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144章 是药方不对还是药引不对?
    二皇子傅余元应酬完府里的客人,等到他回到观景亭时,发现慕朝雨已经离开了。

    夜清欢一个人坐在那里,桌上摆着几杯残茶。

    显然慕朝雨他们一口酒也没喝过。

    二皇子不悦的皱了皱眉。

    “世子回去了?”

    夜清欢站起身,“臣府里还有些事,也要回去了。”

    二皇子眉头皱的更紧。

    “你刚才都和慕朝雨说了什么?”

    夜清欢淡淡道,“没说什么,殿下您也清楚,慕朝雨是个硬骨头,没这么快就能把他的心收拢过来。”

    听了这话,二皇子点了点头。

    没错,慕朝雨的性子不但倔强,而且还固执。

    就算夜清欢口若莲花也没可能一次就把慕朝雨说服,为他效力。

    “罢了,你先回吧,待过几日我再找你商议。”

    夜清欢离开二皇子府,一刻不停的回了夜府。

    一路上,他满脑子都是慕朝雨说的那些话,一颗心就像被扎出无数个窟窿,每一处都在向外透着风。

    回到后宅,他的夫人迎出来。

    “老爷,您脸色怎么这么差?”夫人惊道。

    “孩子怎么样?”夜清欢顾不上其他,劈头就问。

    “这两日服了老爷带来的药,都睡的很好。”夫人露出欣慰的笑容,“这次的药看来很有效呢,多亏了老爷。”

    夜清欢严肃的表情却没有变化。

    在他听说孩子病情转好时,反而更加紧张。

    “老爷,可是发生了什么事?”夫人觉出异样。

    夜清欢摇头,“无事,我进去看看孩子。”

    进了屋,靠东侧的床上躺着一个孩子,瘦的不成样子,看上去就像个一岁的婴孩。

    其实这孩子已经三岁了,他是夜清欢的二子。

    “爹爹?”孩子突然睁开眼睛,在看到夜清欢时眼中露出欣喜的光华。

    “宝儿乖,今天有没有好好吃饭?”夜清欢贴着床边坐下来。

    孩子想要坐起来,但是身体却无力的歪在那里。

    夜清欢紧抿着嘴唇,伸手扶了孩子一把。

    一旁的丫鬟想要上前来,却被夫人打发出去了。

    难得夜清欢来看看孩子,她不想让丫鬟掺合在里面。

    看着夜清欢陪着孩子说话,夫人的眼圈红了。

    他们的长子已经五岁了,健健康康的,可是他们的小儿子却是这个样子。

    都说夜家世代单传,不管后面生了多少个孩子,都要夭折。

    开始她还不信命,可是这些年过去了,她不得不信。

    以至于她还曾背着夜清欢将之后怀的孩子悄悄打掉了,因为她相信,不管她如何努力,生下来的孩子都要夭折。

    这些年她再也不敢近夜清欢的身,虽然她还年轻,可是她害怕,害怕自己会再有孩子。

    夜清欢觉出她的疏远,也不强迫她,到后来连后宅都很少踏足。

    夜清欢正在跟孩子说话,忽见孩子的嘴角淌下一道血丝。

    夜清欢大惊失色。

    “宝儿!”夫人飞扑过来抱住孩子。

    “娘……我疼……”孩子哆嗦着,全身都缩了起来。

    夜清欢重重的闭上了眼睛。

    “老爷,这药……这药原来是有效的,为何会……”夫人也跟着哭起来。

    “药还有多少?”夜清欢问。

    “只剩下一枚了。”

    “给宝儿服了吧。”夜清欢站起身,逃也似的离了后宅。

    他不敢再听那哭声了。

    从小到大,他已经听够了这样的哭声。

    他曾亲眼看着自己的娘亲抱着死去的弟弟以泪洗面,他是府里的长子,但是自他之后,府里每一个出生的孩子都会夭折。

    他至今都记得他父亲的那些妾室们在暗中望着他的目光。

    阴森的,带着敌意的。

    都是因为他,因为他……如果他死了,她们的孩子就能活下来吧……

    他知道那些女人不止一次的暗中向他下手,但他却从不跟父亲说。

    他只记得那些女人到后来莫名其妙的就不见了。

    “这药方……无用。”慕朝雨的声音犹在耳畔。

    夜清欢一口气奔到园子里,扶着回廊的栏杆大口喘气。

    他今天冒着风险赌了一把,他把那药方拿给慕朝雨看。

    他不知自己被慕朝雨喂下的药是什么,是不是毒药之类他真的并不在乎。

    他在意的只是这个方子能否救他的孩子。

    没想到慕朝雨只是瞥了一眼这个药方就告诉他:无用。

    为什么,为什么……

    夜清欢从怀里掏出药方的单子,仔仔细细的看。

    这是他花费多年心血才从宫中某人手里得到的方子,这方子是从巫医那里偷着抄来的。

    没可能就连巫医的方子都不好用。

    他站在园子里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半个时辰后,他筋疲力尽的回了书房,唤来心腹小厮,让他去后宅打听下孩子的情况。

    小厮回来后带来的消息让他绝望。

    孩子吐血不止,昏迷不醒。

    夜清欢瘫在椅子上,整个人就像被抽走了魂。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药方不能用!

    为了凑齐药方,最最重要的一步就是要找到药引,只有雪狼幼崽的血才能成为药引。

    他好不容易才安排人把巫医圈养的雪狼幼崽偷出来,不想中间出了差子,眼看要到手的雪狼被福郡王世子拿了去。

    夜清欢蹙着眉头。

    他觉得自己不会弄错,那个小鸠一定就是那只雪狼变的。

    这事要是放在平常,绝对不会有人相信,可那是巫医养的雪狼,一切都有可能。

    有传言称巫医来自于长洲国,没人见过他真实的长相,也没人知道他有多大年纪,他的一切都是个迷。

    夜清欢再次将目光投在药单上。

    如果药方有误,唯一可能出现的问题只能在药引上面。

    他取了小鸠的血,制成的药开始确实是有效的,但是后来又没了作用,一定是他取血的方式不对,或是……取血的部位,或是……

    他脑子里乱糟糟的。

    与此同时,福郡王府。

    慕朝雨回府后一直冷着脸,余玖和他说话他也只是淡淡的回应。

    余玖不明所以。

    这位世子爷又怎么啦?脸就像三月天似的,说变就变。

    进了屋,慕朝雨直接把四喜赶出去,砰的一下就把门关了。

    “小鸠,过来。”

    余玖稀里糊涂的凑过去。

    慕朝雨一把扯住她的手腕,另一只手则开始脱她的衣裳。

    哎?等一下,这个节奏系肿么个情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