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232章 这颗心不是你的,该交出来了!
    二少爷慕义离开荆氏的院子后并没有直接回自己的住处,而是去了府后一处僻静的园子。

    像他们这种深宅大院里经常会有几处园子供女眷或客人游赏散心。

    慕义穿过园中的石子路,登上一座小凉亭。

    “杏林,出来。”慕义低喝了声。

    凉亭后方慢慢走出一个人影。

    慕义不悦道,“你怎么还没动手?”

    杏林垂着头,在外人看来,她就像是个普通的丫鬟,只有慕义知道,她的内里装着什么。

    要不是经他遇到的高人指点,他也不能控制这样的魔物。

    他花了好多钱才请到高人相助,献上活人为贡品,召出这样的魔物来,并给了她一颗活人的心脏,夺取了她一半的力量封存在一颗宝石上面。

    “我不是让你干掉慕朝雨吗,你还在等什么?”慕义不耐烦道。

    他现在是多看慕朝雨一眼都会觉得烦躁。

    杏林平静道,“哪有这么容易,慕朝雨是世子,身边似有什么护佑着,我试过一次,但是没有得手。”

    “什么?”慕义不可置信的瞪圆了他剩下的那只眼珠子,“就他那样的,只要吹口气就能把他刮跑了,你居然会失败!”

    “二少爷若是不信,可以自己吹口气,也省得奴婢费劲了。”杏林恹恹道。

    “你还敢跟我顶嘴!”慕义怒了。

    杏林翻了个白眼,但是却没敢再继续和慕义对着干。

    “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尽快把慕朝雨给我解决掉。”慕义将腰间的打火镰摘下来,在手里把玩着,“我不想听你再找任何的借口,我要你今晚就动手,不然……你是不想再要回这一半的力量了?”

    看着他手上的打火镰,杏林眼中流露出复杂的神色。

    “你最好老实些,想跟我玩花样,还欠火候呢。”慕义冷笑。

    杏林垂下头,“奴婢知道了。”

    “知道就快去,我不想明天再看到他活着出现在我的面前。”慕义言罢,甩袖离去。

    杏林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直到慕义走的不见人影,这才转身。

    眼前忽地闪过一道红光,一个胡子稀稀拉拉的老头出现在她的面前。

    杏林愣了一下。

    对面老头突然抬手,她只觉得心口一痛……

    低头,只见对方手里握着一根探路棍,棍子的前端刺中她的胸口。

    “贱婢,这颗心不是你的,该交出来了。”老头毫不留情的将手里的棍子向前猛地一递。

    “扑”地一声,棍子的尖端从她的背部露了出来。

    老头手上用力,往回一拉。

    血淋淋的一物从杏林的胸口拉出来,串在探路棍上面,还在不断的跳动着。

    杏林张口吐出血来,身体踉跄了几下,却没有倒。

    “总算成了。”一道绿光落在地上,化作一只矮脚的卷毛羊。

    “贱婢,你竟敢向小鸠姑娘出手咩,看回冥府去冥王殿下怎么收拾你。”魔物羊愤愤道。

    扎在探路棍上的心脏跳动了一会便停了下来,死气沉沉的再也不动了。

    杏林睁着空洞的眼睛,一动不动。

    魔物羊骂了一会觉得情况不对,“瞎眼的,她怎么没有反应?”

    鬼王从棍子上将真正杏林的心脏取下来,也不怕上面的血弄脏了他的衣裳,他撕了块衣袖将心脏包了起来。

    “你去把它放回那具干尸里。”

    魔物羊叼着血淋淋的小布包,鬼王抓住失神的杏林,三人转瞬消失在园子里。

    梅香小院。

    慕朝雨和余玖回来时已是傍晚时分。

    慕朝雨沐浴更衣后靠在榻上动也不动,情绪似乎有些低落。

    余玖洗的香喷喷的出来,原本她还有些担心慕朝雨会借故捉弄她,可是直到她把衣裳整理好,也没见他往这边看一眼。

    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不爽呢。

    余玖悄悄拍打了两下自己的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贱骨头”吧,嘴上说着不要,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

    哎……

    她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耳朵被水弄湿有些痒,她抬手抓着。

    “过来。”慕朝雨淡淡的声音飘了过来。

    余玖歪着脑袋继续抓耳朵。

    “师父什么事?”

    “过来些。”

    慕朝雨扯过她手里的浴布,示意她再靠过去些。

    余玖犹豫了一下,她自己弄的话总是不小心会擦到耳朵,疼的很,再加上她一只手还伤着,行动不便。

    她乖巧的凑过去,任由慕朝雨帮她擦着头发。

    “狮虎。”余玖向后扬着头,正好能看到他的脸。

    “什么?”慕朝雨并没有因为她淘气的姿势而停下手上的动作。

    “你的叔父……也就是福郡王,他真的是被烧死的吗?”想起今天荆氏说的那些话,她越发觉得福郡王府是个可怕的存在。

    “是。”

    “这么说荆氏的那些话是真话啰?”她意识到荆氏与慕朝雨之间的裂痕,所以私下里,她从不在他的面前称荆氏为他的母亲。

    “也不尽然。”慕朝雨似在回忆着什么,手上动作渐渐慢了。

    余玖向后仰的幅度太大,结果失去平衡,一下子跌进了慕朝雨的怀里。

    她刚要挣扎着坐起来,慕朝雨却按住了她,“等一下,还有尾巴没有擦。”

    余玖小脸迅速升温。

    “那里不用了,我自己来!”

    慕朝雨毫无理会她的抗议,掀了她的裙子。

    湿漉漉的狼尾巴露了出来。

    “全都是水,你想把被子也弄湿吗?”慕朝雨训斥道。

    余玖也不知他是真的生气,还是在吓唬她,挣扎了半天自知拗不过对方,只好把小脑袋埋起来,装成鸵鸟。

    狼尾巴被擦干,蓬松着,上面的毛全都炸了起来,看着比平时大了一圈。

    慕朝雨觉得有趣,忍不住用手指弹了弹它的尾尖。

    尾尖勾了勾。

    慕朝雨又弹了一下。

    这次尾尖勾的更厉害了。

    也不知怎么,慕朝雨玩心大起,不断的逗弄着她的尾巴。

    余玖心里的这个郁闷就别提了。

    你他丫的以为我是玩具吗!

    就是电动玩具还有没电的时候呢,你有完没完。

    不过当她转头看到慕朝雨脸上放松的表情时,她又有些不忍心发火了。

    慕朝雨活的太不容易,虽说今天替荆氏治腿,他借机要挟了荆氏,打听出他想要的消息,可是在他们的面前还有太多太多的迷雾。

    就让他暂时的轻松一下吧。

    想到这,她卖力的勾了一下尾巴。

    结果用力太过,直接杵在了慕朝雨的脸上。

    呃……这真的是个误会……狮虎你听我解释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