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302章 说好的朋友间的情意呢?
    杨瀚庭被酒水浇了个透。

    满脸满身的酒,滴滴答答的一个劲的往下淌。

    他瞪着眼睛,茫然的看着眼前站着的慕朝雨。

    发生了什么?

    他为什么一身的水……

    “我在哪?”杨瀚庭冒出句。

    余玖同情的移开视线。

    杨大人,你现在才想起来装傻,是不是有点晚了啊。

    慕朝雨重重把酒坛放下,“小舍儿,送杨大人回府。”

    小舍儿跑进来却怎么也扶不起醉了的杨瀚庭。

    最后还是漠尘过来帮忙,一只手就把杨瀚庭给揪了起来。

    “大舅哥……”杨瀚庭抓住漠尘的胳膊。

    余玖仿佛听见下巴摔落脚面的声音。

    大舅哥是什么鬼!

    漠尘扯住杨瀚庭,询问慕朝雨:“我能把他扔出去吗?”

    慕朝雨面容微冷。

    折腾了一晚上,杨瀚庭翻来覆去的,一门心思的想娶“豆姑娘”。

    慕朝雨又不能直接告诉他,那位豆姑娘就是现在坐在你面前的这一个,所以一晚上他都被杨瀚庭弄的很无语。

    “慕朝雨,你明天离京我就不能来送你了。”杨瀚庭被漠尘扯着,身子晃啊晃的,嘴上仍在不断的唠叨,“你好好保重自己,长洲国那边……乱的很,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听见没有,慕朝雨,不管有什么事,你都得给我活着回来……就是爬也得给我爬回来!”

    说到最后,杨瀚庭梗着脖子,声嘶力竭的叫,就连余玖都有些动容。

    没想到杨瀚庭真拿慕朝雨当朋友啊。

    哎,看看人家,这才叫过命的交情,真是让人感动。

    余玖情不自禁的吸了下鼻子。

    慕朝雨却是面无表情的吩咐漠尘,“打昏他。”

    漠尘麻利的放倒了杨瀚庭,然后把他扛在肩上,出了门。

    余玖仍在对着杨瀚庭的身影行注目礼,忽听耳畔慕朝雨淡淡道:“他就那样,每次喝醉都是这套话。”

    原来是套路,摔!

    说好的朋友间的情意呢?

    余玖哭笑不得。

    “怎么,舍不得他走?”慕朝雨故意丢下一句。

    “谁?”这个时候,就算她知道他是在说谁,也得装糊涂。

    “你的杨大人。”

    啊呸呸呸,怎么是我的杨大人。

    “你说杨瀚庭啊。”余玖撇撇嘴,“他喝多了,都说男人喝醉后的话不能信,我信他就有鬼了。”

    慕朝雨一顿,“这话你是从哪听来的?”

    余玖眨巴着眼睛,“呃……人们不都是这么说的吗?”

    慕朝雨垂眸审视着她,余玖莫名的心虚。

    她忘了,她在这里的身份只是个拥有着雪狼血统的尚未成年的小丫头,再说她天天都与慕朝雨在一起,怎么可能有机会听到这些事。

    慕朝雨眉梢紧蹙。

    他也在反省,最近是否忽视了教习小家伙,以至于她什么样的人都接触了,还学的这般油腔滑调的。

    “师父,我们马车都准备好啦,你看看书房里还有什么要带的,我帮你收起来。”

    余玖岔开话题。

    慕朝雨想起书房里确实还有一些东西要收拾,于是带着她去了书房。

    大部分书他都不带,那些书里的内容已经全都记在了他的脑子里,倒背如流。

    余玖见他取过一只小木箱。

    “这是什么?”她问。

    慕朝雨没有回答,而是把箱子打开。

    只见里面放着一些零零碎碎的小玩意,其中一个就是他生母亲手绘制的小像。

    对慕朝雨来说,这些才是真正属于他的东西吧。

    余玖耐心的看着慕朝雨把箱子里的东西一一收好,最后锁上了箱子。

    “我去把东西放到车上去。”余玖伸手接了箱子。

    马车全都准备好了,慕朝雨站在廊下静静看着小鸠与杏林说话,小咩咩不知什么时候跑过来,像模像样的站在他的身边,圆溜溜的大眼睛望着不远处的小鸠。

    “路上你多照应着些她。”慕朝雨喃喃道。

    谁?你是在跟本大爷说话?

    魔物羊诧异的抬头看向慕朝雨。

    “看什么,说的就是你。”慕朝雨不动声色。

    魔物羊惊的张大嘴。

    “咩咩咩呀!你能听懂我的话?”

    “不听懂。”慕朝雨道。

    “听不懂咩你还跟我说话!”魔物羊被吓的浑身的卷毛都快站起来了。

    余玖与杏林听见声音转身望向这边。

    慕朝雨挺身而立,魔物羊也是静静的站着,一人一羊就跟一幅静物画似的。

    余玖看了半天没发现什么异常,于是重新和杏林说起话来。

    直到余玖移开目光,魔物羊和慕朝雨同时松了口气。

    “本大爷是让你吓的咩,你跟着叹什么气!”魔物羊不满的叫唤。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慕朝雨淡声道,“不过我知道你能明白我的意思,此次前往长洲国路途遥远,一路上难免会有危险,我希望你能护着她。”

    魔物羊半张着嘴,再也合不上了。

    言罢,慕朝雨转身进屋,只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魔物羊猛地晃了晃脑袋。

    刚才在那一瞬,它竟被慕朝雨身上的气势所威慑,连反驳的情绪都没有生出来。

    直到余玖过来寻它时,魔物羊仍是浑浑噩噩,四条小短腿就跟个板凳似的,呆呆的杵在地上。

    它该怎么办?

    告诉余玖慕朝雨发现了它的秘密?

    还是……

    第二天一大早,漠尘赶着马车出了小院。

    看着小舍儿为小院大门上锁,余玖心中感叹:他们就要离开这里了,这里算得上是她在这里的第一个家,现在要离开,突然间她竟有些舍不得。

    三辆马车鱼贯穿过街道,清晨的街上行人极少,刚拐到正街上,忽见迎面过来十几个人,每人手里都牵着马匹,为首一人身穿武服,英气勃发,正是二等御前侍卫林易天。

    “林大人?”慕朝雨命小舍儿停了马车,下车与林易天说话。

    林易天上前拱手,“见过郡王爷。”

    “你们为何拦在这里?”慕朝雨问。

    林易天再次拱手,“卑职奉皇命,在此等候郡王,护送您前往长洲国。”

    没想到他们竟是皇上派来的“保镖”。

    慕朝雨看了看林易天,还有他身后跟着的十个护卫。

    显然那些人也都是宫里选出来的侍卫,这次是跟着林易天一起出来被派了皇差。

    “可……我此次远行,并未准备多余物资。”

    “郡王爷不必担心,卑职等人早有准备。”

    既是皇差,定是少不了路上的盘缠。

    慕朝雨自知拒不得,于是点了点头。

    三辆马车在林易天等人的护送下,出了京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