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脸郁闷的叶错,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陈妍的手很重,叶错又没有想到她输了还会偷袭自己,因此脸上留下一个红通通的巴掌印。

    秦扶苏看着叶错的脸,憋得好难受。

    叶错道:“你要是想笑就笑出来吧。”

    秦扶苏:“哈哈哈哈哈哈。”

    叶错道:“我真是看错你了,原以为你温文尔雅的,不会取笑人呢。”

    秦扶苏笑的几乎岔气:“对不起,对不起,只是你们俩这个高手对决,结局太出乎我的意料了,我想到的无非是,你们俩互相不服气或者惺惺相惜,唯一没想到的是这种结果。”

    叶错郁闷无比:“现在的女人,都惹不起,唉……”

    秦扶苏笑着道:“你把你需要的武器,详细的介绍给我听吧,我会吩咐下去,一定按照你的要求制作。”

    叶错道:“好,我需要至少七柄飞刀,这些飞刀全部都不需要刀柄,只要刀身。刀身打造成弯的,两头尖中间宽,像是一个月亮芽一样,长度在十厘米左右;还有一柄软剑,三尺长,两指宽,厚度是纸张的二分之一,剑身藏在腰带中,剑柄做成腰带头就行。最后,如果可以的话,给我打造一枚带钢丝的戒指……”

    秦扶苏听完了叶错的话,皱着眉头道:“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用这三种武器的,都属于非常冷门的兵器。那厚度只有纸张二分之一的软剑,我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打造出来。”

    叶错道:“我知道打造的方法和材料,你拿纸笔来,我写给你。”

    两人在亭子中讨论了很久,最后敲定一切,秦扶苏道:“好,我明白了,这些我们一定会打造好给你送去,至于行动的时候,我会随时通知你。”说完,秦扶苏道,“叶错,你真的确定不要帮手吗?是个美女哦。”

    叶错捂着脸:“算了,我怕疼。”

    秦扶苏忍不住又笑了起来,这时候云野鹤和云霓,回到了亭子中,听到了秦扶苏的笑声,忍不住笑呵呵地道:“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啊?”

    秦扶苏连忙站起来,恭敬地喊了一声:“云爷爷。”

    云霓一下子就现了叶错脸上的巴掌:“咦?哈哈哈哈,大坏蛋,这是谁打的啊?挺解恨的嘛,下手好重啊,都肿起来了。”

    叶错黑着脸看着她。

    云霓围着叶错转了两圈,左看看右看看:“哎呀,左边脸上有,右边脸上没有,看着就不对称,来来来,我帮你右边脸上也弄一个。”

    云野鹤喊了一声:“霓儿,别瞎胡闹。”

    云霓拍拍自己的巴掌,得意洋洋地回到云野鹤的身边,道;“哎呀,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心情好好哦。”

    秦扶苏怕叶错尴尬,连忙道:“云爷爷,你们又回来有什么事吗?”

    云野鹤笑呵呵地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情,就是有一件事,想求一下叶小友。”

    “我?”叶错愣了一下。

    “是啊,上次和叶小友医院匆匆一面,虽然时间很短,但是对于叶小友的医术,我还是很敬佩的。”说完,他拉着云霓,“我家这个小丫头,从小就喜欢医术,立志要继承我的医术。可是浩瀚医海,博大精深,我所知道的医术,不过是沧海一粟,别的不说,就说叶小友,年纪轻轻,已经在医术上胜过我太多。”

    云霓不服气:“爷爷,他上次就是碰运气罢了,哪有什么医术啊?他就是一个大色狼,大变态,哼!”

    云野鹤道:“傻丫头,不要瞎说。”说完,云野鹤带着一丝歉意地看着叶错,“叶小友不要介意哈,我家这个丫头,就是脾气傲,不服输。”

    叶错不知道云野鹤要干什么,点点头,很大度地道:“没事,我不会和一个还没育完善的小丫头片子计较的。”

    “你说什么?”云霓大怒,猛地一挺胸,“你说谁没育完善呢?”

    叶错瞟了她一眼:“我说的是智商没育完善。”

    “你”云霓气的要吐血,“爷爷,帮我教训他,表哥,你们家不是有军犬吗?放狗咬他。”

    秦扶苏苦笑,看着云野鹤,云野鹤脸一沉:“不许胡闹!”

    云霓嘴巴噘的能挂住油瓶,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瞪着叶错,十分的不服气。

    云野鹤对着叶错道:“她不懂事,希望你不要介意。老朽我有一事相求,说出来可能比较的冒昧,希望你不要介意。”

    叶错道:“请讲便是,云老的事情,小子我要是能做到,必定义不容辞。”

    云霓在一边,对着叶错翻白眼吐舌头,做各种各样的鬼脸。

    云野鹤道:“我想请叶小友,收我这孙女为徒,传授她医术。”

    “什么?”三个声音异口同声,不光是叶错和云霓傻了,连秦扶苏都没想到。

    “爷爷,我不要!”云霓刚反应过来,立即大叫。

    “闭嘴,今天只要叶小友答应,你就马上拜师。”云野鹤一向笑呵呵的,慈眉善目,此时板着脸,才有了几分威严。

    云霓嘟着嘴,一双大眼睛水汪汪,可怜兮兮的看着秦扶苏:“表哥……”

    秦扶苏咳嗽了一下;“叶错同学的医术是很不错的……”

    云霓“哇”的一声假哭了起来。

    叶错愣了几秒,嘴角勾起一丝微笑:“刚才不是有个人说,她今天莫名其妙的心情很好吗?”

    云霓黑着脸看他,叶错继续道:“我也是,莫名其妙的心情忽然好了起来。”

    云霓挥舞着小拳头:“去死吧你。”

    “霓儿,不许无礼。”云野鹤看着叶错,想起了上次在医院之中,叶错给秦老诊脉的诡异手法。那个手法他曾经见过一次,是一个身份神秘的糟老头子,和他比赛医术的时候使用的。

    那时候他已经是华夏第一神医了,可是却被那个糟老头子轻而易举的打败,从那一刻起,他才方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所以,见到叶错的那一刻起,云野鹤就已经能确定,叶错一定是那个糟老头的传入。他自己年纪大了,不可能再拜叶错为师,不过云霓这个丫头,看起来和叶错倒是挺有缘分的,云野鹤希望云霓能跟着他学。

    因为他知道,那个糟老头,不光是医术精湛,身上更有着惊天的秘密,叶错既然是他的传人,一定也有秘密在身。云霓跟着叶错,绝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云霓傻乎乎的当然不知道自己爷爷的想法,怒视着叶错,一脸的不情愿。

    叶错笑了笑,坐在桌子边:“小徒儿,还不来拜见师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