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137章 世子的威胁,夜大人请喝茶
    夜清欢赶到城中茶楼时,慕朝雨已然坐在雅间里喝了半壶茶。

    雅间里只有他一个人,身边连个服侍的小厮都没有。

    夜清欢见状也没有让自己的人进去。

    慕朝雨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他并不担心他会对自己如何。

    “夜大人,请把门关上,外面风太冷,你能受不得,我受不得。”慕朝雨优雅的端着茶盏,头也不抬道。

    夜清欢环视雅间。

    雅间内除了一方屏风外,就只有几个盆栽。

    轮椅旁放置着一个火盆,因为慕朝雨惧冷,所以夜清欢并不觉得意外。

    他反手关上了房门。

    “难得世子能与我心平气和的谈一次。”夜清欢悠然一笑,在慕朝雨的对面落了坐。

    慕朝雨放下茶盏,探双手在火盆上烤着火。

    “夜大人这么快就忘了脖子上的伤?”

    夜清欢脸色变了变。

    “慕朝雨你什么意思?”

    慕朝雨冷笑了声,“我到是想问问夜大人你是什么意思,把我徒弟绑了去,还伤了她,你觉得此事就这么完了?

    “哦?那么世子想要怎样?”夜清欢饶有兴趣的看着慕朝雨。

    慕朝雨不说话,仍在火盆上烤着手。

    夜清欢坐在那里,忽觉身体无力。

    “咦?”他愣了愣。

    慕朝雨烤暖掌心,优雅的拿起茶盏,低头轻啜了口。

    “夜大人,感觉如何?”

    “你……”夜清欢手撑着桌沿想要站起来,但是却失败了,全身的力气都像被抽走了,

    “现在只需把夜大人的口鼻堵上,就能达到我的目的。”慕朝雨压低声音,“夜大人若是不信,尽管招呼门外的人试试。”

    夜清欢张了张嘴,发现自己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慕朝雨凤眸弯了起来。

    夜清欢惊惧交加,他死死的瞪着对方。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就这么栽了!

    “夜大人看起来有些不服?”慕朝雨从衣袖里掏出装药的锦袋,慢条斯理的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纸包。

    夜清欢怒冲冲瞪着他。

    他怎么能服?

    不过他知道慕朝雨是个聪明人,他不会轻易杀了他。

    慕朝雨另外倒了杯茶,将纸包打开。

    夜清欢眼睁睁看着慕朝雨把纸包里的粉末倒进了茶杯。

    “夜大人,请吧。”慕朝雨把茶杯递到了夜清欢口边。

    夜清欢想要躲闪,身体却动弹不得,他只能紧紧抿着嘴唇。

    慕朝雨冷冷一笑,伸指点中他身体的穴位。

    夜清欢只觉得嘴巴像是不受控制的张开。

    “夜大人不要客气,请吧。”慕朝雨笑容里尽是讽刺之意。

    一整杯混了药粉的茶被他灌了进去。

    夜清欢头上直冒汗。

    慕朝雨疯了不成,他居然给他下药!

    仿佛猜出他的顾虑,慕朝雨放下空了的茶杯,重新倒了半杯茶,将杯子冲洗干净,并把洗杯的残茶倒进了花盆里。

    夜清欢看的目瞪口呆。

    慕朝雨这一手做的太绝了,连个证据都不留。

    他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可是等了半天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适之处。

    慕朝雨重新退回到火盆边烤火。

    “夜大人不用紧张,只要你想清楚,从今以后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每月的最后一日,我都会派人去给你送解药……”

    夜清欢牙齿咬的咯咯响。

    难道从今以后他都要被他威胁不成!

    “小鸠是我的徒弟,不管她是什么身份,我都不会将她交给任何人。”慕朝雨掸了一下衣袖。

    夜清欢注意到从他的袖子上洒落了一些不明的粉末进了火盆,他的身体渐渐的恢复了力气。

    “我还有事,今天就先跟夜大人聊到这里。”慕朝雨在他身体完全恢复之前先行离开。

    雅间的门打开时,夜清欢的手下聚在门外向里看了一眼。

    由于夜清欢是背对着他们坐着的,所以并没有人发现里面的异常。

    等到夜清欢怒冲冲的追出茶楼,慕朝雨早就被人抬上马车,走的无影无踪了。

    夜清欢满腔怒火无处发泄,他的手下觉得事情有异,可是谁也不知道刚才在雅间里他们主子和福郡王世子间发生了什么事。

    夜清欢沮丧的回了府,把药匣取出来,命心腹小厮送去给他的夫人。

    这是他唯一的安慰。

    只要这药管用,他的孩子就能活下去。

    “夜清欢拿我的血做成了药?”小院中,余玖听魔物羊告诉它的“大发现”时惊讶不已。

    “他把你的血拿到了太医院,花重金请了个太医将其制成了药咩。”魔物羊翘着蹄子坐在椅子上,嘴里啃着半个果子。

    余玖坐在床沿上,啃着另外半个果子。

    “我的血难道是稀有的药材?”余玖并不觉得她有什么特别,难道白狼的血可以入药?

    不对啊,就算这是真的,夜清欢不如去弄只真正的白狼去,为何要取她的血。

    难道夜清欢原本想要的就是具有长洲国血统的血……

    余玖脑子里一片混乱:“夜清欢制药是想救什么人?”

    “是他的儿子。”魔物羊得意道,“准确的说是他的小儿子,才只有两岁,已经快要死了咩。”

    余玖愣了愣。

    “他儿子得了什么病?”

    “不是病,是中毒。”魔物羊啃光了半个果子,又开始无聊的啃起桌沿来,“这毒可是不好解的,就算药方没错,那些太医却配不出解药来咩。”

    “为什么?”

    “因为……”没等魔物羊把话说完,门外响起轮椅转动的声音。

    魔物羊嗖地一下从椅子上跳下来,秒变乖乖羊。

    慕朝雨的轮椅进了门。

    他先是看了看一脸无辜的卷毛羊,然后又看向坐在床沿摇晃着小腿的小鸠。

    “师父回来啦。”余玖跳下床,迎过去,“师父要更衣吗?”

    慕朝雨微微颔首。

    余玖在他身后向卷毛羊递着眼色,小羊悄悄跑出屋去。

    慕朝雨佯装不见。

    “师父你进宫去了?”余玖拿来替换的衣裳给慕朝雨。

    在屋里只有他们两个的时候,慕朝雨越来越多的放弃了轮椅。

    现在他再也不用麻烦小家伙帮他更衣,甚至是服侍他沐浴去净房。

    “嗯。”慕朝雨含糊的应了声,“你今天在家都做了些什么?”

    “看医书,还有……跟小咩咩玩。”余玖心虚的扯谎。

    她只顾着跟魔物羊聊天了,这几天别说是看医书,就连药材的名都快忘的差不多了。

    慕朝雨迅速换好了衣裳,并把小鸠的大氅递过来。

    “穿上。”

    “哎?”余玖愣了愣,“我们要出去吗?”

    “回福郡王府。”

    又要回那个鬼地方啊。

    余玖一听说要回去脸拉的老长。

    “明日二皇子大婚,我身为福郡王世子总要露个面。”慕朝雨亲手把大氅披在她的身上。

    慕朝雨这是在向她解释?

    真是难得。

    余玖耳朵抖了抖。

    “哎呦!”耳根处传来的剧痛令她措手不及。

    “又疼了?”慕朝雨仔细检查了小家伙的耳朵,发现耳根处的伤不但没有愈合,而且还严重了。

    他的药竟然没有起效?慕朝雨不禁蹙起眉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