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120章 婚宴请柬,失去的信任回不来
    慕朝雨看了眼桌上的木盆。

    眨眼功夫,半盆的螃蟹已经被漠尘“消灭”了一半。

    “你再不快点,一会就真的只剩下螃蟹壳了。”慕朝雨提醒道。

    余玖惊呼一声:“漠尘,你慢点吃。”

    “急什么……吃不饱的话厨房的锅里还有蒸红薯。”漠尘嘴里嚼着螃蟹含糊道。

    杨瀚庭横着眼睛一脸不屑,“吃吃吃,你就知道吃。”

    漠尘也不理他,继续埋头跟食物战斗。

    余玖也坐下来,跟漠尘一起分享美食。

    反正有慕朝雨在,她着的什么急啊。

    不一会功夫,小舍儿带着两个人进了院。

    一个是福郡王府的管事,另一个则是四喜。

    两个进来先是向慕朝雨行了礼。

    “世子,大夫人请您回去。”四喜最先开口道,一旁管事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显然这是他们在来之前就商量好的,由四喜先开口。

    余玖一边吃一边偷眼打量四喜。

    四喜是慕朝雨身边唯一的小厮,按说他是慕朝雨身边最得力的,但是自从慕朝雨死里逃生回去后,却对四喜疏远起来,甚至还带着明显的不信任。

    四喜表现的很委屈。

    有时余玖甚至也会怀疑,是不是慕朝雨太过紧张了,四喜的表现一直都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慕朝雨似乎注意到小鸠投过来的目光,转头看了她一眼。

    余玖马上低头,避开了他探究的眼神。

    “要我回去做甚?”慕朝雨冷冷的问。

    “二皇子殿下大婚,下了帖子。”

    慕朝雨和杨瀚庭同时一愣。

    “谁大婚?”杨瀚庭似乎想要笑出声来。

    “不知二殿下是要与谁成婚?”慕朝雨蹙着眉头,“皇上给二殿下赐婚了,我为何不知?”慕朝雨看向杨瀚庭。

    杨瀚庭强行掩饰着笑,“没有没有,我一直都在朝中,一点风声也没有听见,更没听说皇上给二殿下赐婚了。”

    慕朝雨和杨瀚庭全都在装糊涂。

    余玖心中好笑。

    二皇子傅余元要娶的是东将军府的东盈袖,确切的说不是娶,而是纳!

    一个妾室连穿大红嫁衣的资格都没有。

    “二殿下要娶的是东将军府的嫡出小姐,皇上封了县主的……”

    “哦!原来是她啊!”杨瀚庭一拍桌子,“原来是慕朝雨不要的破货。”

    此言一出,管事和四喜全都尴尬了。

    东盈袖好歹曾是慕朝雨的未婚妻,现在被别人叫做“破货”一时还有些不习惯。

    不过慕朝雨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管事和四喜都拿不准主意,不知他们世子是个什么样的心情。

    “原来二殿下是要纳妾。”慕朝雨淡淡道,“就按着府里的规矩,送一份贺礼去便是。”

    四喜为难道,“这样……怕是不妥吧?”

    “如何不妥?”

    “东小姐原先跟您……”四喜支支吾吾,“大夫人的意思是,东将军府与咱们也算是有交情,不好连个面都不露。”

    慕朝雨沉默半晌,“知道了,我会安排。”

    余玖非常意外,“师父,你真的要去参加二皇子的婚礼?”

    慕朝雨淡然颔首,“不过是露个面而已。”

    余玖撅着嘴,“会不会有危险啊?”

    杨瀚庭笑起来,“慕朝雨,你这徒弟胆子也太小了,你走到哪里都能遇上危险不成?”

    余玖向着杨瀚庭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哼,你懂什么,慕朝雨的命金贵着呢,你都不知道姐为了保护他吃了多少苦,嘤嘤嘤……说出来全都是眼泪啊。

    余玖正苦着脸,忽觉头顶一重,慕朝雨的手落了下来。

    “到时我自有安排,不会有事。”

    “哦。”既然他说会有安排,那就不会是毫无准备。

    余玖放下心来。

    四喜看到慕朝雨抚摸着小鸠姑娘的头,目光闪了闪。

    “对了,大夫人还问起世子院里丫鬟晨雨的事。”

    “她死了?”

    “没,不过世子让人把她抬到大少爷院里,少夫人很不高兴,惹的府里大伙都跟着不安生。”

    慕朝雨无声冷笑。

    不安生就对了,他就是要让所有人都不好过。

    想在他身上打主意,他没有怨言,谁让他就是这个命,对于命运的残酷,他早就看淡了。

    可是这帮人敢动他的小鸠……

    对他来说,小鸠就像是一道光,将他在黑暗中照亮的光。

    她还那么小,却处处想着他,他只要一想到那些人用龌蹉的法子去对付她,他的心里就像是要冒出火来。

    他没有要晨雨的命,不是因为他手下留情,而是想让福郡王府里乱起来,这些人自乱阵脚,他才能有足够多的时间来做他想做的事。

    而且晨雨本身就是他大哥的眼线,现在他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大夫人的意思是,晨雨是世子您的奴才,怎么好送到大少爷院里。”管事也开口道,“也就是大少爷心善,要是换成旁人,只怕早就把人扔出去了。”

    “心善?”慕朝雨别有深意的一笑,“那晨雨之前偷偷打掉的孩子又是谁的,那孩子不成形的尸首至今还埋在我院里东边的老榆树下面。”

    管事大惊失色,就连四喜也跟着白了脸。

    晨雨什么时候怀过孩子,他真是一点也不知道。

    慕朝雨不耐的摆了摆手,“晨雨的事就交给大哥吧,你回去跟母亲说就不要费心了,大哥他自有主意,还有,这几天我就不回府去了,这边铺子刚刚开张,我还要帮小鸠照顾着生意。”

    管事暗暗咋舌。

    他没有听错吧,他们世子居然说要在这里照顾着药铺和医馆的生意。

    就连福郡王府自家的生意他都没照应过,现在他居然给一个小丫头片子撑腰!

    管事偷眼打量正埋头享用美食的小鸠。

    因着漠尘背向着他坐着,所以把小鸠的身子遮挡了大半。

    管事看了两眼,见慕朝雨警告似的目光扫过来,慌忙低头不敢再看。

    “你们回去吧。”慕朝雨唤来小舍儿送客。

    四喜边走边回头。

    慕朝雨转过身去跟杨瀚庭说话,连眼神都没有往这边看一眼。

    四喜垂下眼睛,遮挡住眼底复杂的情绪。

    慕朝雨虽然从没在他面前挑明,不过他知道,自己再也不被世子信任了。

    他曾努力的回想,自认做的完美之极,包括每次与他背后的主子见面时都不曾让任何人发现。

    慕朝雨是如何对他起疑的,他不得而知。

    但他却能清楚的记得世子是什么时候发生的转变。

    自从那只白色的幼犬出现……世子整个人都不一样了,直到现在……世子身边又莫名的多了个小丫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