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160章 古宜君的遗物,四喜奉茶
    慕朝雨跟着他的父亲来到书房。

    慕海峰的书房他不是第一次来,自小他就知道自己以后会继承福郡王世子的位子,所以被叫到这里来的次数并不少。

    慕海峰进了书房并没有落坐,而是负手立在那儿看着墙壁上悬挂着一幅画。

    慕朝雨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那幅画他很熟悉,至少在这书房里挂了有十几年了,画并非是出自什么名家之手,看着倒像是他父亲自己的手笔。

    慕海峰望着画,语气幽幽,“再过几年你就该及冠了吧。”

    慕朝雨垂下眸子,“是。”

    他从没想过及冠之事。

    因为他压根就没想过自己会活过二十岁,在他遇到小鸠之前,他的身体差不多连活到过年都困难。

    小鸠还把勾他魂魄的“鬼差”赶走了。

    想起当初憨态可掬的小白狼变成了现在娇憨可爱的小丫头,慕朝雨的嘴角禁不住露出微笑。

    “你母亲要是还活着的话,应该欣慰了。”慕海峰走到画前,“可惜她福薄……”

    慕朝雨眼底泛起微光。

    他的生母死于急病,在他五岁时就去世了。

    从那时起他才被记到荆氏名下抚养,说是抚养其实就是把他单独养在一个院子里,每日除了学习制药,或是去千药阁见他的叔叔福郡王外,他不能去任何地方。

    在他的人生里,没有留下过任何有关亲情的东西,不管是荆氏也好,还是他的父亲慕海峰,亦或是他的三位兄长。

    对于福郡王府而言,他就是一个牺牲品,有他在,福郡王府就有门面在,就会荣耀下去。

    等他不在了,那些人就会找一个接替他的人,然后成为下一个牺牲品。

    他的母亲若是在世,看到这些会欣慰?

    可笑。

    天底下哪有母亲能眼看着自己的孩子受苦,而无动于衷的?

    在他有限的记忆里,他的母亲古宜君并非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因为有了他父亲送他的小像,他可以清楚的记住母亲的容貌。

    他生的和母亲一样,有着同样的眼睛,凤眸微勾,带着别样的风华。

    “你母亲在死前曾留下一样东西,要我交给你。”慕海峰伸手从墙上把画摘了下来。

    慕朝雨愣住了。

    他的母亲留了东西给他?这么多年从没听父亲说起过。

    慕海峰把画翻过来,用手一扯,整张画被扯碎了。

    “父亲?”慕朝雨迷惑不已。

    他父亲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画被撕破后,露出了画里藏着的东西。

    那是一个小巧的卷轴。

    慕海峰把卷轴打开,那是一幅女子的小像,画的正是慕朝雨的母亲古宜君。

    慕朝雨十指紧紧抓着轮椅扶手,骨节苍白血色尽失。

    “这是你母亲亲手画的……如何?”慕海峰把画展开正对着慕朝雨,微笑道,“是不是很让人惊讶?”

    慕朝雨也算是博览群书了,画工如何,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画上的人不论是笔法还是着色,都属上乘。

    “若不是因为两国交战,你母亲也不会沦为俘虏,在长洲国时想来她的身份应该不低,不然也不会画得这么一手好画。”

    慕海峰自顾自说着,好像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儿子的脸色变化。

    “老爷,世子。”就在这时,四喜突然出现在门口,手里端着托盘,上面放着茶壶茶具。

    “哦,进来吧。”慕海峰把卷轴放下,坐在了椅子上。

    慕朝雨盯着桌上的画,眼中神色晦暗不明。

    四喜走了进来,把茶放在桌上。

    他先是倒了一杯放在慕海峰手边,然后又倒了第二杯,向着慕朝雨过来。

    “世子喝口茶吧。”

    慕朝雨垂眸盯着茶盏。

    茶水冒着热气,除了醇香的茶香外,他还能闻得到另外一股不祥的气味。

    “世子请。”四喜端着茶恭恭敬敬立在他面前,看那意思慕朝雨要是不肯接茶他就不会走开。

    慕海峰端起他的茶盏,轻轻用盖子拂去水面飘着的茶叶。

    “这可是宫里赏下来的贡茶,我知你不喜饮茶,今天就少喝些吧,喝完了茶这画你便带走好了。”

    慕朝雨嘴唇动了动。

    看来他要是不喝茶,父亲就不会把画交给他。

    尽管那只是一幅画,但对他而言,那是他母亲留给他的唯一的东西。

    他接过四喜手上的茶。

    “世子……”四喜关切的唤了句,引来慕海峰不满的目光。

    “世子当心烫手。”四喜嘘声叮嘱,退到一边。

    慕朝雨看也不看四喜,茶水很烫,他却吹也不吹,一饮而尽。

    笑意在慕海峰的脸上绽开,直到慕朝雨把空了的茶盏递还给四喜,他还在笑。

    “父亲,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说完慕朝雨也不等他父亲点头,转动轮椅上前把卷轴收在怀里。

    慕海峰也没有阻止他,只是吩咐四喜送他回去。

    慕朝雨出了书房,外面天色已晚,迎面夜风吹过来,腹中刚喝下去的热茶就像一团烈火,不断灼烧着他的肺腑。

    “世子,小的来推您吧。”四喜从后面赶上来。

    “不必了。”慕朝雨抱紧怀里的卷轴。

    胸口的烈火逐渐烧上来,喉间弥漫着不祥的甜味。

    慕朝雨紧抿着嘴唇。

    其实他早在离开书房时就想离开轮椅自己走,但是那股烈火般的热气在他体内乱窜,令他浑身无力,他试了几次都没有站起来。

    不管怎样,他都要回去。

    小鸠还在他的院子里等他,之前他答应过她,一定会回去。

    看到他这个样子归来,小家伙又要气坏了吧,说他不顾自己的身体,害她如何如何辛苦之类。

    不过她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其实她心里还是紧张他的。

    四喜紧跟在慕朝雨身后,寸步不离。

    “世子,还是小的来推您吧。”他几次上前来想帮慕朝雨推动轮椅,都被慕朝雨赶开了。

    锦袍全都被汗水湿透,喉咙深处的甜味涌上来,随时都像是要喷出口中。

    慕朝雨抬手点住了身体的几处穴道,同时探手到腰间取下了装药的锦袋。

    还没等他把锦袋打开,从旁边伸过来一只手将锦袋夺去了。

    “四喜……”

    四喜将装药的锦袋收到自己腰间,正色道,“老爷吩咐了,让小的好生服侍着世子,世子不用担心,只要有小的在,一定会照顾好世子,绝对不会再让世子辛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