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256章 小黑豆与鬼故事
    药圃里种的还阳草终于再次发了芽。

    余玖每天一大早就跑去药圃里守着。

    “小咩咩,你不是说这些还阳草只有在成熟以后才会叫吗,现在它们才这么丁点大,为什么就会叫啊?”余玖撅着屁股,脸几乎都要贴到地上去了。

    那些还阳草长的实在太小,泥土里只露出两个黑色的小芽芽。

    “我也不知道咩。”魔物羊用蹄子挠了挠脑袋,“以前种在冥府的时候它们都长的很大……我想也许是环境变化导致的吧。”

    余玖犯了愁。

    这里是阳间,环境怎么才能和冥府相比呢。

    “话说冥府是个什么样子?”余玖好奇的问,“也会有白天夜晚吗,会不会下雨?到处都阴森森的?”

    “这种事你居然来问本大爷咩。”魔物羊小声嘀咕着,“难道你不比我更清楚?”

    “什么?”余玖没听清它在说什么。

    “没什么咩,你想知道什么尽管问本大爷就是。”

    魔物羊难得耐心的把冥府的事讲给她听。

    余玖听完后却更加的绝望了。

    冥府里那种阴森森的气氛,她去哪里找啊。

    难怪这些小芽芽叫的声音这么微弱,原来是“水土不服”。

    “我得想办法让它们感觉好一些。”余玖摸着下巴。

    一整日她都魂不守舍的,就连吃饭的时候也是不断走神,有好几次都把筷子伸进慕朝雨的碗里去了。

    慕朝雨默默的看着对面坐的丫头把他碗里的菜夹走,然后塞进嘴里。

    “咳,小鸠姑娘……”小舍儿正好进来送汤,看到这一幕好心的提醒。

    余玖猛醒过来,“唔,对不起狮虎。”她把嘴里的菜吐出来,用筷子夹住,“我还给你……”

    “拿走。”对面的慕朝雨迅速将碗举高,凤眸警惕的盯着她。

    呃……尴尬了。

    余玖看着筷子上夹着的她刚才吐出来的菜。

    “狮虎你别误会,我没想把菜再还给你。”说完她重新把那口菜又塞进了嘴里。

    慕朝雨眼角抽搐了两下,再也没了胃口。

    看他放下筷子,余玖急了。

    “师父,你吃啊。”

    “不吃了。”看都看饱了,还怎么吃得下去。

    “可是你才只吃了半碗。”余玖劝道。

    慕朝雨:“那半碗是你刚才替为师吃了。”

    余玖:“……”

    她这才反应过来,难怪她觉得肚子吃的这么撑,原来是在不知不觉中把慕朝雨碗里的饭都吃了。

    “有什么心事?”慕朝雨问。

    余玖愁眉苦脸的把还阳草的事情说了,不过她不能说冥府的事,只说还阳草适合生长在阴森的气氛下。

    慕朝雨挑着眉梢思忖着。

    就在这时,漠尘进了门,“慕朝雨,你这院子里有老鼠,昨晚吵的我一夜没睡好。”

    “什么老鼠?”慕朝雨不解。

    余玖大惊,“你能听到后院的声音?”

    “能啊。”漠尘道,“你的意思是说老鼠在后院?”

    “那不是老鼠,是我种的……药材。”

    头一次听说还有会叫的药材,漠尘也不禁好奇起来,非要拉着余玖一起去看。

    最后连同慕朝雨也跟着一起去了药圃。

    “就是它们。”余玖指了指泥土里刚刚冒出头的小芽芽。

    漠尘蹲下来,高大的身材就像一块阴影笼罩住了那些还阳草。

    “这种玩意好吃吗?”漠尘伸出手指,看样子是要去戳弄那些小芽芽。

    “住手!”余玖吓坏了,上去直接就抱住了漠尘的胳膊。

    漠尘的手指就跟铁钎子似的,让他戳一下还不得把还阳草给戳没了?

    “这是什么药材?”漠尘问。

    “还阳草”三个字在余玖的嘴里转了半圈,又被她咽回去了。

    这个名字会引起不必要的怀疑。

    “它还没有名字。”她扯谎道,“这是新培育出来的药材,还没取名呢。”

    漠尘点了点头,“那就叫小黑豆吧。”

    余玖与慕朝雨同时陷入尴尬的沉默当中。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这么怂的名字,真亏得漠尘能想得出来。

    “怎么?这名字不好听?”漠尘问余玖。

    “呵呵呵……”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那就这么定了。”漠尘认真的点头。

    我说什么啦,就定了!

    余玖默默扶额。

    “唧唧唧……”

    微风吹过,还阳草……啊不,小黑豆们发出欢快的叫声。

    “它们好像挺喜欢漠尘的。”余玖意外道。

    慕朝雨低头不知在想着什么。

    “小鸠,你不是说想弄些阴森的气氛吗?”

    “对啊。”

    “你可以试试吓唬它们。”

    余玖惊住了。

    这样的主意……真难为慕朝雨是怎么想出来的。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漠尘不解。

    余玖简单的把这种药材的习性说了。

    “这个好办,你讲些恐怖的故事给它们听就是了。”漠尘道。

    余玖扶着前额。

    等一下,为何情节的发展如此诡异,完全不是一个画风啊。

    于是,当天晚上余玖和漠尘到了药圃,为了烘托气氛,余玖还特意点了一盏灯笼,两人坐在药圃边,大眼瞪小眼。

    “漠尘,你会讲鬼故事吗?”

    漠尘嘴里悠闲的叼着根草棍,“我没见过鬼。”

    “我知道,我只是说故事,故事!”

    “我没见过鬼哪来的故事?”

    余玖翻了个白眼。

    好吧,大杀器就是大杀器。

    慕朝雨在屋里看了一会书,抬头见桌上蜡烛已经燃了大半截,窗外黑漆漆的,天上连个月亮都没有。

    小鸠还没有回来。

    他出了门,摘了廊下的灯笼,也没叫小舍儿,自己往后院去了。

    刚过月亮门,脚下踩到一物。

    软呼呼,还不住的颤抖。

    慕朝雨放低灯笼,昏黄的光线里出现了个卷毛球,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

    这是什么?

    慕朝雨一开始愣是没认出来眼前这东西是什么。

    直到它发出一声:“咩……”

    “你在这里做什么。”慕朝雨奇怪的看着小咩咩。

    卷毛羊跳起来,就像见了亲人似的,不住的咩咩叫。

    可惜慕朝雨听不懂它的语言。

    “吓死本大爷了咩,吓死本大爷了咩……”

    “小鸠呢?”慕朝雨问。

    卷毛羊叫了几声,看向月亮门里。

    慕朝雨提着灯笼进了后院。

    药圃前,小鸠和漠尘相对而坐,两人的面孔半明半暗的掩映在烛光里,气氛诡异之极。

    小鸠正在讲鬼故事给漠尘听,漠尘听的双眼发亮。

    “……就在这时,那个女鬼说话了……”余玖阴森森的学着女鬼的声音。

    “小鸠,回去睡觉了。”慕朝雨适时插了句。

    “啊啊啊……鬼啊!”余玖和漠尘同时被吓尿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