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什么?”此话一出,整个屋子里的人,都惊讶的面面相觑。

    杨大伟整个人都是一震,愤怒的看着叶错。而林轻雪的父母,则在不远处,对视了一眼之后,脸上带上了一丝的惊恐。

    杨老太爷原本和气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阴郁,眼神也没有了之前的笑意,目光变得冰冷了起来。

    他纵横一生,单枪匹马打下了这片基业,整个人的气场还是很足的。此时面色一冷,周围的不少人都吓的不敢说话。

    不远处的林父和林母,都噤若寒蝉,就连林轻雪,也吓得低下了头,不敢直视杨老太爷的目光。

    但是叶错依旧是吊儿郎当的,伸手揽着林轻雪的腰,仿佛不在乎面前的情景。

    林轻雪原本有点害怕,可是看着身边的叶错,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之间,像是有了勇气,也抬起头来,面对着杨老太爷的目光。

    杨老太爷有点面色不善,看着叶错,道:“小子,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

    “知道,她是我未来的老婆,现在的女友。”叶错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杨大伟大怒,挽着衣袖:“保安,把这个小子给我抓起来,我今天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他。”

    林轻雪抬头,对着杨老太爷道:“杨爷爷,我知道您一直都很照顾我,一直很希望我嫁入杨家。只是我和杨大伟真的没什么缘分,我很抱歉。”说着,她伸手挽住了叶错的胳膊,深吸了一口气,“他是我男朋友,我很喜欢他,我希望今天能在这里解除掉与杨家的婚姻。杨爷爷,我以后会把你当成我的亲爷爷一样孝顺,但是,我真的不能嫁给杨大伟。”

    此话一出,整个大厅之中,都是一阵喧嚣。林母忽然间一双眼睛翻了白眼,整个人像是要晕倒一般,林父连忙伸手揉她背心。

    杨大伟满头大汗,之前他巴结的秦总,正带着一丝深意的看着他。

    杨大伟猛然间指着林轻雪:“林轻雪,你这个不孝顺的女人,你看你把你妈妈气成什么样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是能轻易违背的吗?咱们俩的婚约,是从小就定下的,你难道要违背吗?你连自己的父母的性命都不管了,就想着自己和别的男人勾搭,这是不孝顺又不自爱,没有廉耻!”

    林轻雪被杨大伟几句话骂的手脚冰凉,眼圈都红了,她还是第一次收到这种侮辱。

    叶错冷笑一声:“都什么年代了,还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还活在清朝呢?怪不得你刚才还勾搭那个女人,估计是你还想着男人有三妻四妾吧?”

    周围不少人都轻笑了起来,林轻雪原本有点愤怒,但此时却忍不住被叶错逗的露出一丝微笑。她真的很好奇,叶错为什么在什么场合下,都如此的淡定,让自己跟着他一起,内心也稳定了不少。

    杨大伟被叶错一句话揭破,整个人都恼羞成怒:“你!小子,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你敢对我如此的不敬!你信不信,只要我一句话,就让你在云海市待不下去?”

    “不信!”

    “你……”杨大伟快气爆了。

    杨老太爷此时已经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了正常的情绪,一张脸上,也露出了往常的和善,淡淡地看着叶错,不再问关于林轻雪的事情,而是道:“小伙子,我能问问你这颗凤瞳石,是在哪里得到的吗?”

    “对啊,你从哪里得到的?”杨大伟立即来了精神,大声地道,“刚才有人说你是偷的,我看真的是偷的吧?要不然,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可能出现在你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手中?快说,要不然我们就抱紧把你抓起来,你等着坐牢吧。”

    叶错一脸的无所谓:“我早就说了啊,我捡的。”

    “胡说,我怎么捡不到?”杨大伟直接吼道。

    叶错摊手:“可能是因为你人品不好吧,这个大家都看的出来。”

    “你……”杨大伟直接语塞。

    周围的人又是一阵轻笑,杨大伟一张脸涨的如同猪肝一般。

    杨老太爷不咸不淡地道:“哪里来的我就不管了,不过我想问下,你这个凤瞳石,愿不愿意出手啊?这颗宝石,具有很重要的历史意义,在你的手中,只怕会被埋没啊。”

    叶错淡淡地道:“这个我已经送给小雪了,这是我们俩的定情信物,见证了我们的爱情,我觉得挺适合的。”

    一屋子的人都对视着,心中暗自的猜测,这小子是什么身份啊?这么贵重的东西,说送人就送人了?这个手笔未免也太大了吧。

    屋子中的不少女人都面带着羡慕的看着林轻雪,长得漂亮也就算了,还有一个男人愿意送她这么贵重的礼物,在看看自己身边的男人,瞬间就被比下去了。

    林轻雪听了叶错的话,脸颊也是微红。她知道叶错只是在演戏,可是这话听起来这么真实,而有那么一瞬间,林轻雪甚至也希望着一切都是真的。

    林父和林母,听到了叶错的话,相互的对视了一眼,他们看不出来叶错的身份,但是见到这个小子送自己的女儿这么贵重的礼物,忍不住有点犯嘀咕。

    他们其实和颜菲雨的妈妈并不是一类人,虽然也贪恋杨家的背景和地位,但是没到颜母那种丧心病狂的地步。他们更希望的是自己的女儿能过上优越的生活。

    而现在,叶错看起来也能给林轻雪这种生活,老两口对视了一眼,又看看叶错,眼神也有点迟疑了。

    杨大伟在一边转悠了几下眼珠,忽然间道:“爷爷,我看这个小子一定是个盗墓者,或者是个走私文物的,不然这么贵重的东西,这么可能到他手上?爷爷,我觉得这种宝贝,应该只有你这种有身份的人,才配拥有,他们这种人,一定是通过犯罪的手段得到的,我们干脆报警吧。”

    杨老太爷冷声道:“胡说,这种宝物是属于国家的。”

    杨大伟立即道:“是,爷爷,您把这个献给国家吧,您是爱国人士,这种宝贝怎么可能流落在民间呢?应该献给国家才是。”

    叶错冷笑一声:“拿着我的东西去爱国,你还敢更无耻一点吗?”

    “呵呵,你的东西?这种宝贝还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呢?保安,把这个小子给我抓球来,然后报警,就说抓获了一个走私贩卖文物的。你有什么话,到牢里再说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