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167章 他也奢望起长命百岁
    慕朝雨等人一连在福郡王府住了两日。

    出乎余玖意料之外的是,福郡王府格外平静。

    不但慕朝雨的父亲慕海峰没有再来找麻烦,就连荆氏也没有因为大少爷慕昭良的事来闹腾。

    “听说顺天府的人来把大少爷接走了。”丫鬟小月进来送水时把府里发生的事说给慕朝雨听。

    余玖在一旁龇着小牙,感觉分外解恨。

    “柳氏到大夫人的院子里闹了两次,就连小少爷和他妹妹也跟着哭闹不休……大夫人把他们学习制药的课都停了……”

    小月退出去后漠尘才从内室出来,坐下来喝茶。

    “不如直接让我把两个丫鬟也杀了,省得以后留有后患。”

    慕朝雨不爱喝茶,他给自己倒了清水。

    “要装就要装的像一些,你把剩下的两个丫鬟杀了,难道当那些人都是傻子,猜不出来事情的真相?”

    漠尘不屑道,“那也总比留着的强,就像这次,你险些就被四喜害了,难道你还想重蹈覆辙不成。”

    “不会了。”慕朝雨低头望着杯里清水的倒影,讽刺的扯了扯嘴角,“不会有下次了。”

    “谁信。”漠尘哼了声,“优柔寡断。”

    慕朝雨不悦的蹙起眉头,但是却无法反驳漠尘的话。

    “如果再有下次,我可不管你了。”漠尘喝光了杯里的茶,索性直接将茶壶端了起来,对着口咕咚咕咚喝了个痛快,“等你死了我就把小鸠带走,小家伙越看越对我胃口。”

    “想带走她,要先等我死了。”慕朝雨黑了脸。

    以前他是有多傻,总想着把小鸠推出去给别人照顾。

    他曾经漠视人生,看淡生死,直到与她相遇,他才真正的感受到活着的幸福,懂得生命的可贵。

    他竟也妄想起长命百岁来。

    他想陪她长大,变的成熟,嫁人……

    “铮”的一声,他心中某根弦突然崩紧了。

    他是想看她一袭大红嫁衣,但他却想像不出到时站在她身边的那个“男人”会是个什么模样。

    “师父,师父?”小鸠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想象中身穿大红嫁衣的女子转眼间变成了眼前乖巧可人的小家伙。

    “师父,吃午饭了。”小鸠在床上放了矮桌,把饭菜端上来。

    慕朝雨看着桌上几样清淡的小菜,余光扫过小鸠的双手。

    手背上有好几处烫伤,指腹还有两道口子,明显是被刀割破的。

    胸口的压抑感更深了。

    虽然他不想承认漠尘的那些话,可事实就摆在这里。

    他带给小家伙的,全部都是麻烦、伤害,还有……各种危机。

    “今天的饭有点烧糊了。”余玖见慕朝雨盯着饭菜发呆不动筷子,还以为他是在嫌弃饭糊了。

    “我不会用大锅烧饭。”她小声解释着。

    其实她想说的是,她只会用电饭煲做饭,那种大锅明火的烧饭方式,她实在是搞不定。

    慕朝雨却误会了。

    他以为她是担心自己怪她才这么说的。

    “没事,很好了。”拿起筷子他吃了一口饭。

    带着淡淡的糊味,谈不上难吃。

    漠尘却不买账,他是无肉不成席的主儿,天天吃这个让他郁闷的很。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扬脖,一碗稀粥直接被倒进嘴里。

    余玖不禁怀疑漠尘的整个脖子里装的都是食道。

    “快了。”慕朝雨吃饭的动作一直都是那么优雅。

    “快了是多久?”漠尘不满的放下碗,敲着碗边,“小鸠,这碗太小了,给我换个盆来。”

    余玖默默汗颜。

    换成盆装饭……也亏这家伙想得出来。

    “夜清欢快来取解药了。”慕朝雨悠悠道。

    漠尘眼睛忽地一亮,“原来是这样。”

    “师父给夜清欢下的是什么药?”其实余玖早就想问了,能让夜清欢保持沉默,没有把她的秘密泄露出去,应该是很可怕的毒药吧?

    慕朝雨头也不抬道,“小孩子不要问这种事。”

    余玖语噎。

    骚年,你自己明明也是个孩子好吧。

    “对了,那个什么质子的皇子……他也中了师父的药吗?”她想起谢竹君。

    “没有。”

    余玖惊讶,“那天他也看到我的耳朵了,他不会把事情说出去吗?”

    “不会。”

    “为什么?”余玖不解。

    慕朝雨淡淡道,“他是月支国的皇子,就算他把真相说出来也没人会相信。”

    质子……还真是悲哀啊。

    余玖回想起那个白白净净的质子皇子,不禁有些可怜起他来了。

    就连说出的话都没人相信,受了伤也不敢告诉别人,被人暗算也只能忍着,这样的日子要是换成她,大概早就疯了。

    他们几个在屋里说话,院子里,丫鬟小月战战兢兢的清扫着地面。

    杏林拄着扫帚站在那里偷懒。

    “杏林姐,你当心被世子他们看见。”小月小声劝杏林。

    这是非常时期,她可不想被世子身边那个野蛮的男人杀了。

    回想起那日受到了“威胁”,她现在腿还哆嗦。

    杏林磕着瓜子,往地上吐着瓜子壳,“怕什么,我们都帮世子说话了,他不会杀我们的。”

    听到“杀”字,小月腿肚子又抽了筋。

    “杏林姐,你不怕吗?”

    “怕啊。”杏林嘴上说着,眼睛却往别处看去。

    院子里垫了一层土,这是为了掩盖地面上的血迹,就算是几天过去了,地上的血迹还隐隐可见,小月都不敢一个人在院子里走。

    杏林望着土下黑褐色的血迹,深深的吸了口气,喃喃道:“真好闻。”

    “什么?”小月没听清。

    “没什么,我说这里的气味真好。”

    小月瞪大了眼睛。

    什么气味……院子里死了那么多的人,她只觉得空气里到处都阴森森的,怨气十足,怎么可能有什么好气味。

    “快些打扫完我们回屋去吧。”小月催促着。

    杏林应了声却没有动地方。

    在小月看不到的地方,她的眼睛里闪烁着橙色的微光。

    怨恨,浓烈的怨恨的气味真的很好闻。

    美味。

    微微张口,她深深吸入浓烈的怨气。

    果然爱与恨的味道是这个世上最最美味的,令人着迷的味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