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211章 被人羞辱的质子
    谢竹君带人赶到府门口时,大皇子府来的管事正背着手站在那里看着手下侍卫责打守门的太监。

    小太监被打的惨叫连连,腿上全都是血。

    谢竹君过来时小太监扯着嗓子叫起来:“殿下救命啊,殿下!”

    谢竹君神色不悦,喝了声:“住手!”

    侍卫们停了手,但是却没有放人的意思,站在那里用眼看大皇子府来的管事。

    “殿下府里的奴才太不知礼数,所以老奴才让人教训教训他们。”管事皮笑肉不笑的向着谢竹君拱了拱手。

    虽然他嘴上自称是“老奴”,可实际上他的做派比谢竹君还大。

    “大殿下今天府里设宴,专程来请殿下过府,可这些奴才却偷懒,没有告诉殿下,这样下去还得了?所以大殿下特意派了老奴过来为你撑腰。”

    一席话听得谢竹君恨不能一脚把眼前这个老家伙踢出去。

    “大殿下请柬之事我已知晓,不关这些下人的事。”谢竹君正色道,“实在是我今天身子不适所以便没有赴约。”

    管事嘿嘿笑了两声:“质子殿下心善,老奴知道您这是想替他们开脱,做奴才就要有做奴才的样子,这里是南越国,不是月支国,今天老奴要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是这里的规矩。”

    管事向着几个侍卫使了个眼色,“继续打,这些奴才,不打是不会长记性的。”

    谢竹君身边跟着的这些人都是从月支国来的,每一个人对谢竹君来说都很重要,每折损一个人就意味着他的身边要缺少一个帮手,一个助力。

    侍卫无视了谢竹君的愤怒,挥起板子噼里啪啦的一会将两名小太监打的昏死过去。

    谢竹君敢怒不敢言。

    别看对方只是个管事,但他是代表着大皇子。

    他在南越国只是一个质子,管事嘴上说着要调他的奴才,其实就是在羞辱他。

    月支国在南越国的眼中,就是个奴才。

    渐渐的,小太监的惨叫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单调的板子声。

    谢竹君的嘴里尽是血味。

    “好了。”终于,大皇子府的管事开了口,“人死了吗?”

    一名侍卫俯身探了探小太监的口鼻。

    “就剩最后一口气了。”

    管事得意的扬了扬眉,“真是不经打,像这样的奴才早就应该把他们处理掉。”说着他又向着谢竹君拱了拱手,“大殿下说了,质子殿下身边连个得力的服侍都没有,等过些日子他会送来一批人,也省得质子殿下身边没有人使唤。”

    “替我回去多谢大皇子殿下。”谢竹君心头淌血,面上却要道谢。

    “对了,今天宴席间没有见到你,大殿下相当不悦,赶明儿质子殿下去趟大皇子府,当面跟我们殿下谢个罪才好。”

    “一定的。”谢竹君拱手低头,一副顺从的模样。

    管事哈哈大笑,“那老奴便回去了。”说完他带着手下侍卫,耀武扬威的离开质子府。

    大门关上,谢竹君身子晃了晃。

    “殿下!”心腹侍从上前搀扶。

    谢竹君挥开他的手,吩咐众人:“去看看,他们两个怎么样了。”

    “恐怕是不行了。”有人带着哭腔回道,“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

    谢竹君咬着牙,被咬破的嘴唇透出血来。

    “抬下去,等明天送出城,丢在乱葬岗!”

    “殿下!”

    下面一片哭声。

    这些人都是来自月支国,谢竹君怎么可能不向着他们。

    可是现在他们的人死了却不敢厚葬,只能丢在乱葬岗,为的是让大皇子见了高兴,顺心。

    谢竹君一字一顿,“这不就是他们想要看到的吗,若是厚葬了,下一个便是你们中的某一个。”

    众人唏嘘,哽噎不已。

    心腹侍从担忧道:“大皇子如果真的送人来了怎么办?”

    谢竹君眼底染上血丝,“收着。”

    “可是……殿下的安危……”

    “不然还能怎么办,只要我还活着,这样的事就不会停止。”谢竹君声音微抖。

    除非他死了,不然这样的日子永远都不可能到头。

    绝望的气氛不断蔓延。

    谢竹君站在那里看着手下把浑身是血的两个小太监裹在了席子里,准备拖下去。

    就在这时,府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敲门声音不大,却听得众人心里直哆嗦。

    又是谁来了?

    刚才是大皇子来兴师为罪,这次又是谁,只怕是又有人要死了吧。

    下人们一个个心惊胆战的,就连谢竹君也白了脸。

    门房的小太监硬着头皮去应门。

    谢竹君索性站在那里没走。

    不管是谁来了,他都要撑下去,就算府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他也要撑下去。

    “殿下,福郡王世子来访。”门房的小太监禀道。

    “谁?”谢竹君以为自己听错了。

    “福郡王世子。”

    慕朝雨来做什么?天都这么晚了……

    “有请。”谢竹君吩咐下去。

    厚重的府门打开,一辆不起眼的马车驶了进来。

    赶车的是小舍儿。

    他今天见过谢竹君一面,所以马上认出他来。

    他灵敏的跳下车,向着谢竹君施了一礼,然后跑到车后放下木凳,挑了车帘扶慕朝雨下车。

    车帘掀起的刹那,谢竹君瞥见车厢里还躺着个人,只不过车帘放下的很快,他没有看清。

    慕朝雨下了车并没有马上过来跟他说话,而是等着小舍儿从车上搬下来一架轮椅,然后扶着他坐了上去。

    众人面面相觑。

    福郡王世子的性子果然是古怪的很,明明听说他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外出访客却仍带着轮椅。

    这是有多不想走路啊。

    只有谢竹君心中了然。

    今天他看到慕朝雨的时候,他还病的起不来床,才半天功夫他怎么可能恢复的好,只怕就连走路都费劲,这会也是强撑着到他这里来的。

    “世子。”谢竹君先过来向慕朝雨打招呼。

    在慕朝雨的跟前,他是诚心实意的行礼,对方两次救了他的性命,这个人情他铭记在心。

    慕朝雨指了指马车,低声道:“小鸠还在车上睡着,让你的人都安静些,不要吵醒了她。”

    谢竹君惊讶不已。

    既然鸠羽姑娘睡了,慕朝雨怎么把她也带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