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291章 少年,要振作啊!
    余玖陪着谢竹君,安抚他极度不稳定的情绪。

    谢竹君一直哭到再也没了力气,把脸埋在余玖单薄的肩膀上,不肯抬头。

    余玖肩膀被他压的又酸又痛。

    她还只是个幼童体形,哪能承受得住谢竹君这个少年的重压。

    鉴于情况特殊,余玖默默的忍了。

    谁还没个脆弱的时候了,她又不是小气的人,借个肩膀靠一靠算个啥?

    魔物羊站的老远,愤愤的盯着床上的两人,嘴里还啃着寝室里的木质家具。

    余玖知道它这会心里不痛快,可是却不敢乱说话,生怕打扰了谢竹君刚刚稳定下来的情绪。

    过了一会,余玖肩膀实在是抗不住了,她动了动。

    谢竹君如梦初醒,直起身子。

    “那个……小鸠……我……”

    “好了好了,我都懂的,乖,你先吃点东西吧。”余玖好脾气的去外面把侍从早就准备好的饭食端进来。

    侍从们在外面多多少少都听到些屋里的动静,见余玖出来端饭,全都松了口气。

    “殿下他没事吧?”为首的侍从嘘声问。

    余玖点了点头,把托盘接了过去。

    余玖端着吃食回到寝室。

    谢竹君坐在床上,眼睛一直盯在她的身上,生怕一眨眼她就会不见了。

    “看!看!再看会长针眼的咩。”魔物羊嘀咕着。

    余玖警告似的瞪了魔物羊一眼。

    魔物羊再也忍不住了,突然掉头跑出去,一边嚷:“小鸠又凶我咩……小鸠再也不爱我了咩……”

    余玖风中凌乱。

    这又是什么鬼状况,摔!

    尽管她有些不放心跑出去的魔物羊,怕它闯祸,不过她还是留了下来,陪着谢竹君看他吃下了一整碗粥饭。

    “现在感觉好些了吧?”余玖笑眯眯的重新倒了杯温水来,递给他。

    谢竹君伸手接过茶杯,艰难的挤出一丝笑意:“谢谢。”

    “还有这个,吃下去。”余玖又递给他一枚药丸。

    “这是什么?”谢竹君看着那枚药丸。

    “吃了会让你好好睡觉。”余玖微笑道,“你放心,我不会害你的。”

    谢竹君毫不犹豫地将药丸塞进嘴里。

    他从不担心她会害他。

    许是因为他知道了她太多的秘密,所以他相信她就如同相信他自己……

    “小鸠,你的狼耳朵怎么不见了?”他注意到她今天没有梳总角,头顶也没有什么遮盖,而且最令他惊讶的是她现在的耳朵与普通人一模一样。

    余玖得意极了,“怎么样,不敢相信吧?”

    谢竹君认真的看着她,眼底渐渐涌出暖意,“很好看。”

    “谢谢。”要是还有尾巴在,一定会翘上天的。

    “你原来的样子也一样好看。”

    “你就是这么夸我,我也不会高兴哒。”余玖捧着自己的脸,呵呵傻笑。

    谢竹君终于忍不住,被她逗笑了。

    “既然你没事我就回去了,一定要记得吃饭哟。”余玖点指着他的前额,“要遵、医、嘱!”

    “知道了。”谢竹君回应着,神色却有些不舍。

    不知为什么,他有些害怕她离开。

    她走了,自己又变成了一个人,就像好不容易才得到了些许的温暖,又要放手,回到冰冷无情的世界当中。

    他舍不得。

    “一会药效就发挥作用了,你什么都不要想,好好的睡一觉。”余玖扬声叫外面的侍从进来,让他们帮谢竹君把床上被血弄脏的被褥换了。

    见到其他人进来,谢竹君的身体再次紧绷起来,无助的目光投向她。

    余玖不动声色的在旁边看着。

    这个时候,她必须残忍,他无论如何都要学会自己面对残酷的现实,身体上的伤痛可以消去,记忆中的恐惧却不能,他必须要学会面对。

    侍从们训练有素,对眼前的一切仿佛毫无知觉,只顾低头做事。

    很快他们就把新的被褥换好,谢竹君舒舒服服的躺回到了床上。

    余玖这才走过来,替他拉好被子。

    “好啦,我走了,诊金……”没等她把话说完,谢竹君伸出手指堵住了她的嘴。

    余玖愣住了。

    谢竹君见她变了脸色,忽地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飞快把手缩了回来,“对不起……我,我没有别的意思,我知道我已经脏了……”

    “我呸呸呸!”余玖照着地上碎了好几口,“你胡说七道些什么呢,什么脏了,你还真当自己是姑娘啊。”

    “我的意思是……”

    “你是想赖账是吧,知道我要跟师父离开京城,所以不想把诊金还我。”

    “你……你要离开京城?”谢竹君惶然的看着她,眼底刚刚恢复的柔和全都裂开了,就像尖锐的冰碴,把自己刺的伤痕累累。

    “是啊,我师父已经不能再制药了,他辞了官,可是皇上却不允,他为了避免被那些人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所以准备在东将军麾下做军医,皇上也下了旨,同意了师父的折子,东将军带队到长洲国去了,我们很快也要赶去。”

    谢竹君一脸惶恐的傻在那里。

    余玖叹了口气。

    他现在受不起任何的刺激,早知道她就不告诉他了。

    不过转念又一想,早晚他会知道,长痛不如短痛,省得到时自己不告而别,说不定会得他怨恨。

    谢竹君双唇失了血色,“你……和你师父什么时候走?”

    “过几天就走。”余玖留了个心眼,没把最终离开的日期告诉他。

    告诉他又能如何,让他去送?来个长亭十八相送……啊呸,这都什么乱糟糟的。

    “反正你只要记住,要好好的保护自己,如果他们欺负得你狠了,你也可以试着还手嘛,反正都到这份上了,你怕什么?”

    谢竹君露出凄然的表情。

    没错,他以前一直都在忍,为了月支国,可是他得到了什么?

    除了伤害还是伤害,就算月支国那边知道了他的困境也没有丝毫想要帮他的想法。

    要想活下去,他只能靠自己。

    “如果就是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你可以去久久堂,找我的鬼王师爷,他会留在京城这边,你要是想给我写信,也可以托他帮忙。”

    余玖叮嘱再三,谢竹君躺在那里,渐渐驾驭不住困倦袭来。

    他吃下的那枚药丸终于起了作用。

    余玖守在他的床头,一直等到他闭上眼睛,这才长出一口气。

    少年的睡脸安宁且祥和。

    余玖心中却像是打翻了五味瓶。

    希望上天能眷顾一下这个少年,免了他的些许苦难吧。

    在他身上,她仿佛看到了慕朝雨的影子。

    唯一不同的是,慕朝雨选择了置于死地而后生,他的身边有她相伴。

    而谢竹君,却什么都没有,他没得选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