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234章 如何处决杏林?真正的爱是不可能改变的!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第234章 如何处决杏林?真正的爱是不可能改变的!

    余玖纠结的看着鬼王手上抓着的杏林。

    “不是说人类是不能杀死魔物的吗,为什么非我不可?”

    魔物羊现出卷毛羊的外形,“魔物本就是不死的,我们之间打斗可以吞噬掉对方的力量,但是不会让对方消失咩。”

    余玖愣了愣,“被吞噬掉力量后会怎么样?”

    “变成像瞎眼的一样的没用咩。”魔物羊得意的讽刺道。

    鬼王哼了一声,难得的没有反驳它的话。

    “不过……”魔物羊继续道,“只要从对方那里取回自己的力量,或者吞噬其他魔物的力量,就能重新让自己变的强大咩,不过冥王禁止我们内斗,所以我们不能出手,只能让你出手了咩。”

    “可是……我只是个人类啊。”余玖还是一头雾水,她又不是魔物,难道魔物羊以为她能吞噬掉杏林的力量不成。

    鬼王翻了翻眼皮,“算了,还是老夫来说吧,小鸠姑娘还记得世子那枚骨戒吧?”

    余玖点头:“不过那骨戒跟这事有什么关系啊?”

    “上一次你中了夜清欢的同心咒,世子想用骨戒救你,结果你却把骨戒上的力量吸走了,害的世子失去了骨戒内白巫术的力量……”

    余玖听的一愣一愣的。

    慕朝雨从没在她跟前说起过这件事。

    他的骨戒如果没了力量,他以后还怎么给皇上制药,福郡王府之所以会被皇帝看中就是因为他们有着特别的力量吧。

    “你夺走了骨戒内白巫术的力量,所以你现在已经不是普通的人类了。”鬼王道,“杀死杏林的任务只能交给你了。”

    鬼王将杏林推到她的面前。

    呃……她从没做过这种事,好阔怕啊。

    杏林眼神空洞,就像被人抽走了灵魂的木偶。

    余玖犹豫半天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戳了对方一下。

    魔物羊差点喷血。

    “小鸠咩,你在搞什么咩!”

    余玖露出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人家也是第一次做嘛,不熟练。”

    真的感觉无从下手啊。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她碰了一下的关系,杏林的眼神渐渐聚拢起来,她眨了眨眼睛,恢复了意识。

    “醒了?”鬼王居高临下,语气冰冷。

    杏林低头吐出一口黑血。

    “味道很不错,是吧?”鬼王扯着她的头发,拉了一下。

    杏林眼中似乎有些茫然。

    “看来你清醒些了咩。”魔物羊凑过来,“你还认识本大爷吗?”

    “羊?”

    “滚你丫的,本大爷是冥府最强无敌救世森罗万像时间吞噬者!”魔物羊暴跳如雷,“小鸠你那是什么眼神咩,连你也不信本大爷的力量吗?”

    “信……”余玖横着眼睛。

    魔物羊恼羞成怒,“别拦我,本大爷要吃了她!”

    关键时,鬼王挡住了它扑过来的羊角。

    “就算是吃也轮不到你吃,让小鸠姑娘来。”

    鬼王和魔物羊同时去看余玖。

    看来还得她动手。

    余玖苦着小脸,蹲在了杏林的跟前。

    “你真的是魔物?”她问。

    总觉得有点难以置信,她在慕朝雨的院子里服侍了那么久,没想到她竟是魔物。

    “最早的杏林确实是个普通人,她现在只是占了杏林记忆和模样而已。”鬼王简单的将如何召唤魔物的事情说了。

    余玖听了大吃一惊。

    没想到二少爷慕义居然手段这么狠毒。

    “你们不能把慕义吃掉吗?”余玖想起这个人就恨的咬牙。

    “不可能的咩,我们不能干预人类的生死。”魔物羊认真的向她解释着。

    “可你们是魔物啊,魔物不是整天干坏事的吗?”

    鬼王、魔物羊,甚至就连杏林都露出鄙视的表情来了。

    “你听谁说的?”

    余玖一脸懵逼。

    怎么是这样子,难道魔物不都是坏银么?

    “魔物是为了协助冥王殿下管理冥府才存在的,活人这里的事不归我们管,魔物如果犯了错自然有冥府的黑白双煞来处决。”

    “这个我知道!”余玖眼睛一亮,“你们说的就是黑白无常吧,就是把我召到这个世界来的白胡子老头?”

    鬼王点头。

    “那你们还是把白胡子老头叫来吧,让他处理这事。”

    “白公只负责奖,惩戒的差事是由黑煞来处理,但……黑煞现在不在冥府,还是只能由你来动手了。”

    绕来绕去,还是要她动手。

    余玖哭丧着脸。

    她真的不想杀人啊,就算是杀一只魔物,她也是下不去手的。

    她扬脸打量着杏林。

    “你想杀了慕朝雨?”

    杏林垂下眼睛,“我只是听命从事。”

    “如果二少爷慕义没有让你动手,你会杀慕朝雨吗?”

    杏林摇头。

    “这样吧。”余玖双手合十,猛地一拍,“我看她也不是故意的,不如就饶了她这一次吧。”

    鬼王和魔物羊惊讶的下巴都快掉了。

    “小鸠咩,你有没有搞错,她差点杀了你和慕朝雨!”

    “我知道,但是好在我们都还好好的。”回想起她被控制的那一瞬,她不禁后怕。

    当时她心中充满恨意,恨不得杀了慕朝雨。

    “小鸠姑娘,你不恨她吗?”鬼王幽幽道,“她的法力可以任意颠倒爱恨,如果有一下次……”

    “不会再有下一次了。”余玖支着下巴,坚定道。

    对面三个魔物全都愣住了。

    余玖的眼睛里闪烁着无比坚定的光华。

    “我喜欢师父,我喜欢他……就算我们最后不可能在一起,但我相信,爱就是爱,如果因为别的力量而改变了,那就不是真的喜欢。”

    如果有人逼着她去伤害慕朝雨,她宁可先伤了自己。

    非是因为她的任务,而是真心的喜欢。

    余玖扬着小脸,笑的灿烂。

    三个魔物沉默了许久,杏林突然低低的笑出声来。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的法力对你和慕朝雨无用了。”

    她能颠倒爱恨,但是真正的爱是不可能被改变的。

    爱就是爱,纯粹的,就是暂时被控制了,却不能改变它的本质。

    “你还控制过慕朝雨?”她从没听慕朝雨说起过这件事。

    “是啊,我颠倒了你的爱恨,让你去杀慕朝雨,但是失败了。”杏林苦笑,“所以我便控制了慕朝雨,想让他杀了你,这样一来等他清醒时就会懊悔交加,用不着别人动手,他就会自行了断……”

    “啪!”的一声脆响,打在杏林的脸上,也中断了她的话。

    杏林的脸被打向一侧。

    余玖扬起的手还没来得及放下。

    鬼王和魔物羊全都沉默了。

    对于小鸠的表现,真的是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相对于她自己,她更看重慕朝雨的性命。

    “哎……真是孽缘啊……”鬼王用只有他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低低叹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