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179章 这次她应该主动做点什么才对!
    医馆自开张营业以来,还从没接过这样的生意。

    “猫?”医馆的伙计诧异的看着丫鬟怀里的那只猫。

    “你可不要小看这只猫。”管事模样的男子得意道,“这可是宫里赏下来的,我们府的夫人宝贝着它呢,你们要是能把它的病看好了,我们夫人说了,重重有赏。”

    慕朝雨正好坐着轮椅从门外进来。

    伙计看向慕朝雨。

    慕朝雨就跟没看到他们几个似的,转身往后院去了。

    “哎,那位不就是妙手先生嘛?”管事急急叫道,“我们付了诊金,还请妙手先生出诊。”

    伙计暗叫不妙。

    他们世子别看着平时语言不多,实际上是个很挑剔的人,而且骨子里带着孤傲,他如果看不上眼的,别说出诊了,就连看都不会看一眼。

    “哎,哎,这是怎么回事?”管事惊讶的看到医馆的伙计拦在他的面前。

    “我们世子今天不出诊。”伙计将管事往外推。

    “我们把诊金都付了你们却说什么不出诊了,这也太不像话了!”管事扯着嗓子高声叫道,“我们又不是不付钱,只要妙手先生肯出诊,我们付两倍的诊金!”

    伙计不耐烦的赶他们出去,“两倍……就是五倍也不行!”

    那伙人被赶出医馆大门,但他们却在门口不走。

    “什么妙手先生,怕也只是徒有虚名罢了,连个动物的病都不敢瞧!”

    一旁有那看热闹的接口道:“妙手先生只给人看病,你带只动物来谁会给看,你还不如去找兽医。”

    管事瞪了眼睛,“我们夫人的猫金贵着呢,这可是宫里赏下来的,怎么能让那些粗鲁的人瞧病,要是有个好歹可怎么交代啊。”

    门外闹哄哄,很快就聚了不少人。

    余玖在后院和漠尘说话,听着外面声音不对,正想出去问问伙计发生了什么,忽见慕朝雨阴沉着脸色,转动轮椅进来。

    咦,气氛不太对劲。

    余玖敏感的觉察出慕朝雨有些不高兴。

    靠近些,她鼻子嗅了嗅。

    看着耍乖的小家伙,慕朝雨的脸色再也绷不住,缓和下来。

    “闻什么?”他问。

    “不愉快的味道。”余玖装模作样的摇着小脑袋,“有人惹恼了师父。”

    慕朝雨勾了勾嘴角,“没人能惹恼为师。”

    除了她,他从不会被谁气的跳脚。

    他对外面那些人和事真的并不是十分在意,他会制药,却不在意自己是否是最好的制药师,他会为人看病,却不在意对方的身份是谁。

    只不过……一切还要看他的心情。

    除了给皇上看病制药外,他想给谁看病开药方都凭着他的本心,钱并不是唯一衡量他出诊的标准。

    “不用管他们,你最近是否有继续背医书和药材方子?”慕朝雨问。

    “呃……师父,今天天气不错哈。”余玖露出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笑容。

    慕朝雨抬头看了看天,“是不错,正好适合背书。”

    余玖向漠尘投去求救的目光。

    慕朝雨没有理会小家伙的“徒劳挣扎”,拉着她的手腕就往屋里去。

    “功课不能落下,今天要把之前的全都补上。”

    余玖欲哭无泪。

    被慕朝雨弄到屋里,一直考到快糊了为止。

    艾玛,人生一片黑暗。

    慕朝雨离开后,余玖脸朝下趴在桌上,脸上尽是生无可恋。

    那些鬼玩意的药材方子实在是太难懂了,而且越来越多的药材名,她就连听都没听说过,她不禁怀疑,就算是回到了原来的世界,她现在学的这些东西也没有地方发挥。

    在那个世界,根本找不到这么多的药材,或者说,这两个世界根本就是不同的,所以就连药材也不尽相同。

    魔物羊不知从哪里钻了进来。

    “小鸠咩,你还活着吗?”

    “就快升天了……”余玖有气无力的应着。

    魔物羊抬起前蹄搭在桌沿上,嘴巴自然而然的就往医书上凑。

    余玖嗖地将书抱进怀里,“把你的嘴拿开!”

    “不要这么凶咩,本大爷才不稀罕这些东西。”

    “那就别整天的啃这个啃那个,要是把书啃坏了师父会骂我的。”

    魔物羊满不在乎,反正啃坏了它也能用法术将其恢复原状。

    “本大爷是来告诉你一件有趣的事情的,你想不想听咩?”

    “什么事?”余玖坐直身子。

    魔物羊把白天有人抱着猫来医馆请慕朝雨出诊的事情说了。

    余玖在屋里背了一天的书,根本没时间出去打听这些事。

    “他们……居然让我师父给猫看病!”余玖惊讶的睁大眼睛。

    这帮人,真的是不怕乱子大。

    慕朝雨是什么人,在宫里他只给皇帝看病,这些人还真当自己手里有钱,什么事都能办成,连这样的事都敢提。

    “事情没这么简单咩。”魔物羊摇头。

    “这话什么意思?”余玖没反应过来。

    “本大爷为了你可以说是尽心尽力,所以那些人被赶出医馆后我便跟着他们,发现他们去了另外一家医馆,而且据说那家的医馆出来一个坐诊的大夫,治好了那只白猫的病。”

    余玖直愣愣的看着魔物羊,“然后呢?”

    魔物羊愤愤的用蹄子敲打着桌面,“小鸠你傻了么,然后他们就四处散布谣言,说慕朝雨没有本事,连个动物都不敢治。”

    “那又怎样?”余玖仍是一脸不解,“师父他从来就不在乎这些啊。”

    名利什么的,慕朝雨从来看不到眼睛里。

    “慕朝雨不在乎,可是其他人呢!其他百姓怎么看、其他大夫们怎么看、那些猫啊狗啊的又怎么看!以后慕朝雨还怎么在这道上混咩!”魔物羊撇着嘴。

    余玖越听越觉着话味不对。

    等一下,小咩咩,你以前在冥府的工作真的不是说相声的吗?

    思索片刻,余玖也觉着这件事有些蹊跷。

    “那些人最后去了哪家医馆给白猫治的病?”余玖问。

    “你猜咩。”

    “猜你个头,说话能不能痛快点!”余玖一脚丫子踢过去。

    魔物羊从椅子上滚下来,“真是的……你总是这么粗鲁咩,当心以后嫁不出去……”它嘴里嘀咕着,“这还用问,当然是福郡王府的医馆啦。”

    余玖愣住了。

    又与福郡王府有关。

    那些人是有多傻,才天天想着跟慕朝雨做对。

    “这次又会是谁在捣鬼呢?”余玖摸着下巴,小大人的模样。

    “听说福郡王府的大少爷回府了咩。”

    余玖也觉得此事应该跟慕昭良有些关系。

    想起上次来他们这闹事的几个人,虽然最后他们被衙门捉了去,可是最后也没审出什么来。

    余玖越发觉得这次她应该做点什么才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