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十三堂中第七堂,在民国的时候叫巨鲸帮,现在已经改名为巨鲸海洋实业有限公司,其主要的业务是渔业捕捞和水产养殖,也是整个云海市,实力非常强劲的公司。

    当然,背地里他们也利用远洋运输,做走私军火,和贩.毒的生意。

    不过这些生意都隐藏的很深,又是在境外进行的,国家也很难找到证据。

    公司的老总,名叫谢飞龙。

    他人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心狠手辣,在道上也有很大的名气和威望。

    此时,他正坐在办公桌后面,手里拿着手机,一脸的不在乎:“白老大,这种小事情,我谢飞龙还需要你一再的打电话过来吗?我手底下的瘦猴,跟着我也有七八年了,每次做事情,都十分的聪明,从来没让我失望过,你就放心吧,这一次绝对不会让那个小子的工地,顺利开工的。”

    那边传来白彦和的声音:“还是谨慎点好,这小子的手段,你又不是没见过,他的心狠手辣,比你也不差。

    上一次打码头,一个人把田坤手下那么多人都弄死了。

    虽然大家还忌惮着我们十三堂的威名,不敢和他做生意,但是田坤的产业,归了他,这是江湖上都知道的。

    如果这一次,我们不能阻止他,让他把这个项目建立起来了,以后谁还会忌惮我们十三堂?

    到那个时候,就算你我想要再限制这个小子,也没什么机会了。

    那个时候,大家都愿意和他做生意,我们怎么办?

    他的生意做的越大,我们的脸就丢的越大。”

    白彦和的声音,冰冷铿锵,谢飞龙知道,这是白老大生气了,他连忙端正了态度:“我知道的白老大要不你看这样,我找几个人,半夜悄悄的去把这个小子做了?你看怎么样?”

    白彦和嫌弃地道:“混账!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要记住,我们不再单单是道上的人了,我们的第一身份,是商人,是名流。

    杀人放火,这种事情几十年前做还可以,现在千万别随便做,除非你能做到万无一失,保证不被抓住把柄。

    我跟你们说,以后你的公司里那些走私贩.毒的生意,最好少做。

    把自己洗干净,跟着党和国家的政策走,至少表面上要跟着走,绝对比你贩卖那点私货要强,别为了眼前的一点蝇头小利,断送了以后的大财路。

    断了财路还算轻的,别等哪一天,被抓住了吃枪子,才后悔,那就晚了。”

    “我知道了,白老大。”谢飞龙嘴上答应,但是脸上却是一脸的不屑。

    他的心中,忍不住鄙视地道:白老头,你到底是老了,不中用了,变得越来越胆小了。现在这个社会,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既然你不行了,那我就来代替你吧。

    白彦和知道自己的话,谢飞龙不爱他,叹息了一声,道:“就这样吧,夜夜去捣乱,别让他顺利动工就行。”

    谢飞龙懒洋洋地道:“放心吧白老大,我敢拿我的人头像你担保,瘦猴这次,一定能折腾的那小子生不如死。”

    他的话还没说完,办公室的门猛地被推开了,一群缠着绷带,裹的像是木乃伊一样的人,滚了进来,哭嚎着:“老大,救命啊。”

    谢飞龙一愣,面色阴沉的看着眼前这群被打的没人样的小混混,道:“瘦猴?你们被谁打成这样了?”

    “老大,是叶错,是叶错他手底下的那群保安。”

    “一群保安你们都打不过?”谢飞龙大怒。

    那群小混混缩成一团,哭诉道:“老大,真不是我们不出力,实在是那个叶错也阴了。他拿出五百万,说了,抽我们耳光给一万,打断一条腿给二十万,那群保安跟疯了似的。现在别说我们去找事了,他们为了钱,都恨不能要打过来了。”

    谢飞龙面色阴沉。

    瘦猴犹豫了一下,接着道:“老大,叶错问我们是谁指使的。”

    “你们说了?”谢飞龙猛地站了起来。

    “对不起老大,他们下手太狠了,我们不得不说啊。”瘦猴跪在地上,想要磕头求饶,可是全身都是绷带,痛的龇牙咧嘴。

    谢飞龙面部的肌肉一阵抖动,阴森森地道:“还有呢?”

    瘦猴想了想,道:“叶错说了,因为我们去捣乱,影响了他们开工的黄道吉日,要你赔偿五千万,要是不陪,以后天天找人去我们的渔场投毒。”

    “他敢!”谢飞龙气的猛地把手中的手机砸了。

    另一边,白家。

    白彦和听着手机陷入了盲音,忍不住摇摇头,挂掉了电话。

    后面,一双白嫩的小手,捂住了他的眼睛。

    白彦和微微一笑,宠溺地道:“好啦阿茵,这整个屋子里,除了你还有谁敢和我这么胡闹?不用猜就知道是你。”

    他的身后,一个漂亮的女孩露出半边脸,如果叶错在的话,一定会感觉到眼熟。

    因为这个女孩,曾经在叶错参加文华雅会的比赛中,作为舞蹈系的同学,上来表演过节目。

    她上台后一直盯着叶错看,只可惜那时候叶错戴着面具,也并没有在意她。

    这女孩正是白彦和的女儿,白家茵。

    此时她被白彦和猜出来,撅着嘴巴道:“无聊!”

    白彦和笑的一团和气,道:“谁又惹我的宝贝女儿不开心了?”

    “你!”

    “我?我这么啦?”

    “你不是答应我了,不再做坏事了吗?刚才又在干什么?”

    白彦和有点尴尬:“没什么,公司里一点小生意。”

    “爸,我们家里条件也算不错的,您都这么大年纪了,何必还和别人争呢?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平平安安的不好吗?为什么总要打打杀杀?”

    “你听错啦。”

    “没有!”白家茵道,“我听到你要对付那个叶错,都听到好几次了,他就十几岁,虽然人狂妄了点,但是也不至于让你这么费尽心力的去对付吧?你这样显得很不大度你知道吗?”

    白彦和大怒:“混账!有你这么对自己的爹说话的吗?没规没矩!”

    “我就不是明白你为什么要对付叶错,为什么要去害人。”

    “那你应该问叶错!”白彦和将手中的烟斗一摔,吼道。

    白家茵小嘴一扁,哭了出来,转身就跑。

    她一哭,白彦和立即慌了:“阿茵,阿茵!”

    白家茵已经跑出门了,白彦和在后面连忙吩咐下人紧紧跟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