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姐姐的贴身杀手 > 第364章十三堂会1更
    病房里的叶错,抱着元瑶,两人口中的真气,源源不断的来回交互,一缕原本细小的真气,随着在两人体内的来回滚动,迅的壮大着。

    叶错的皮肤,经脉,骨骼,脏腑,甚至是毛,都能明显的看到,在迅的恢复生机。

    元瑶那少女青春的胴.体玲珑浮凸,结实而柔美的起伏线条,似乎让人不忍碰触,一对犹如新剥鸡头肉般光洁玉润的娇软椒乳像一对含苞欲放的娇花蓓蕾,颤巍巍地摇荡着坚挺怒耸在一片雪白晶莹、如脂如玉的香肌雪肤中。

    叶错的拥吻让她拒绝也拒绝不了,连肺部的空气都像要被吸走一般,脑袋突然感到一阵空白。

    元瑶不知不觉中已被压迫成完全顺从的状态。

    叶错的舌头在她口腔中激烈的搅动,卷住她的舌头开始吸吮。这样下去是会被拖到无底深渊的,元瑶受惊的颤抖。

    可是这种真气交换的舒服的感觉,让她无法抵挡。

    以两个人的武功的契合度,叶错隐隐觉得,两人的武功一定有什么潜在的联系。

    很长很长的接吻,肆意的抚摸……

    叶错将自己的舌头送进元瑶的嘴里,元瑶颤栗着,而喉头在出恐惧之声的同时无处可逃,矜持的身体深处在羞耻地崩溃,放弃抵抗,眼睛紧闭,美丽的睫毛微微颤抖。

    她忽然间感觉自己有一个地方湿了,在叶错的挑逗下,她忍不住微张樱桃小口,一点点伸出小巧的舌头……

    感受到元瑶的主动,叶错心中又是高兴又是愧疚。

    愧疚的是,刚才苏雅冲进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到了,却没有时间去解释。

    那时他的身体刚刚恢复,就像树木在等待着喝水,正是最危险的时候。如果这时候断水,树木会直接枯死。

    苏雅倩丽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叶错知道,自己早就深深的爱上了苏雅,也能明白,这许久以来,她为自己的付出和包容。

    这让叶错的心中深深的自责:一定要和苏雅解释清楚。

    叶错心中也不希望看到苏雅伤心,这样好的女孩,自己能追到,真的是老天爷对自己的一种恩赐。

    ……

    夜幕逐渐的降临,不夜城云海,在夜色中,逐渐的开始展现它的特殊魅力。

    一处庭院,坐落在云海市郊,一个靠近码头的地方。

    这里古色古香,装修的如同苏州的园林,大大小小的假山池塘,茂林修竹,亭台楼阁,看起来像是古时候一个大官的府衙一样。

    穿过种满花树的庭院,尽头是一个大厅,上面挂着一块匾,上书三个字:十三堂。

    大厅内青砖铺地,桌字是八仙桌,椅子是太师椅,全都是梨木做成的,看起来有些年头了。整个大厅里,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回到了民国时代。

    几个看起来不过十来岁的小女孩,捧着点心盒子和果盘、烟丝,站立在桌子的后面。

    桌子周围,坐着十几个人,正在玩着竹牌。

    坐在堂位置的,是一个五十来岁的老人,满头的头依旧是黑的,看起来显得只有四十岁左右。他的头梳理的一丝不苟,身上穿着的却是最普通的长衫和布鞋,手里拿着一个烟袋,正在慢慢的吞云吐雾。

    他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从民国电影里走出来的黑帮老大。

    而实际上,如果现在是民国的话,他的确就是这么个身份。

    不单单是他,整个屋子里,在玩牌的十三个人,全是这个身份。

    按照道上的话来说,这就是云海市的十三位“大码头”。

    只不过现在他们的身份都早已经完全的洗白了,成了经常在电视媒体上露面的成功企业家。

    堂的那个穿着长衫布鞋的老者,一身的衣服没有任何一点名贵的地方,全都是自己的老婆一针一线做出来的,脚下的布鞋,也是家里的老婆子纳鞋底做出来的。

    他的身上没有手表、戒指之类的名贵物件,唯一值钱的,也就是手上那个镶嵌着翡翠嘴儿的烟袋了。看起来,这是一个普通人家的老人,就连脸上,也带着一丝温和的笑意。

    但是如果这个人,从这里走出去,却立即就是整个云海市地下世界,让人为之颤抖的巨鳄。

    民国时期,军阀混战,民不聊生。

    有十三个帮派,在云海打码头,开山立派,瓜分势力。

    这十三个帮派的老大,立誓相互协助,不互相竞争。他们相互结为异姓兄弟,在这十三堂中议事,被称为“十三堂会”。

    那时候,他们的帮会名称,都是一些“沙河帮”“长江帮”之类的不上档次的名字。

    现在,当然都已经变成了“沙河实业有限公司”“长江运输集团”之类的名字。

    这些掌门人,也都成了电视上时常能看到的慈善企业家,每年都有巨额的捐款。

    但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整个企业,从骨子里,是不干净的。

    为的那一个老者,名叫白彦和。

    正是继承了十三堂之中,最大的五湖帮的生意,现在对外的身份是“五湖实业集团”的董事长。但是道上的人,都知道,他才是云海市地下世界,最只手遮天的人物。

    “啪!”白彦和丢下一块手中长条形的竹牌,张口吐出一丝烟雾,淡淡地道,“唉……真是老了,才玩了一会儿就犯困,你们那边最近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事啊?说出来乐呵乐呵,解解乏。”

    堂下,一个看起来只有三十来岁,面容阴柔的男子,微微一笑,看着对面一个身材不高,皮肤黝黑,穿着黑色紧身背心戴着大金链子,一脸鲁莽的男子道:“坤哥那边,倒是有好玩的事情。”

    对面的人名叫田坤,听了这话,一脸的狂怒:“你他妈.的,不说话你会死吗?”

    “阿坤,不要总是这么鲁莽。”白彦和淡淡地道,“有什么事情说出来,大家都帮着你解决不是吗。”

    田坤没好气地道:“白老大,没什么大事,就是手底下一个小子,让人给收拾了,连地盘都抢去了。你放心,过几天我亲自带人去,剁了那个小子。”

    “是吗,现在还有人敢动你的地界呢?是哪里啊?”白彦和眼中,露出了一丝兴趣。

    “浅水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