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错在错综复杂的巷子中,转了几圈,将周围的环境探查了一遍。

    这个龙哥叶错也了解一点,他手底下有一个拆迁队,经常开着挖掘机将别人的房子强拆掉,如果房主敢反抗,就带着一帮打手直接将房主打伤。这几年来,强拆的打人事件层出不穷,但是他居然都没有收到惩罚,看来也是有一定的后台的。

    大龙夜总会的后门,有一条员工通道。此时一个穿着厨师服的男子,推着一个蓝色的小板车,上面是一人多高的蓝色大桶,桶里是厨余垃圾,散出令人恶心的味道。

    那男子哼哼唧唧的唱着歌,将那一大桶垃圾遇到一个小房间里,叶错一闪身,在他进入房间的一瞬间,跟了上去。

    这男子显然没有现叶错,将大桶抬下来之后,从口袋掏出一根烟,正准备点着。

    叶错一个受到,只在劈在男子的后颈。

    那男子哼也没哼一声,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叶错不等他倒地,直接抱住他,将他身上的厨师服拔了下来,摘下厨师帽,戴在自己的头上,又从他的口袋中,找到一个口罩。

    自己将身上的衣服换掉,然后将那个男子扔到一个空的蓝色大桶中,扣上了盖子,推着那个小板车,进入了夜总会的内部。

    推着小板车,随着员工专用的电梯上升,刚到二楼,两个小痞子模样的人走了进来,一脸嫌弃的看了叶错一眼:“你小子,新来的?”

    叶错低着头不说话。

    那人道:“妈.的,跟你们说过多少次了,看到我们要乘电梯,自己滚下去,臭死了你知道吗?”

    这人说着,就要打叶错,旁边一个人皱着眉头道:“算了,狗哥,今天是龙哥开心的日子,别和人动手,让龙哥知道了,又要骂你了。”

    那狗哥恶狠狠地瞪了叶错一眼:“算你小子今天走运,要是平时,老子弄死你。”

    两个人伸手按了电梯楼层,叶错在两人的背后,抬起头,眼神里露出一丝寒光。

    “二彪,你说龙哥今天让咱们抓的那个小女孩,怎么处理啊?”狗哥对着身边的那个男子问道。

    “处理个毛线啊,那小女孩是龙哥看上的一个马子的女儿,龙哥想要那个马子,就把她抓来了。那个马子要是跟了龙哥,这小女孩就是龙哥的女儿了,还得伺候着呢。”二彪不耐烦地道。

    “妈.的,可惜了。”狗哥舔了舔嘴唇,“小女孩挺嫩的,真想玩一玩。希望龙哥就是想和那个马子干一炮,干完就扔了,那样的话,我就把这个小女孩弄了。”

    “也不是不可能啊,哈哈。不过狗哥你口味真特殊,这么个小屁孩,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有什么可玩的?我还是希望,龙哥睡完了那个马子,分给兄弟们,让我们也尝尝鲜。那马子我看过一次,那叫一个天生媚骨啊,按在床上肯定是爽极了。”

    两个人对视着大笑了起来,声音中充满了猥琐。

    叶错在两人的背后,面色冰冷,双拳紧握。

    “走啦,咱们俩还得去看着那个小女孩呢,别等她跑了。”

    “跑不了,一个小屁孩,能跑哪去啊?这附近的地盘,全是龙哥的,就算能跑出这个夜总会,也走不了多远。”

    两个人出了电梯,叶错将板车随手一推,丢到一边,跟了上去。

    他的脚步极轻,如同一阵微风吹过,几乎没有任何的声音,那两个人走在前面,竟然一点都没察觉到有人跟在身后。

    “小妹妹,过来让叔叔抱抱。”狗哥走进了屋子,淫笑着朝着躲在墙角的小女孩走去。

    那小女孩正是阿离,一脸惊恐的看着狗哥,哀求道:“叔叔,你放了我吧,妈妈还在等我回家呢。”

    “嘿嘿,小美人,叔叔还没尝到你的滋味呢,怎么舍得放了你啊?你妈妈马上也要来了,到时候叔叔好好的让你知道,什么是世界上最爽的事情。”狗哥说着,伸手朝着阿离的脸上摸去。

    阿离忽然间张开嘴,一口咬向了狗哥的手指。

    “啊!”狗哥没想到阿离会猛然间咬过来,手指被阿离咬住,出了一声惨嚎。

    “啪!”狗哥伸手一巴掌打在了阿离的脸上,阿离毕竟是个小孩子,被一巴掌打的摔倒在一边,脑袋磕在墙壁上,起了一个大包,一双大眼睛里满是泪水。

    狗哥伸手掐住了阿离的脖子,怒道:“妈.的,老子不管了,今天先把你这个小丫头片子干了再说。”说着,他伸手就去解自己的裤袋。

    “砰!”房间的门,被叶错一脚踹开,双眼血红,“住手!”

    屋里的二彪和狗哥一惊,看着叶错:“妈.的,什么人?敢到这里来撒野,不想活了吗?”

    叶错看着他伸手掐着阿离的脖子,阿离双眼翻白,已经快要晕了过去。这个畜生,对待一个小女孩,竟然都能下如此狠手。叶错双眼之中,饱含杀气,纵然身为杀手,他也从来不对小孩下手,而这个狗哥,真的连狗都不如。

    “放开她,不然你会后悔。”

    “老子倒要看看,你让我怎么后悔。”狗哥面带凶狠,伸手掐着阿离的脖子,直接将她小小的身体提了起来,一脸挑衅的看着叶错。

    叶错一扬手,一道旋转的刀光,以几乎看不见的度,一闪而过。

    下一秒,狗哥猛然间觉得掐着阿离的手一轻,他转头看去,猛然间看见,自己的右手,已经顺着手腕,齐刷刷的被割断,整只手掌都掉落在了地上。

    “啊!”狗哥这下才惊恐的惨叫了起来,一条手腕,鲜血喷涌,满屋的血腥气。

    叶错上前一拳,直接整只拳头都打进了狗哥的嘴里,他满嘴的牙全部断裂,一嘴血水,下巴都被叶错打碎。

    “死!”叶错又是一拳,直接打在他的肚子上。

    “噗!”狗哥喷出一口血和满嘴的碎牙,倒在了地上,整个人已经废掉。

    二彪原本拎起一个椅子,朝着叶错冲来,看到这个场景,吓得掉头就跑。叶错抬腿就是一个鞭腿,直接踢在了他的肋下。

    二彪的肋骨瞬间断裂了七八根,森森的白骨戳穿了皮肉,露在了外面,他叫也没叫,直接昏死了过去。

    “大哥哥……”阿离睁开眼,微弱地喊了一声。

    叶错心疼的抱住她,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脸:“大哥哥在,没事了,不要害怕。”

    门外,十几个听到动静的小混混,从隔壁一起冲了进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