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错奔跑了一段时间,前面豁然开朗,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房间。房间之中,空荡荡的,只有一口巨大的石棺停在那里。

    光线太暗,他来不及仔细看,将怀中的女子放在地上,伸出手摸出一个布包。布包之上插着几十根细如牛毛的金针。

    叶错出手如风,仿佛只是一瞬间,那女子的身上,几十处穴道之中,已经扎慢了金针。

    美智子眨着大眼睛:“哥哥,你在做什么啊?”

    “哥哥给她治病呢。”叶错说道。

    这个女人,身体的各部分都受到了严重的外伤,精神也已经频临崩溃,生命力已经很脆弱。为了不让她死去,叶错决定先让她沉睡过去,不再受到刺激,然后用几针激她的生命潜能。这样虽然以后可能会让她寿命折损,但好过现在死在这里。

    几十针之后,叶错看着面前的女人,呼吸逐渐的平稳,才松了一口气。这个女人目前还不能死,因为刚才听那两个医生的话,看样子这里还关押着不少的华夏人,叶错必须要将他们全部救出来。

    可是这个目标,目前看起来有一点难了。

    那三个剑道大师,实力都不差,组成剑阵之后,更是威力绝伦,叶错要是独自一个人,打不过还能跑。现在就算有美智子帮助他,想要救出那些人,也是痴心妄想,除非自己的龙神功,能够再次提升一个层次。

    可是,武学的修为是需要积累的,短时间内想要提升,虽然叶错前一世已经练过一遍,还是有用很大的难度。

    难道要将这些华夏人丢掉不管吗?

    叶错猛地握拳,眼神中弥漫着一股杀意:不可能!

    这里的每一个女人,都是自己的同胞,是遥远的海那边的祖国里,某一对父母翘以盼的孩子,是某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的母亲,是某一对年轻的恋人的情侣。

    他们原本幸福的生活着,然后被如同畜生一般的倭国人拉到无底的深渊,遭受人类难以想象的恶性。而自己,是他们获救的唯一希望。

    叶错从来不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但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胞受辱,他做不到。连女人都保护不了,那还算个爷们吗?

    叶错的心中,在思索着如何破除伊贺三绝剑阵的方法。

    美智子看着叶错呆,自己觉得无聊,在一边自己跳来跳去的玩,像一个充满了童心的小女孩。

    忽然间,她尖叫了一声:“哥哥,我害怕。”

    叶错连忙站了起来,顺着美智子的手,猛然间看见了,那巨大的石棺的角落里,还坐着一具尸体,已经干枯的几乎一碰就要变成一堆飞灰了。

    叶错心中暗自奇怪,棺材内的尸体,怎么会跑到棺材外面?他低下头一看,只见这石棺的一面,坚硬的石壁上,刻着一行行的汉字。每一个都有铜钱大笑,比划很粗,看起来竟然像是用手指头刻的。

    地面上,堆积着一层石粉,想来是刻字留下的。

    叶错看了一眼,心中忍不住震惊了起来。

    那石棺上的文字,记录的是这个坐在石棺角落里的华夏人的一生。

    原来这人名叫韩沐,他的父亲是华夏的一位剑术高手,四十年前远渡重洋来到倭国,最后却下落不明。韩沐本来是个纨绔公子,不学无术,为了找到自己的父亲,才开始学武。

    他算是个武学奇才,只用了三年,便剑术大成,打遍天下无敌手。来到倭国之后,因为找不到父亲,就到处拜访日本的剑道高手。在打败了伊贺流的掌门人的时候,被伊贺流留下来热情招待。谁知道却被投毒,禁锢在了密室中。

    刻字的结尾,韩沐写到:“我破开了禁锢,但是想逃回国,已经不可能。今天我将我的剑法留在伊贺流的门派禁地之中,此剑法是我苦思数年所得,破尽伊贺流剑道。倭国弹丸之地,蛮荒之辈,也懂剑乎?可笑可笑!此剑法留待后来人,为我报仇,让我尸骨落叶归根,回归故土。”

    叶错看的眉头一跳,心道:韩沐?这个名字没有听说过,不过四十年前的剑道高手,姓韩又神秘的失踪在倭国的,那不是反阴阳剑法的高手韩崇山吗?这个韩沐难道是他的儿子?

    在古武修行体系中,有一句话,叫做“百日练枪,千日练刀,万日练剑”,剑乃百兵之,想要练至大成,是最困难的。而这个韩沐,只用了三年的时间,就天下无敌,的确算是奇才。

    只是因为被囚禁在了倭国,所以竟然在华夏,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

    叶错想到这里,忍不住朝着那尸骨拱手:“前辈,若是你今日愿意让我救这群华夏子民回去,就指引我学到你的剑法,杀尽伊贺流的倭狗!”

    那一个干枯的尸体,猛地震动了一下,哗啦啦散开了一地。

    叶错心中一惊,连忙将外套脱下来,将满地的尸骨收集起来,准备以后带回国内。收集了所有的尸骨后,叶错将棺材周围都翻了一遍,也没找到韩沐留下来的剑法,让叶错有点失望。

    整个石室并不大,叶错找了好几圈,整个石室空空如也。

    “难道在石棺中?”叶错想了想,正准备去推开石棺,忽然间现,韩沐的一块骨头滚到了墙角。

    叶错心中敬重他,转身去捡,忽然间,他见到墙角的石壁上,有一道很凌厉的痕迹,像是有人用手化作刀剑,猛地劈砍所留下的。

    叶错惊讶了一下,忍不住心中暗自思索,这样的痕迹,是怎么留下的?他忍不住伸手比划了几下,沿着那道痕迹,猛地一挥自己的手臂。

    刹那间,他的脑海中,如同炸开了一枚烟花,仿佛是破开了黑暗的晨曦。

    “剑痕!”这是韩沐用手使用剑招,留下的痕迹,原来他留下的剑法,并不是一本秘籍或者口诀,而是一道道的剑痕。

    叶错伸手摸去,只见整个墙壁上,十分凌乱但又按照神奇的规则,留下了无数道剑痕。

    每摸到一道,叶错的脑海中,都仿佛是有一个人影,在不断的重现这一招。

    时间不知不觉的流逝,美智子双手撑着小脑袋,打着哈欠看着叶错,却不去打扰他。

    石室之外,伊藤领着三位剑道大师,和几十个倭国的武士,一起冲了进来。

    “八嘎,小子,你敢亵渎祖师的陵寝,给我上,杀了他。”伊藤大吼。

    美智子有点担心地看着叶错,只见叶错依旧站在墙壁前,整个人像是睡着了一样,毫无反应。

    三位剑道大师,一起朝着叶错的背后袭去。

    “不许伤害哥哥!”美智子身形一闪,手捏法印,挡在了叶错的身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