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214章 二少爷的心爱之物
    福郡王府。

    大少爷慕昭良垂手站在荆氏身侧,俨然一副孝子的模样。

    荆氏翻看着账本,脸色很差。

    府里的生意自从被柳氏接管了一阵,生意大不如前,就算慕昭良重新接手也没有挽回局面。

    他们医馆已经成了城中百姓口中的笑料,就连三岁小儿都会唱着儿歌在门前嬉闹。

    “草药白,汤药黑,治好狗儿命一条;草药黑,汤药白,治好猫儿病命两条……”

    荆氏越看账本越生气,慕昭良站在边上不敢说话。

    “柳氏呢?”荆氏丢了账本冷冷的问。

    “在院里反省,最近她哪都没去。”慕昭良讨好似的道。

    荆氏冷哼了声。

    慕昭良见状岔开话题,说起他院子里收的那几个宫女怀子之事。

    荆氏听着,脸上表情松弛了些。

    她不介意膝下多些子孙,特别是她亲生的两个孩子中,只有大儿子成了亲。

    “对了,二弟年纪也不小了,这次回来也该给他的亲事办了。”慕昭良提议。

    荆氏点头。

    慕义也是有婚约在身的,以前他一直拖着不肯成亲是因着他没有混出什么名堂来,也不得她待见,这次他从北疆回来,总算是有了些能拿出手的功绩来,就算一只眼睛瞎了,但是却混了个肥差,每月能弄不少银子。

    “是该让他成亲了。”荆氏想起慕义那一院子的莺莺燕燕就头痛。

    这个儿子完全不听她摆布。

    “对了,二弟这次回来府里设宴,怎么不见四弟回府?”慕昭良问。

    提起慕朝雨,荆氏脸上尽是不屑:“他现在是翅膀硬了。”

    “他总是我们府的人,再说他可是世子,以后要继承福郡王的位子,总不能一直住在府外吧。”慕昭良犹豫着,“要不然让父亲派人催他回来?”

    “没用。”荆氏冷冷道,“古宜君那个贱人生的能会是什么好东西,不见棺材不掉泪,我几次派人去请他,你父亲也写了信捎给他,可他都拒了。”

    慕昭良急了,“可他是世子啊,他一直住在外面算怎么回事,难不成还要闹分家?”

    荆氏“哈”地笑了声。

    “分家?他做梦!”

    只要有她一口气在,慕朝雨永远都别想挣脱出这个牢笼,只要他还是福郡王世子,他就注定逃不过他的命运。

    “你放心,此事你父亲已有打算。”荆氏道,“慕朝雨他再狂妄也不过是个当臣子的,再大他也大不过皇上。”

    与此同时,慕义的院子。

    净房里水雾缭绕,时不时传来女子娇羞的惊呼。

    “二少爷……您真坏……”

    浴池中央,慕义舒服的半躺在一位女子的怀中,在他身边环绕着三位身着薄纱的女子,正在帮他清洗身体。

    慕义满意的眯着眼睛,享受着“艳福”。

    “这就算坏了,那这样坏不坏……”他两手不老实的流连在女子的身上。

    引得那几个女子娇笑连连,池中水花四溅。

    “以后二少爷发达了可不要忘了奴婢们才好。”他身边的大丫鬟是最早跟他厮混在一起的,也是他的通房,所以胆子比别人都大些,敢当面向他提条件。

    “你想要什么?”慕义狠狠地捏了她胸前一把。

    “奴婢什么也不图,只要二少爷肯给奴婢个名份就行。”

    慕义哈哈大笑,“这个简单,等明天晚上我就去向母亲回禀,提你为妾室就是了。”

    “多谢二少爷!”听了这话大丫鬟喜不自禁。

    “只说声多谢就完了?”慕义故作不悦。

    大丫鬟娇羞的凑过去亲了他一口,引来周围的丫鬟们一片闺怨。

    又嬉闹了一阵,慕义让人取来了干净的衣裳,跨出了池子。

    跟前的丫鬟跪在地上,双手捧着托盘。

    穿好衣裳后,慕义从托盘里拿起黑色皮质的眼罩,用它遮住了自己的瞎眼。

    边上的丫鬟们全都低着头,谁也不敢看他的脸。

    谁都知道这只眼罩是慕义的逆鳞,别看他这次回来还跟平时一样,不管看到谁脸上都带着笑,可是在那看似平静的笑容下却藏着深不见底的阴暗。

    聚势待发,谁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爆发出来。

    所以他身边伺候的丫鬟们都聪明的避开他的“逆鳞”。

    慕义戴好眼罩,整理腰带的时候自他腰间落下一物,掉在地上。

    那是一个打火镰,上面镶嵌着一块鹅黄色的宝石。

    与普通人家用来取火的打火镰不同,有钱人家往往会将此物当成装饰物,在上面镶金包银。

    打火镰落在了地上,正好掉在大丫鬟的脚边。

    “二少爷也太不小心了,还是让奴婢来服侍您吧。”因着刚才慕义对她的承诺,大丫鬟自认自己已经是他的妾室了。

    要知道慕义的院子里只有通房,只要他没有成亲,那她日后就是这院子里的半个主子。

    再也不用当丫鬟了,再加上二少爷又是个大方的,断不会少了她的吃喝。

    舒服的日子,光是想想都让她禁不住想要笑出声。

    大丫鬟俯身想要捡起打火镰。

    “别动它。”慕义冷冷道。

    大丫鬟此时满怀着对未来的欢喜,根本没听出慕义的语气带着告诫之意。

    她把打火镰捡起来的瞬时,只觉一道黑影迎面而来,紧接着胸口重重挨了一记,她身子向后,栽进了池水中。

    大丫鬟掉进了池子里,掀起巨大的水花,也溅湿了慕义刚刚换好的衣裳。

    周围丫鬟吓的大气也不敢出。

    她们在边上都看的清清楚楚,刚才二少爷一脚踢在大丫鬟的胸口……

    大丫鬟沉在池水中,半天没有爬起来。

    慕义看也不看她,之前在池水中的郎情妾意就像过眼云烟,经不起风一吹便散了。

    慕义用手指仔细擦着打火镰。

    “本少爷的东西岂是你能碰的。”慕义冷冷道。

    众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敢上前捞人。

    慕义让人又取了套干净衣裳,换好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众人这才七手八脚的从池子里把大丫鬟捞出来,可是已然迟了。

    大丫鬟已然溺水而亡。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唏嘘不已。

    明明富贵就在眼前,但她还是没有抓住。

    “二少爷的东西从来就不让人乱碰……这事算她倒霉。”丫鬟们小声议论着。

    “我记得前年也曾发生过二少爷因为下人碰了那东西命人杖责的事。”

    “……也不知那个打火镰有什么好,二少爷竟然那么宝贝它。”

    “听说是府里哪个倾慕二少爷的女子送的。”不知谁冒出一句。

    “怎么可能,二少爷眼界高着呢。”气氛缓和下来,丫鬟们扯过布来盖在了死者的脸上,“一会通知府里管事抬走吧,就说是不小心掉进荷池里淹死的。”

    “大夫人会不会问起?”有人担心。

    “不过是死了个丫鬟,谁会问。”

    净房里死了人,大家都觉得晦气,全都退出屋子。

    院门外一个女子的身影一闪而过。

    “什么人?”有人眼尖,喝道。

    “奴婢……有事想见二少爷。”院门外的女子站住脚步。

    “二少爷刚才出去了。”有人道,“咦?你是世子院里的杏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