一热,“哇”地吐出口水来。

    艾玛,差点就嗝屁了。

    余玖咳了半天,眼泪都出来了。

    “师父,你怎么进来也不提前说一声。”余玖可怜兮兮的用双手抱住自己。

    刚才慕朝雨按在自己胸口的那一下太重,现在还有点隐隐作痛。

    “你洗了这么久也不出来,还以为你睡觉了。”慕朝雨淡淡道,同时扯过块浴布来把她裹住了。

    “等,等一下!”余玖见对方没有放她下地的意思,急的叫起来。

    “又怎么了?”

    “狮虎,你还是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走。”余玖紧张的舌头都不灵便了,慕朝雨的腿才恢复,现在又要抱着她,要是累坏了可怎么整,到时后悔都来不及。

    “你看不起为师?”慕朝雨眼底泛起淡淡的冷意。

    “没没没……我怎么敢。”

    慕朝雨抱起她,慢慢走回内室。

    短短的数十步的距离,余玖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

    直到慕朝雨走到床边,她一跃从他的怀里跳了出去,一咕噜上了床。

    “你的腿没事吧?心口疼不疼?有没有晕的感觉……”一连串的问话让慕朝雨黑了脸。

    以前他是有多脆弱,才让这个小家伙反把他当成“孩子”似的护着,不,比“孩子”还要小心,就像他是个瓷器做的物件,生怕动一动就会碎了。

    “为师无事。”慕朝雨在床边坐下,面上虽然看上去毫无波动,与平日一样冷淡从容,可是他抓着浴布的手指却显出可疑的苍白。

    “身上还是湿的就上床,也不怕湿了被子。”慕朝雨向她伸出空着的手,“过来。”

    余玖整个人掉进池子里,就连狼耳朵里都进了水,因为不舒服,她一个劲的用手抓挠。

    “我自己来……”

    “你能擦得干?”慕朝雨扬起一侧眉梢。

    “当然能!”余玖伸出白嫩嫩的小胳膊去抓慕朝雨手里的浴布,可是慕朝雨抓着另一端不松手。

    “放手啊,我自己能行!”余玖急了,她又不是真的孩子,实在是无法接受由他人来帮她擦身的现实。

    “以前都是你替为师擦身,难道为师就这么没用,连给你擦个毛都不行?”慕朝雨语气幽幽,再配上他那张苍白的近乎于透明的俊脸,哀伤的双眸……

    啊啊啊,老夫的少女心!

    慕朝雨,你真的是一个不谙世事的骚年吗,为什么你撩妹子的技术这么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