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190章 后宅乱成一锅粥,咕噜咕噜滚石阶
    福郡王府。

    荆氏坐在那里,听着医馆掌柜向她禀报近来医馆和药铺的生意。

    “大夫人,大少爷再不露面,我们的生意就要做不下去了。”掌柜哭诉道。

    荆氏惊讶不已。

    虽然府里的生意是由大少爷慕昭良掌管着,可是他不在的时候,也没见生意上有什么差错。

    掌柜苦着脸,把最近发生的事说了。

    “现在咱们的医馆已经快要变成了兽医院了,更有不少达官贵人府上送来生病的马匹之类的……再这么下去,医馆的几位坐堂大夫都要辞工不做了。”

    荆氏惊的说不出话来。

    慕昭良在院里胡闹的事她早有耳闻,只不过开始她并没有往心里去,她也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多生几个孙子,所以也就没有过问,谁知竟闹出这样的事来。

    掌柜又把最近柳氏伸手管理府里生意的事说了,荆氏更是气的不行。

    “真是头发长见识短,她以为我们府的生意是什么,她也敢擅自接管!”荆氏拍着桌子发了半天脾气,让人去叫柳氏来。

    柳氏来了她却不见,就让对方在院子里跪着。

    柳氏一直从晌午跪到傍晚,也没有等到荆氏叫她进去,她又不敢走,只能偷偷打发身边的丫鬟回去找大少爷慕昭良来,希望自己男人能帮自己说说情。

    谁知丫鬟去了大半个时辰才回来,告诉她说偏院里又有一位宫女怀了子嗣,大少爷正忙着请大夫呢。

    柳氏眼前一黑,昏倒在地上。

    荆氏听说柳氏在外面昏倒了,也没有放她回去,又坐了半个时辰,外面天黑了下来。

    “老爷应该回来了吧。”荆氏问身边的大丫鬟。

    府里的生意要慕海峰来拿主意,她是个妇人,只能主内,医馆出了事她无法独自处理。

    丫鬟出去打听,回来神色不安道:“老爷回来了,不过……他去了跨院那边。”

    荆氏呆住了。

    她这边的跨院里住的全都是那些宫里赏下来的宫女。

    她能容忍自己的儿子胡来,不代表她能容忍自己的男人也这般。

    她当即便带着丫鬟出了门,无视门外跪着的柳氏苦苦哀求,径直去了跨院。

    刚到院门口,她便看到一个男子的身影闪过。

    “谁在那?”荆氏身边的丫鬟喝了句。

    “是我。”人影从暗中走出,向着荆氏恭敬道,“母亲,是我。”

    荆氏这才看清,这人是三少爷慕闻铭。

    “你在这里做什么?”荆氏最不待见这个庶子了,平时更是多一眼都懒得看他。

    慕闻铭老实道,“我院子里的几个……好像都有了……我,我想请个大夫来……”

    又是那些赏赐进府的宫女的事,荆氏听着就觉着心里堵的慌。

    “请大夫就派人去请就是了,你到这来做什么?”

    这里又不是医馆。

    慕闻铭面色尴尬,“我想着外面的大夫总是没咱们福郡王府医馆的好,再说请了大夫,还要抓安胎药,要花好多银子呢,我,我手里……没那么月例……”

    荆氏真的是再多一刻也不想再看到他了,她吩咐身边的丫鬟,“你去,找府里管事说声,让他给三少爷院里请个大夫来,别到时出了人命我们可担不起这责任。”

    宫里赏的女人一个个都金贵着呢,出了事福郡王府都脱不开罪责。

    慕闻铭诚惶诚恐道,“多谢母亲。”

    荆氏不再理会他,带着丫鬟们从他身边经过,进了跨院。

    慕闻铭规矩的立在路边,一直等到所有丫鬟都走光了,他这才抬起头来。

    眼中一扫之前的谦卑,他望着荆氏等人的背影,撇了撇嘴,将袖子里藏着的一团包裹药粉的纸揉皱了,丢在树丛里,然后转身离开。

    荆氏进到院里时,回廊下几名宫女正聚在一起说着闲话。

    一见荆氏,她们立时站直了身子,恭敬的施礼:“夫人。”

    荆氏目光凌厉,扫过她们,“老爷呢?”

    宫女们面面相觑,全都摇头,“老爷不在。”

    荆氏心中冷笑。

    福郡王府就这么大的内宅,难不成以为她的眼睛是瞎的?

    她不去理会她们,带着丫鬟进了屋。

    “老爷?”

    屋里空空如也。

    她连着进了几个屋都没有看到慕海峰。

    荆氏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夫人,老爷真的不在这边。”一位宫女道。

    “老爷不在这又能去哪?”荆氏没好气的道。

    这大活人还能飞上天去?

    “老爷之前是曾来过,但是后来又走了。”另一名宫女道。

    荆氏阴沉着脸,显然是不信。

    “老爷许是去了小竹楼吧?”不知谁冒出一句。

    荆氏愣了一下:“什么小竹楼?”

    一旁丫鬟见状低声提醒:“夫人可能是忘了,以前府里请来的讲经和尚都安置在那里。”

    有关福郡王府的诅咒尽人皆知,所以府里时常会请来得道高僧来府里讲经说法,以求祛除邪祟。

    可是这一代的郡王世子之位是落在慕朝雨的身上,他不是荆氏亲生的儿子,所以荆氏对他一点也不心疼,自然也就不会请什么高僧来讲经了。

    “老爷去那里做什么?”荆氏越发不解,带着丫鬟赶到小竹楼。

    小竹楼建在后宅最高处的山坡上,要想登楼,就要爬很长的一段石阶路。

    荆氏登到一半,忽听身后丫鬟低声惊呼,“夫人,您看老爷在那里!”

    荆氏抬头向上看去,只见小竹楼外慕海峰站在那里,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陌生的女子。

    荆氏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小竹楼这里不比其他地方,这里是安置僧人的所在,怎么可能会出现女子!

    再仔细打量,只见那女子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一侧的袖子空荡荡的。

    这个女子居然是个残的。

    “老爷!”她忍不住出声唤了句。

    慕海峰在看到她从下面上来时脸色变了变,转头对身后女子说了些什么,那名女子转身进了小竹楼。

    等荆氏气喘吁吁爬上来时,那名女子已经不见了。

    荆氏不等慕海峰开口就想往竹楼里闯。

    慕海峰张手臂拦住了她。

    “老爷因何拦我?”荆氏不气反笑,“既然我都看见她了,老爷何不把她请出来让我见见。”

    慕海峰哼了声:“你胡说些什么。”

    “我哪里胡说了,老爷后院里十几位宫里来的美娇娘都在眼巴巴的盼着你能去呢,没想到老爷却在这里竹楼藏娇……老爷放心,我不是那小心眼的人,既然看到了,就不妨把她接出去,也省得老爷每日都要爬这难走的石阶。”

    荆氏酸溜溜的,拨开慕海峰的胳膊就想往里闯。

    慕海峰急了,再次拦住荆氏。

    边上丫鬟见两个主子动了手全都傻了眼,谁也不敢上前。

    荆氏推搡着慕海峰,恼道:“你放开我,她都能不顾着脸面躲在这里偷人,凭什么我不能进去。”

    “你别胡说,什么偷人。”慕海峰也怒了。

    “你还不承认,我刚才都看见了!”

    荆氏又想往里闯,慕海峰不耐烦了,随手一挥,正好推在她的肩膀上。

    荆氏脚下不稳,就势摔倒在地。

    “夫人!”丫鬟们惊呼连连。

    荆氏顺着陡峭的石阶滚了下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