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姐姐的贴身杀手 > 第16章 惺惺相惜
    “你……你想的美!”云霓的脸色直接变了。她实在没想到,叶错会在这个时候要挟自己,实在是太无耻了。

    叶错脸上带着一丝笑意,看着她,仿佛在说,不给我捶背,今天我就不治病。

    云霓气的小胸脯颤巍巍的上下起伏,恨不能上去直接将叶错那带着坏笑的脸撕碎。

    可是转头看了看自己的爷爷,却见他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

    云霓心中一阵不乐意,再转头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秦爷爷,平日里英气勃,身体不输于任何年青人的他,此时已经被病魔折磨的像是一个普通的老头,高大的身材痛苦的蜷缩在一张病床上。

    云霓心中虽然痛恨叶错,但是也忍不住一阵心软。

    她狠狠的瞪了叶错一眼,心中暗自道:敲死你!

    但是却不得不走到叶错的身边,握起粉嫩的小拳头,准备给他捶背。不过正当她准备锤的时候,却忽然间眼珠子一转,道:“姓叶的,你装神弄鬼了大半天,我爷爷信你,我可不信。你说你能治好,可万一要是治不好怎么办?这个咱们得先说清楚。”

    叶错勾起嘴角:“这倒是,我刚才没好意思说,既然你提出来了,我就问问,我要是治好了,你们给我什么报酬啊?”

    云霓“呸“了一声:“哼,真不怕丑,我还没说呢,你倒先要报酬了。我今天就和你打个赌,你要是治不好,你就得随我处置。”

    叶错点头:“那我要是能治好呢?”

    云霓看了一眼:“就你?我跟你说,你现在让我打一顿,滚出去,还来得及,别等一会事情败露,你就走不掉了。”

    叶错道:“你还没回答我。”

    云霓气呼呼的想了想:“你要是能治好,我也随你处置。”

    叶错伸出手掌:“成交!”

    云霓不愿意与叶错拍掌,但是看着叶错一直伸着手掌,带着怒气使劲的一拍,自己的小手却拍的火辣辣的疼。

    叶错坐了下来,朝云霓使了个眼色,云霓看见了,瞪了他一眼,气呼呼的把脑袋转过去。

    叶错又朝她使了个眼色,云霓又羞又怒:“你有病啊?”

    叶错道:“我让你过来捶背啊,傻站着干什么?这么笨,以后怎么嫁的出去啊?”

    “你!”云霓现在杀了叶错的心都有了。

    “砰砰砰”,带着怒气,云霓像是擂鼓一样在叶错背上使劲敲。

    “喂,你打铁呢?”叶错朝背后吼了一声。

    “你!”云霓真想使劲踹叶错一脚,可是看了看自己的爷爷、秦扶苏和秦爷爷,忍不住又是一阵无奈。

    “喂,用点劲啊,中午没吃饭啊?”叶错又慢悠悠的飘来一句。

    “我……”云霓一张小嘴撅得能挂住油瓶。

    秦扶苏第一次见到平时蛮横高傲的表妹被整成这样,谁也不服的千金大小姐给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忍不住转过脑袋去,心中暗想,这个叶错真不是一般人啊。

    调戏了几下云霓,叶错心中忍不住想笑,可是表面上却依旧淡定无比,朝着云野鹤道:“云老可否借一副银针?”

    “当然。”云野鹤立即从怀中掏出一个布囊,打开之后,竟是几十口金光闪闪的金针,每一根都细如毛,却韧性十足。

    叶错捻起一根金针,对着身后的云霓道:“好了,不需要你捶背了,我的筋骨已经活动开了,再锤我下针的时候,会手抖的。”

    “哼!”云霓此时倒是不愿意停手了,粉嫩的小拳头在叶错背上快使劲的敲几下,然后立即跑到一边,朝叶错得意的嘟嘴。

    叶错并没有理会,捻起金针,朝着秦老阳明穴刺去,接下来的十几枚金针,一根根落位。

    云野鹤在一边,面色随着叶错的每一次落针,都在不断的变化。有时候是案子的点头默许,有时候是略带惊奇,有时候则是沉思不解。

    叶错下针并不像一般的老中医那样缓慢的刺入,而是如同旋风一般,十几根针几乎无先后顺序一般,快落下,只在一眨眼间,秦老的带脉上,已经落满了金针。

    随着叶错的手臂再次抬起,这一次,云野鹤忽然间面色一边,上去拉着叶错的手:“小兄弟,你这是要落什么穴位?”

    叶错淡淡地道:“檀中穴!”

    “不可!”云野鹤面色一变,“胸前檀中穴号称气海,与头顶百会穴,足底涌泉穴并称人体三大死穴,你这样下针,凶险异常!”

    叶错笑道:“岂不闻置之死地而后生?”

    “这……这怎么行?我行医数十年,从来没见过这种治病方法,这不是治病,是杀人啊!”

    云霓此时听到云老的话,登时大怒,指着叶错:“好啊,你果然是在骗人,来人,把这个家伙抓起来。”

    云霓一声喊,原本守在病房外面的军官,瞬间涌进来一大批。莫连长右手腕刚被叶错捏过,红肿了一圈,此时左手拿枪,指着叶错的头部,而其他的十几个军人,手中的枪械,指向叶错的身体各部,此时只要叶错动一动手指头,就会立即全身被打的粉碎。

    “慢!”一直没说话的秦扶苏,却一摆手。

    他看着叶错,惊讶的现,在十几挺火力强大的机枪下,叶错依旧保持则原来的坐姿,不光没有移动,甚至连眼睛都没往旁边瞟一下。

    这是一个普通的学生能拥有的心理素质吗?

    秦扶苏心中此时不由得暗自在思考。

    秦老躺在床上,此时看向的却是秦扶苏,他忽然开口道:“扶苏,你来说说,这一针,该下不该下?”

    “啊?”秦扶苏愣了一下,“爷爷,这关系到您的性命,孙儿不懂医术,不敢乱讲。”

    秦老脸上闪过一丝冷漠:“扶苏,你是我秦家的长孙,也是秦家日后的掌舵者,以后不光是我的性命,还会有千千万万的性命,摆在你的面前,需要你来做决定。要成为上位者,必须果断决绝,凡事只有能不能,没有敢不敢。今天,爷爷的性命就交在你手上,这一针扎不扎,你来决定!”

    秦扶苏犹豫了,所有的人都看向他。

    秦扶苏是一个很善良的人,他从小就锦衣玉食,拥有普通人一辈子也不可能拥有的财富。可是他却宁愿生在一个普通人家,因为那样,自己不会被当成一个大家族的继承人来培养,不需要去做很多心狠手辣的决定,他讨厌做这样的决定,讨厌人与人之间的尔虞我诈。

    他温润如玉,不惹尘埃,可是现实就是这样的残酷,他偏偏要生在最有权势的家族之中,从小就生活在权利的漩涡中,稍有不慎,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到了今天,就连自己最敬爱的爷爷的性命,都成了考验自己心性的工具。假如爷爷今天死在这里,他会后会自责一辈子。

    秦扶苏低着头,心里承受着难以言说的痛苦和折磨。

    叶错在一边心中一动,暗自沉思道:这老头的话口气挺大啊,看来这个的确秦家非同寻常啊,只可惜我前一世在国外,对国内的事情,反倒不了解。

    叶错抬起头,现秦扶苏正看着自己,便朝他一笑。

    秦扶苏有点为难的看着叶错:“叶错同学,你我虽是同学,但今天你要是能救了我爷爷,那就是我们秦家的大恩人,我想知道,你有几成的把握?”

    叶错笑了笑,心道:你爷爷对你的考验,看来还是没磨练到你啊,你还是不够心狠手辣,我再来给你加把火。叶错笑道:“一成也没有!”

    “啊?”所有的人都呆住了,云霓一张美艳无比的小脸,变得惨白。云野鹤则是皱眉沉思,不明白叶错为什么这样说,刚才叶错的下针,明显是懂得医术的,为什么要在这么多的机枪口下这样冒险呢?

    莫连长此时愤怒无比,手中的枪直接顶着叶错的脑袋:“大少爷,你下命令吧,我老莫今天就一枪打碎这混蛋小子的脑袋。”

    唯有秦老的双眼微微一眯,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赞许。

    叶错斜眺了一下眼睛看了看莫连长:“我有十成的把握,你打不碎我的脑袋。我还有十成的把握,你再用枪顶着我的脑袋,你会非常后悔!”

    “我他妈现在就毙了你。”莫连长上前就准备扣动扳机。

    “住手!”秦扶苏此时轻声道,“都出去!”

    “什么?”莫连长和其他的十几个军人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大少爷,我们……”

    “出去!”秦扶苏似乎永远的好脾气,整个人像是一块美玉,无比的耀眼却没有任何锋芒。

    此时叶错和秦扶苏相互对视,秦扶苏朝叶错比了一个请的手势:“叶错同学,请下针吧。”

    此时连叶错都是一愣,他没想到秦扶苏竟然这么快就通过了秦老对他心性的考验,看来这个秦扶苏,真的不简单。

    云霓吓了一跳,看着秦扶苏:“表哥,你傻了啊?这可是关系到秦爷爷的性命的,你……”

    秦扶苏摆手制止了她继续说下去,微笑着看着叶错。

    叶错此时骤然生出一丝压力,并不是因为治病,而是因为秦扶苏。

    这个男生虽然不会武功,但是有胆有识有肚量,经过这一番磨练,心志更加坚定。假如他和自己站在对立面的话,就算不能胜过自己,也一定是自己一辈子的敌人。

    秦扶苏冷静沉着有机变,有大智慧也有大勇气,在叶错看来,这种人就算不是一个大家族的传人,也一定能够成就一番大事业,金鳞本非池中物!

    他不知道的是,秦扶苏此时看着他,心中也和他有一样的想法:“这个叶错,我一定不能让他成为我的敌人,就算不能为我所用,也要是我最好的朋友。”

    叶错收敛了一下心神,手中朝着秦老的檀中穴刺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