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姐姐的贴身杀手 > 第9章 痛打包租婆
    叶错将那几个倭国人,都依次按照他们自己的手段处理了之后,全部用他们的衣服捆住脚倒挂在树上。

    既然这群畜生,喜欢折磨人,那就让他们也尝尝自己的手段。至于自己离开之后,他们是死是活,叶错也懒得管了。

    抱着乖巧的小女孩,叶错走出了云雾山。

    山下一条清澈的小河边,叶错将小女孩放下,轻声地道:“可以睁开眼睛了,坏人都走了。”

    小女孩睁开清澈的大眼睛,担心地道:“哥哥,坏人没有伤害你吧?”

    叶错微笑着摇头:“他们伤害不了我,他们都怕我。”说着,叶错从自己的药篓中,拿出一株草药,道,“你的小脸都肿了,哥哥来帮你擦点药汁好不好?会有一点疼,怕不怕疼?”

    “不怕!”小女孩摇摇头。

    “真乖!你叫什么名字啊?家住在哪里?”

    小女孩道:“我叫阿离,住在浅水湾。”

    叶错心道:没想到倒是离我家不远。

    浅水湾是城南的贫民窟,住在那边的全是穷苦人家和一些小混混,十分的混乱。属于三不管地带,附近的不少黑帮,都混迹于此,因为太乱,连警察都不敢随便进去。

    在浅水湾,经常会出现人口失踪或者黑社会当街砍人的事情。若不是实在穷的没地方住,是不会有人去那里的。叶错记起来前一世报道上说,阿离是和妈妈相依为命的,看来家里势必十分的困难。

    他俯身抱起阿离,道:“哥哥送你回家好不好?”

    阿离依偎在叶错的怀中,一双稚嫩的手臂环抱着叶错的脖子,可爱的点点头。

    “大哥哥,你的手破了,阿离给你吹吹气吧。以前阿离的脑袋撞到了,妈妈给吹吹气就不疼了。”阿离肉呼呼的小手,抓着叶错的手道。

    叶错刚才愤怒之极,攻击时完全不顾自己。加上他此时身体还是十五六岁的少年身体,不是前一世身经百战的杀手体质,所以将四人打残之后,自己的手也伤了一点皮。

    叶错看着阿离的小脸,鼓着肉嘟嘟的小嘴,在往自己的手背上吹起,无比可爱。

    此时她的小脸虽然肿了,但是还是能看出来五官都非常的精致,长大后必定是个美人胚子。如此纯真烂漫的小女孩,若不是叶错在此,只怕就要遭人毒手了。

    前一世这起恶**件生之后,云海市的警局曾经展开过调查,但是最后却不了了之。

    到此时叶错才知道,原来作案者是倭国人。看着这几个人开的豪华轿车,想来必定是身份很特殊,不然怎敢在华夏国如此猖獗,最后居然还没有被抓,这其中猫腻肯定也不少。

    叶错心中的杀气再起,暗自决定将此事调查到底。

    跟着阿离的指引,叶错抱着她,穿过浅水湾一大片杂乱肮脏的弄堂,尽头是一座破败的老房子,锈迹斑斑的铁条焊成的盘旋楼梯,踩上去嘎吱作响,似乎随时会倒下来。

    叶错还没走到门前,就听见一个中年女人尖酸刻薄的大嗓门:“……没钱?没钱你住啥个房子撒?老娘的房子是大水冲来的吗?我可告诉你,今天你要是再交不上来房租,你就收拾东西滚蛋,睡大街去吧。”

    这恶女人大嗓门之间,似乎还夹杂着一个女人柔软甜美的声音,但那声音此时却是苦苦的哀求。

    听到这个大嗓门,阿离忽然间小脸吓得一片苍白:“房东阿姨,又来要房租了……”

    “嗯?”叶错诧异了一下,敲了敲房门。

    屋里面停止了争吵,木门随之而开,一个约莫只有二十六七岁的女人,扶着门框露出半边脸。

    虽然仅仅是半边脸,但着实让叶错惊艳了一下。

    这女子面容略微有点消瘦,脸颊上也有些苍白,缺少血色,但是五官却精致无比,加上雪白滑腻的肌肤,以及眉眼间因为病痛,带着的一丝病色,一双秀眉微微皱起,令人忍不住怦然心跳。

    而最吸引人的,还是她身上少妇的气质。这女人似乎天生有着一段媚骨,虽然没有说话,仅仅是站在那里,却有着说不出的风韵妩媚。

    这女子穿着很朴素的衬衣,胸前一对傲人的资本,将衣服撑的高高耸起,似乎随时都在考验着胸前的那两粒衣扣。若隐若现的白皙和沟壑,让叶错也忍不住觉得有点眼花。

    这女子身高大约一米六五,似乎是因为家穷,竟然没有鞋子穿,光着白嫩如剥了壳的菱角一般的小脚,就跑出来了。

    那一双小脚如同两只小船,踩在地板上。因为脚底的肉比较多,脚落下时就向两边溢开,不用手抚摸,都能感受到它柔嫩的程度。

    女子穿着洗的白的牛仔裤,紧身的布料将她的两条腿和浑圆的臀部,勾勒的更加的诱人。

    看到叶错抱着阿离,她似乎惊了一下,眼神中带着一丝的警惕:“你是谁?”

    阿离抢先道:“妈妈,大哥哥是好人。刚才阿离被几个坏人抓住了,是大哥哥救的我,他的手都伤了。”

    那女子惊了一下,连忙抱过阿离,左右看了看,确定了没事,才带着歉意和感激的看着叶错道:“谢谢你啊,我……我太紧张了,怕阿离出事,不好意思……”

    她还没说完,木门里一个胖的像一头猪一样的女人探出头来,看了叶错一眼,立即尖酸刻薄的道:“呦~我说怎么没钱交房租呢?原来是还在外面养着一个小白脸啊!”

    这肥胖大着嗓门,嘴唇涂着鲜红的口红,弄得黄黄的牙齿上都是,整张嘴血淋淋的。满是褶子的脸上,涂着厚厚的粉,一走路都直往下掉。胸前两摊如通过牛粪一般恶心的胸脯,耷拉在大大的肚子上。

    阿离的妈妈听了她的话,立即脸色一阵羞愤的红晕:“房东大姐,你别乱讲,我和这个小兄弟第一次见面,他救了阿离,我只是……”

    “别废话,我才懒得管你找了哪个小杂碎当姘头呢?给钱,不给钱今天就给老娘滚!”肥胖用手指着阿离妈妈的鼻子,唾沫飞溅的说。

    叶错看着阿离的妈妈的脸色,只见她眉心间隐隐有一团黑气,显然是生病已久,又没有得到治疗,体内的毒素淤积,已经显现在脸上,这已经是十分危险了。

    叶错对着那包租婆道:“这位大婶,人家母女俩生活本就不容易,阿离的妈妈又有病在身,你难道不能多体谅一下,浅水湾这么混乱,你把她们赶出去,她们肯定凶多吉少的。”

    “啊呀!你是哪个小杂碎?你有什么资格教育我?”那肥婆立即将矛头转向叶错,“你这小子,毛还没长齐呢,就来勾勾搭搭人家死了老公的寡妇,小心以后生孩子没屁眼!哼,这是老娘的房子,老娘我爱让谁住就让谁住,天王老子来了,也得求着我,你是哪个小瘪三,这里有你什么事啊?”

    阿离的妈妈面色惨白,道:“房东大姐,这位小兄弟是阿离的恩人,也与我并没有任何的关系,你怎么能恶语相向?你要骂就骂我吧……”

    “哼,没关系?谁知道你们到底是不是没关系?说不定白天装作不认识,夜晚都一个被窝了。老娘我不知道你们这点贱人的事?别他娘的废话,交钱!要么就滚蛋!”肥胖说话时唾沫星子飞溅,她又有口臭,熏得叶错直皱眉。

    “闭嘴!”叶错眼神中现出一丝杀气。

    那肥胖被叶错震了一下,眼中闪起了一丝的恐惧,随即那股泼辣劲就上来了:“呦呵!你想咋地?还想打人是不是啊?我告诉你,这是我房子,这是老娘的一亩三分地,你这小杂毛的,还反了天了是吧?你来打我啊,你来打我啊!给你个胆看你个小杂毛敢不敢……”

    她的话还没说话,叶错已经飞起一脚,直接踹在她的肚子上。

    砰的一声,这肥胖二百多斤的身体,直接横飞了出去,惨叫一声,落在铁架子的楼梯上,咣当咣当的滚了下去,等到滚到楼下,已经爬不起来,只能在地上哎呦哎呦的哀嚎。

    阿离和她的妈妈都呆住了,傻傻的看着叶错。

    叶错拍了拍手,自言自语道:“终于清静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