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车子开到了市中心医院门口,大家却意外的现,市中心医院的不少医生护士和领导,都在外面列队,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叶错这边,不少人立即慌了。

    一个街坊对着叶母道:“叶错他妈,看样子今天是有什么领导要来啊,咱要不等等吧,这时候不要闯进去,不然到时候人家要是和咱们不讲理,到最后吃亏的是咱们啊。”

    叶母还没说话,疤子在一边道:“就是啊,我说叶错他妈,你这样闯进去,冲撞了领导,人家肯定不给你家人治病的,这群货一个个势力着呢。还是我,患难之中见真情,愿意帮你家。也只有我,有医院的关系,你要是把你那十万块给我,我现在还能帮你,再晚可就别怪我到时候不帮忙了。”

    叶母有点纠结,看着叶错,叶错冷笑了一声,下了车。

    那在外面列队的医生和护士们一看,都惊喜地道:“来啦来啦。”

    车上的人都惊慌的转头朝着后面看,怕自己挡了后面来了的领导的路,但是却现后面并没有车。

    他们正诧异着,只见市中心医院的领导们,已经快步的走到了叶错的身边,一脸荣幸的和叶错握手:“你就是叶错吧?真是英雄出少年啊。秦少爷那边已经吩咐好了,让我们在这里迎着你呢。病房都收拾好了,你这边的病人随时可以入住。”

    车上的人看着叶错被一群领导围住,都担心:“说啥呢?”

    疤子趴在车窗一看,幸灾乐祸地道:“得!被抓住了,叶错这小子直接往里闯,被人家领导揪着不放呢。”

    叶芊芊怒道:“你闭嘴,我哥和人说话呢。”

    疤子冷笑一声:“是啊,肯定要求着人家放了他啊。我跟你说小妹,你家现在就算是把那十万块给我,我也不帮你家了,不请我吃饭,这事办不成了。”

    叶芊芊气氛的瞪着他:“我家饭吃剩的喂狗,都不给你。”

    “嘿,你这小丫头,我……”他举起手要打叶芊芊,周围的不少邻居一起瞪着他:“疤子,你干啥?敢动手大家伙一起弄你。”

    疤子怏怏的看了看,不敢犯众怒,只是冷笑着道:“行,我看你住不进vip病房的话,还怎么吹。到时候别的医院我让你也别想住,我疤子在云海市还是能说得上话的。”

    叶母有点担心了,叶父瘫痪后,她受到的欺负太多,变得有点畏畏尾。此时被疤子的两句话一吓唬,心里忍不住开始担忧起来,陪着笑道:“疤子,你这么还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呢?”

    “哼!”疤子立即牛气了起来。

    这时候车门被拉开,叶错看着疤子坐在门边,道:“你,下来,别挡住。”

    疤子道:“叶错,你妈妈刚才还求我别和你一般见识呢。”

    叶错一把揪着他的衣领,直接提下了车,往地上一摔:“滚一边去,碍手碍脚的。”

    疤子被叶错摔的屁股几乎裂成四半,跳着脚站起来:“小子,你敢摔我?我告诉你,你现在就是求我,把钱送我,我也不可能帮你爸说情了,你爸的病,别想在天卢医院治,说不收你就不收你。”

    旁边市中心医院的领导听到了,怒斥道:“天卢医院?什么杂牌子医院?你是那个医院的拖吗?保安,来把这人弄走。”

    “不是……我……”疤子吓了一跳,“领导,嘿嘿嘿,误会啊,我没打算拉人的,我就是和天卢医院的人熟。这小子家里穷,住你们这种好医院也住不上,还非要来,给你们添麻烦,我这不是劝他回去吗?”

    那领导一听,登时怒了:“谁说他给我们添麻烦的?叶错的父亲能住我们医院,那是我们的荣幸,你敢捣乱信不信我马上报警抓你?”

    疤子吓得腿一软,他这种小混混,见到身份比自己高的惹不起的人,先就怂了。此时再听到对方要报警,登时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别别别,我我我……我错了……”

    那医院的领导冷哼了一声,对着叶错赔笑道:“不好意思哈,你看我们安保做的也不到位,真是个疏忽。”他搓着手,看起来竟然像是有点紧张。

    车里的不少人,还是第一次看到市中心医院的领导,这么低声下气的说话,而且还是对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

    叶错摆摆手:“没事,这是我带来的,我爸的病房都准备好了是吧?”

    “是!”那领导连忙正色道,“叶少爷的事情,我们哪敢怠慢啊?最好的vip病房,最好的医疗器械,我们还给你们配备了二十四个护士,五名专业的大夫,二十四小时轮班,保证您父亲身边随时有人,绝不会出一丝的纰漏。”

    叶母和叶芊芊面面相觑,她们怎么也想不到,医院的领导为什么会对叶错这么恭敬。车上的其他人也都看呆了,大家小声地交头接耳:“怎么回事?这些领导怎么看起来像是在巴结叶错啊?”

    “我哪知道啊?”

    疤子缩着脖子,呆在一边,心中砰砰地跳:乖乖!我这是惹上大事了吗?

    他心里有点害怕,刚才还吹牛自己在云海市罩得住,转眼间,连动都不敢动了。

    那医院的领导一挥手:“把病人转移到病房里去。”

    几个医生抬着一个专业的机械病床,上车去挪动叶父。跟着一起来的街坊邻居刚想上去搭把手,那些医生立即喝止:“你们不要动,你们都没有经过消毒,不允许接触病人。”

    这些街坊邻居都吓得缩回手,暗自的吐舌头:我去!这搞的这么正规呢,叶错这小子,到底是这么弄的?这么大的场面!

    一群街坊都傻傻的跟在后面,那些医生将叶父转移到机械病床上后,朝着医院后面的vip病房转移。

    这些街坊跟着走到一半,被几个工作人员拦了下来:“前面是vip疗养区,没有邀请不能进入,请止步!”

    这些人对望一眼,眼中都是羡慕,大家伙看着叶错:“叶错,你小子,真有你的!”大家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只能朝着叶错竖起大拇指。

    叶母和叶芊芊对看一眼,眼中都是喜悦。

    叶母不无担忧地道:“阿错,这里很贵吧?”

    那领导笑着,抢先答道:“伯母,您放心,这个我们都得到上级的指示了,为你们提供一切方便,不会征收你们任何费用的。你们如果想进入vip疗养区,可以先去消毒;如果暂时不想去的话,我们准备了一间办公室,给你们休息。”

    说着他指了一下旁边的一间大办公室,里面一应设施俱全,两个很漂亮的小护士微笑着走了上来,对着众人道:“请进来休息,如果你们有什么需要,请随时吩咐。”

    大家还是第一次受到这种待遇,进去的时候,都有点手足无措。那办公室中准备了茶水点心水果什么的,除了不提供烟酒之外,简直舒服的像是一个大酒店。

    一个街坊忍不住道:“乖乖,我们不是病人,就跟着来一趟,这待遇就这么好啊!”

    此时,疤子蹑手蹑脚地跟了进来,拿桌子上的点心吃。

    一个街坊道:“疤子,你看看人家叶错,在看看你,人家这才叫罩得住!”

    疤子难得的老脸一红,缩着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叶母看着叶错,又是高兴又是骄傲,她悄悄的把叶错拉到一边:“这次欠人家云丫头好大一个情呢,你下次真要把她请来家里吃饭啊。”

    叶错苦笑道:“妈,这是我凭自己的实力换来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