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 第364章 暂时退兵,杨瀚庭的八卦
    筒骨关,南越国军营。

    五日后,秋将军的伤势有了好转的迹象,每天清醒的时间也更多了。

    慕朝雨再次调整了药方,余玖也改成白天去照顾他,晚上则由秋将军的亲兵来照料。

    让余玖没想到的是秋将军梳洗打理完了之后,根本不是她想象的年纪。

    原本她一直以为秋将军五十多岁,可是现在看着靠在枕上的男子,她有些发蒙。

    这明明就是个帅大叔嘛。

    “小鸠姑娘。”秋将军见她进来向她点头招呼,“这几天多亏你了。”

    余玖笑了笑,“秋将军别客气,谁让我是大夫嘛。”

    照顾病号是她的职责。

    “你看我现在恢复的不错,以后不用再麻烦你了吧。”秋将军试探道。

    余玖愣了愣,他这是什么意思,不用她再过来照顾了?

    秋将军表情有些窘迫。

    他在军中就是个糙汉子,之前他大部分时间都是昏迷着,所以没有办法选择,现在他清醒了,觉得自己被一个小丫头照顾着有些没面子。

    “你其实不用在意的,以前我也这么照顾师父,就连洗澡……”

    “咳咳!”身后传来慕朝雨的咳声,打断了她的话。

    余玖回过头,只见帐门外慕朝雨和千总杨绍文走进来。

    慕朝雨表情僵硬。

    小家伙的心也太大了,什么话都敢往外面说。

    余玖却并没有放在心上,她说的这些都是照顾病人的日常,对她来说是很寻常的事。

    杨绍文和秋将军都觉得尴尬。

    “对了,逃走的长洲国的探子抓到了吗?”余玖问起她最关心的事情。

    杨绍文神色暗了暗,“还没有。”

    谁也没想到,长洲国的探子第二天早上就不见了。

    逃走前他还杀死了三名看守,可以说手段狠厉之极,真看不出那个瘦猴似的人还有这么大的本事。

    众人又说了会话,杨绍文开始向秋将军汇报最近战况,慕朝雨趁机带着余玖先出来。

    “对了,最近怎么没有看到漠尘?”余玖其实早就想问了,从到了筒骨关后,她就没有见到漠尘的面。

    “他不在筒骨关。”慕朝雨淡淡道。

    余玖愣住了,“他什么时候走的?”

    漠尘这家伙神道道的,说走就走,从来就没有习惯在离开前提前跟他们打招呼。

    “刚到筒骨关当晚他就走了。”

    “他去哪了?”

    “长洲国。”

    余玖不吱声了。

    眼前两国正在交战,漠尘却跑到长洲国那边去,她不免替他感到担心。

    不过转念又一想,漠尘的身上原本就带着长洲国人的血,他到了那边自然就像是回到了族中,应该比南越国这边还安全吧。

    她跟着慕朝雨回到军帐休息,下午小憩时,她被外面士卒的欢呼声惊醒。

    “发生了什么事?”

    她坐起来看向帐外。

    “是长洲国那边退兵了。”慕朝雨闭着眼睛环住她的腰,把她拽回到床上去。

    “退兵了?”余玖差点跳起来。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她怎么不知道!

    “今天早上长洲国的信使就送来了停战书,杨绍文应该与秋将军商议过了。”

    余玖枕在慕朝雨的胳膊上,扬脸看着他,“秋将军怎么说?”

    “那是他们的事。”慕朝雨语气平淡,“我是军医,退兵与否都与我无关。”

    不得不承认慕朝雨说的有道理。

    慕朝雨是来做军医的,排兵布阵的事跟他们没有关系。

    很快,长洲国退兵的消息传遍了军营,到了晚上,军营里燃起火把,将营地照得通明,每个人脸上都喜气洋洋的。

    “长洲国退兵后,以后还会打仗吗?”余玖寻了机会向杨瀚庭打听。

    杨瀚庭情绪不怎么高,听了余玖的问话,他也只是扬了扬眉,“这种事,谁知道呢。”

    “杨大人,你好像不怎么开心?”余玖试探的问。

    “没有啊,我很开心,退兵了,我们就能离开这里了,我开心,开心着呢,哈哈哈……”他干笑了几声,皮笑肉不笑的。

    余玖悄悄与他拉开了些距离。

    吃晚饭的时候,她和慕朝雨说起此事:“师父,我觉得杨大人要疯了。”

    慕朝雨头也不抬的夹菜,“他没疯。”

    “大家听说退兵了都很高兴,为什么唯独杨大人那个样子?”

    “因为退兵后军营后撤,要退回到筒骨关后方的钒城。”慕朝雨夹起菜来送到她的碗里,“他的堂兄杨绍文就住在那里。”

    余玖嘴里叼着筷子头,满眼茫然。

    她真的不明白,杨绍文住在钒城与杨瀚庭闹情绪有什么关系。

    慕朝雨见她呆呆的样子叹了口气。

    “罢了,反正此事你早晚都会知道,为师便告诉你。”

    慕朝雨极少会主动说起别人的家事,可当余玖听完有关杨瀚庭的事后,她觉得头顶上仿佛闪亮着老大的两个字:八卦!

    原来杨瀚庭幼年长在彭城,与他的堂兄杨绍文可以说是一起长大的,杨瀚庭自小便喜欢一个叫邱扶风的女子,并立誓非她不娶。

    但那邱扶风却根本看不上他,觉得他性格软弱,不如杨绍文坚毅。

    杨绍文当时要去从军,本不想娶妻,邱扶风使了个不上台面的法子,把他坑了,逼得杨绍文与她订了亲。

    杨瀚庭之前又与杨绍文两人兄弟感情极好,羞愤之下离了彭城,回到他父亲身边,逐渐与族中的人疏远了。

    余玖摸着下巴。

    没想到堂兄对杨瀚庭还有夺妻之恨,怪不得杨瀚庭从到了筒骨关就是黑着一张脸,每次说话都像是带着刺。

    这事不管换了谁只怕心里都不好受。

    长洲国撤军后筒骨关这边也陆续率兵退回到离此不远的钒城。

    “也不知这次退兵能安稳几日。”杨绍文叹息着,“郡王若是住不惯驿站就搬来到属下府上暂住吧。”

    驿站再好也比不得府上,环境简陋不说,洗澡什么的都很麻烦,还要一桶水一桶水的提上楼来。

    余玖已经好久没有痛痛快快的泡个澡了,听了这话她有些心动。

    但她知道这件事得要慕朝雨做主,她眼巴巴的望着慕朝雨。

    感受到小家伙期盼的目光,慕朝雨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就麻烦千总了。”

    一旁杨瀚庭变了脸色,“喂,慕朝雨,你真的要住他那里?”

    慕朝雨再次点头,“你也来。”

    “喂!我还没答应呢!”

    “这事就这么定了。”慕朝雨不理他,回头招呼林易天他们。

    看着抓狂的杨瀚庭,余玖在心里默默的心疼了他一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