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158章 一家之主发威,让慕昭良给世子赔礼
    傍晚,福郡王府。

    荆氏坐在罗汉床上,听院里管事的婆子向她回话。

    “大少爷那边今天早上送来了些首饰,还有部分瓷器绸缎,看着不像是我们王府的物件,倒像是少夫人的陪嫁……”

    荆氏喝着茶,冷笑。

    她才不管柳氏的钱是从哪来的,毁了她的东西就得赔。

    她原本更想让小鸠赔银子,如果能顺便把她名下的医馆弄回来就更好了,只可惜皇帝下了旨,就连税都免了,而且皇上还命其向百姓施药。

    没有宫里拨款就得花自己的银子,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她才不会做呢。

    所以她只能把心里的愤恨发泄到自己的大儿媳身上。

    “柳氏嫁进我们府这些年也算是任劳任怨,我当初就是看中了她性子稳重,想着她能帮昭良好好管着后宅,可是没想到她根本不会教孩子,看看善元那孩子被她惯成什么样子了……就连个庶出的都不如。”荆氏丢下茶盏连连蹙眉。

    一旁心腹丫鬟劝道,“夫人您别急,小少爷年纪还小,许是再过几年就好了,再说有您教导他,不出几年一定会撑起这个家,到时还要好好孝顺您呢。”

    荆氏脸上透出些笑意,嘴上却佯装不屑道:“我才不稀罕他的孝顺,他能学会制药我就谢天谢地了。”

    “小少爷那么聪明一定学得会。”丫鬟们纷纷附和,荆氏的心情也跟着缓和起来。

    就在这时,一名丫鬟匆匆进来禀道:“老爷派人来传话,说是请您带着小少爷到前堂。”

    荆氏一愣。

    马上就是晚膳时间了,老爷怎么会在这个当口让她去前堂?

    荆氏定了定神,随后让丫鬟把传话的小厮叫进来询问。

    “老爷可有说是为了什么事让我们去前堂?”

    小厮摇头,“老爷没说,不过看样子老爷很生气,把大少爷也叫去了。”

    荆氏揉着眉心,叹着气:“慕昭良也真是,整天就不能让我省省心,大的小的看着都挺老实,可是连一个省心的都没有。”

    下面丫鬟低眉顺目的都不吱声。

    自家大少爷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们比荆氏看的清楚。

    就连小少爷慕善元也不是什么好货,被荆氏跟柳氏宠的蛮横任性,在大少爷的院子里时,打骂下人更是常事,有时还会以折磨下人为乐。

    荆氏换了衣裳,命人唤了小少爷慕善元一同去了前堂。

    刚进门就见大少爷慕昭良跪在堂前,柳氏缩着肩膀站在一侧。

    慕海峰坐在上首位置满脸怒气。

    “老爷,这是怎么了?”荆氏走过去。

    慕善元先是看了看自己的父亲,当他看到柳氏时兴奋的唤了声:“娘!”

    他最近一直被荆氏带在身边,极少能见到柳氏,此时高兴的忘了场合,不顾一切的扑到了柳氏怀里。

    慕海峰看着没有规矩的孙儿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这就是你教出的好儿子,教出的好孙子!”慕海峰抖手指着下面跪着的慕昭良。

    荆氏被骂的一头雾水,“老爷,您这是在跟谁置气。”

    “你说还有谁,这个不省心的畜生,居然把主意打到自家兄弟头上了!”

    慕昭良跪在那里低着头,嘴唇却不屑的抿了起来。

    “你问问他都做了什么?皇上把我叫去时我还以为是小鸠医馆施药的事,正想着让咱们府也出些钱和药,谁知皇上劈头盖脸的就把我骂了一通,这个畜生居然到顺天府去报官,说慕朝雨私藏朝廷通缉要犯!”

    荆氏倒吸了口凉气。

    “老爷,您该不会是弄错了吧?”

    慕海峰啪地一拍桌子,“难道皇上还会弄错吗?”

    荆氏质问慕昭良道:“你真的去报官了?”

    慕昭良抬起头,表情无辜,“母亲,儿子也是为了四弟好。”

    “放屁!你要是为了他好就不会去报官!”慕海峰怒声喝骂。

    慕昭良解释道:“父亲,我真的是为了四弟着想,我知四弟为人最谨慎不过,那逃犯进了医馆后必然要挟于他,我不放心,所以就找了顺天府的人,谁知他们怎么弄错了,以为我是报官要抓四弟……”

    听了慕昭良的话,荆氏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不管怎么说慕昭良是她亲生的长子,慕朝雨再好也是个庶出的。

    “老爷,许真的是顺天府那边弄错了。”

    慕海峰用鼻子哼了声。

    顺天府是什么地方,会把这种事弄错?府尹怕是真的不想再做下去了。

    “我已经派人去叫朝雨回来了。”慕海峰强压怒火道,“一会他来了,让昭良向他认个错,我不管平时你们之间关系怎样,在外面若是敢牵连到我们福郡王府,我头一个饶不了他!”

    慕海峰怒火当头,众人谁也不敢吭声。

    荆氏虽有不甘,但还是强忍住了。

    众人各自沉默着,似乎过去了很久很久,管家出现在门口,“世子回来了。”

    “快请。”慕海峰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向着门口望去。

    一架轮椅出现在人们的线视中。

    听着轮椅的转动声慕海峰不由得皱起眉头。

    都说慕朝雨的腿恢复了,可他每次出现时还是会坐着轮椅……这是为什么?

    难道说慕朝雨的腿并没有完全恢复?还是他觉察到了什么,故意……

    慕海峰胡思乱想的功夫,慕朝雨的轮椅被人推了进来。

    看着推轮椅的小丫头,荆氏眼睛里都快冒出火来了。

    是小鸠那个臭丫头!

    慕善元紧紧抓着柳氏的袖子,死死的盯着小鸠,恨不得用目光杀死对方。

    “父亲,母亲。”慕朝雨微微俯身,算是行礼。

    余玖躲在慕朝雨轮椅后面偷眼环视四周。

    她总算明白了为什么慕朝雨就算是恢复了行走仍然要坐轮椅。

    因为坐在上面他就可以免于向那些“衣冠禽兽”的亲人们行礼了。

    荆氏板着张严肃的面孔,坐着动也不动。

    慕海峰神色肃穆,拿出一家之主的气势抬了抬手,“免了。”

    余玖暗暗撇嘴:你还真拿自己当盘菜,慕朝雨不过是哈了下腰,你还真把它当成大礼了?

    慕海峰无暇顾及躲在慕朝雨身后的余玖,他指着大少爷慕昭良道:“把你请回来就是为了你大哥的事,他脑子糊涂做了傻事,今天为父就让他当着众人的面给你赔礼!”

    慕朝雨垂眸整了整自己的衣袖,“这样不好吧,大哥与我都是一家人,我怎好受他的礼。”

    这话说的轻松,但是屋内众人的脸上却全都挂不住了。

    慕昭良能不顾自家兄弟把慕朝雨差点抓到顺天府去,慕朝雨这边却还顾忌着兄弟是一家人。

    这不是生生的打他们的脸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