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苏家的佣人,不多时便摆上一桌美食,叶错看了看,心中暗自笑道:没想到今天竟然跟着言邪,在苏雅家蹭了一顿饭。

    他抬头朝着苏雅看去,苏雅连忙把脑袋转到一边,脸颊微红。

    叶错看着苏雅今天的一身打扮,觉得无比的漂亮,长长的头柔顺的披散在瘦弱的香肩上,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修长的在蕾丝的裙子下面若隐若现,无比的动人。

    一群人围着桌子坐下,萧剑天正准备坐到苏雅的身边,结果言邪挤了过去,一屁股将她拱开,对着叶错道:“这边还有个位置,来坐啊。”

    叶错笑了笑,走到苏雅的身边坐下。

    萧剑天恨的牙痒痒:“言邪,那个位置是我先准备坐的。”

    “那是不是你年纪比我们大,先来到这个世界,我们都得去死啊?我在地球上活了这么多年,也没说这个世界是我的呢。”

    言邪吵架根本就不会输,萧剑天算是倒霉透顶了,被言邪呛的一句话说不出来,只能找个远远的地方坐下来,一双眼睛像是要杀人似得,看着叶错微笑着坐在苏雅的身边。

    叶错心道:虽然言邪说起话来挺烦的,但是这个人在身边,绝对是战斗力爆表啊,为自己省了很多的麻烦,以后一定要好好的拉拢拉拢。

    叶错知道,自己以后,一定要建立自己的势力的,到时候如果能把言邪拉拢过来,一定对自己大有帮助。

    他有着仅次于苏雅的逆天智力值,还有着仅次于叶错的武力值,更有着天下无人可敌的嘴炮能力,还是能左右整个言家的人。这样的人才,世界上绝对不会有第二个。

    一道道美味的菜肴端了上来。

    “糖醋鲤鱼,红烧蹄膀,家常豆腐……苏先生,你家这才很普通啊。”言邪道,“难道没有人参燕窝,熊掌鱼翅之类的吗?”

    萧剑天在一边冷眼道:“蹭饭你还挑三拣四的,请问言少爷每天在家里都是吃人参燕窝,熊掌鱼翅的吗?”

    言邪道:“不是,我在家里都吃不上饭,穷啊!萧少爷,要不以后我天天跟着你蹭饭吃算了。”

    萧剑天面色一变,硬是没敢搭理他。

    苏父此时根本就不在意这两个人的争吵,而是注视着叶错的一举一动:“叶错同学,这么年纪轻轻,就拿到了英雄令,真是年轻有为啊。”

    叶错微微一笑:“侥幸罢了。”

    苏父眼神一紧:“怎么个侥幸法?”

    叶错道:“秦老爷子得了病,云老治不好,就请我帮手,我就随手帮他治好了,就拿到了这个英雄令。”

    苏父面色惊疑不定:“你说的云老,可是号称华夏第一神医的云野鹤?”

    叶错点点头。

    萧剑天冷笑一声:“这个牛吹的有点过了吧?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过云先生的大名,那时候他老人家就已经是华夏第一神医了。连他都治不好的病,你能治好,凭什么?就算是你治好的,也是碰运气吧?”

    叶错微微一笑:“以你的智商,我很难和你解释。”

    “你……”萧剑天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苏父面色一沉:“剑天,不得对英雄令主无礼。”

    萧剑天心中那叫一个憋屈啊,坐在一边感觉自己的肺都要炸了。

    言邪抓着一个红烧蹄膀,啃的满脸油,嘴里还是不闲着,含糊不清地道:“唔挺烁我听说……云老头……还让云丫头拜你为希师……”

    叶错笑着道:“是有这么回事。”

    “什么?”苏父面色一紧,和苏母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眼神中,都有了一丝的震惊。

    叶错能治好云野鹤治不好的病,这虽然很稀奇,但并不是不可能,毕竟人不是万能的,神医也有自己治不好的病。

    可是,他竟然让云霓拜叶错为师,这说明了什么?

    苏父和苏母,心中都在猜测,这一定是对叶错的实力,极其的佩服,才会这样做的。

    他们俩也认识云野鹤,知道这干瘦老头,对于自己的医术,其实是骄傲无比的。

    但是却让云霓拜了叶错为师,那岂不是说明了,他对叶错的医术,已经彻底的服了?

    想到了这里,苏父和苏母觉得,叶错能治好秦老,绝对不是萧剑天说的那种靠着碰运气做到的。

    怪不得,这个小子的气场这么安静平稳,完全不像是一般的年轻人心浮气躁。

    苏父和苏母,此时才真的觉得,叶错一定就是真的英雄令主。

    “英雄出少年啊!”苏父忍不住感叹一句。

    苏雅低着头,嘴角忍不住浮现出一丝的微小,感觉自己的父母,对于叶错的态度,已经转变了。

    而萧剑天在一边听了这话,也是心中无比的害怕,他也已经感觉到,苏父对叶错的态度,产生了变化。

    “不行,我一定要让他今天出个丑。”萧剑天皱着眉头,心中默默的想着。

    “不知道叶错先生,现在隶属于什么势力啊?”苏父试探性地问道。

    他想知道,叶错的真正实力,是不是值得苏家拉拢。

    叶错淡淡地道:“目前还没什么势力,正准备自己展。”

    苏父眼神一紧,心中暗自打鼓。

    自己创建势力,这比依附与某个势力,要更加的恐怖,没有这个实力的话,是不敢说出这种话的。

    苏父和苏母对视了一眼,暗自悄悄的点了一下头。

    苏母微微一笑:“你和小雅的关系很好?”

    言邪道:“岂止很好啊,他在学校批评大会上,被人诬陷给苏雅写情书,全校那么多人公开批评,结果他直接当众向苏雅”

    叶错一把捂着他的嘴,朝着苏父和苏母尴尬地一笑:“他喝醉了。”

    当众表白这种事,虽然说起来威武,但是当着女孩的父母说就不好了。

    据说天下的父母,听到女儿恋爱了,大部分心情就像是幸苦种的白菜,被猪拱了一样。叶错今天是以同学的身份来的,可不想让苏雅父母提起警惕。

    言邪感觉十分委屈:“我他妈喝的是茶啊!”

    萧剑天一扬眉,心中立即冒出一个主意,对着苏父道;“伯父,看来他们是想喝酒了,伯父,不如拿出点酒来招待招待他们吧。”

    萧剑天想把叶错灌醉,让他出洋相。

    叶错嘴角微微勾起一丝冷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