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风千绪在审讯郑在镐的儿子的时候,只一个眼神,对方几迷迷糊糊的,跟着他的话题交代了。

    之前言邪就说过,感觉风千绪应该还有个什么异能,能让他十分的具有亲和力。

    现在看来,竟然是真的。

    平时他不使用的时候,只是让人一见面都忍不住对他有点好感,至少是不会讨厌他。

    当他使用的时候,就能直接控制对方的言行。

    这个异能,如果一般人有了,估计第一时间就拿来做很多羞羞的事情,去祸害漂亮妹子了。

    但是风千绪却基本上没有和哪个女孩走的比较近,甚至连苏雅都没有主动去骚扰过,只是默默的喜欢。

    包括这一次,明知道叶错是自己的情敌,还全力相救。

    由此看来,他到算是个至诚君子。

    不像白小楼那样为了达到目的,不折手段;也不像言邪那样,全是馊主意。

    随着郑在镐的儿子的审讯出来视频被公布出来,整个华夏的群众都愤怒了。

    不少之前还在骂云海政府的人,此时则是羞愧的道歉,进而将愤怒转移向了高丽。

    高丽那边自然是知道郑在镐根本不是军事间谍,但是华夏这边有确凿的证据,现在全世界的媒体,一起声讨他们,包括他们自己国家的媒体。

    正当高丽的政府,严控舆论的时候,网上出现了一篇图文并茂的稿子。

    详细而又风趣的记载了郑在镐等一群人,被高丽培训多年,寄予厚望,派到华夏,原本准备执行秘密任务。但几个人在潜入军事基地执行任务的时候,因为长期不洗澡,身上的异味过重,导致被监控系统系统侦查到。

    并且在逃跑过程中,因为过于贪婪,意图偷走华夏军方的一颗炮弹,导致负重过高,无法翻墙逃走,而被击毙。

    这个帖子的内容,被翻译成了十几个国家的文字,在微博,推特,脸书等国内外的各大自媒体上布。

    其内容原本很扯淡,但是上网的人真正能辨别信息真假的,并不多。

    更何况这个帖子,从一开始就有水军在推,几小时之内,成为全世界范围内,最火的一个帖子,全球总浏览量过亿。

    这一下,高丽政府培养蠢笨如猪的军事间谍,成了世界皆知的东西,遭到了全球网民的耻笑。

    高丽的政府憋得差点吐血,宣传部和外交部乱成了一团糟。

    而帖子的始作俑者,当然是言邪。

    光炒作这一事件,言家就花了上百万,让高丽国的傻.逼军事间谍,成了一个世界性的笑话。

    高丽那边根本查不出来郑在镐到底是哪个组织培养的间谍,华夏的外交部又在严厉谴责,高丽政府被迫就这一事件,向华夏道歉。

    之前那些被打脸的国家,诸如米国、倭国的媒体,只能反过来和华夏一起强烈谴责高丽的这种行为,来洗脱自己的骂名。

    一场轰轰烈烈的舆论闹剧,就这样落幕了。

    而叶错则成了这一事件中的无名英雄,不光没有受到什么惩罚,还得到了国家和军方的嘉奖,毕竟他是击毙“军事间谍”的功臣。

    云海军区之中,秦老站在一座楼前,看着身边的云野鹤,眼神中有一丝的光芒在闪烁,半晌才道:“不得了啊,现在的年轻人。”

    云野鹤干枯的手指,抚摸着自己的山羊胡子,笑道道:“是啊,叶错这个小子,真是英雄出少年,初生的牛犊不怕虎啊,每次都能做出惊天动地的事情。”

    秦老摇摇头:“我说的是苏家那个小丫头。”

    云野鹤楞了一下。

    秦老叹息了一声:“这样的人,和叶错一样,如果不能为国家所用,是国家的一大损失啊。鹤老,你家的云丫头,最近不是和苏家丫头走的很近吗?一定要让她多说说,苏家丫头为国效力。”

    云野鹤抽搐了一下:“霓儿就是一团孩子气,没什么心机,这种事情,估计她就算说了,多半也说不好。苏雅这丫头,心思聪明,更甚你我,霓儿怎么可能劝的了她?”

    秦老想了想,点点头:“倒也是!我以后亲自去说吧。”

    云野鹤笑道:“苏雅那丫头,听说还是很喜欢叶错的,这次的相救,也能看的出来。秦老你只需要吩咐叶错一声,自然就行了。”

    “怕没那么简单!叶错这个小子,杀念太重,对国家虽然有荣誉感,但不强。

    他不是兵,反倒像是个杀手。

    如果他愿意听我的还好,但是怕就怕他有异心。

    这小子太有魄力,什么都敢干,而苏雅又太聪明,什么都能想到办法,要是他俩联手,那才真是天下无敌。

    这二人如若不听我的”秦老回头看着云野鹤,“鹤老,我的一把老骨头,估计还不够他俩啃的。”

    云野鹤咳嗽了一声:“秦老,您多虑了……我有句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秦老叹息一声:“老鹤,你我兄弟一辈子,和我客气什么?”

    “哈哈,那我就直说了。其实你的计划,我大体上也猜到了一点。

    你让叶错去整合地下势力,一来是为了控制地下势力;二来是为了控制叶错。

    因为叶错一旦干了这个,底子就不干净了。

    所以他以后不能不听你的,否则你可以借剿灭地下势力的借口,去剿灭了他。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叶错虽然不像苏雅那么聪明,但绝对不笨。

    他为什么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因为他不怕你的后手啊!

    换言之,他现在还是愿意听你的,愿意为国效力。

    古语有云,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秦老你既然开始使用叶错,就不要怀疑他,否则,这不是逼迫他不听你的吗?”

    秦老怔住了,整个人如遭雷击,半晌才喃喃地道:“我……难道我错了吗?”

    “岂止是错,简直是大错而特错。我能明白处在你的位置,谁都不能完全的信任。

    可是目前看来,扶苏的性格的确太善良了。

    慈不掌兵,善不从警!

    以他的性子,以后如果没有叶错,估计真的很难像您这样,保持秦家近百年的辉煌。

    叶错就是扶苏的左右手,何必在手还没长成,就准备砍呢?”

    云野鹤的一番话,让秦老陷入了沉思。

    另一边,警察局门口,叶错早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看着面前的苏雅,大声地笑道:“老婆,我就知道你一定能救我出来。来,亲个嘴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